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6章 出城,小李村

第6章 出城,小李村

目录

总的来说,粽子这种新鲜吃食还是比较受欢迎的。

第二天,离端阳节还有四天的时间,店里的活计基本都交给了李宁,洪风二人,记账的事就交给了林生。苏九则是带着杜三去城外采摘叶子,杜峰去采买糯米之类的东西。

昨天的粽子是赠品,只限一天,为的不过是引起别人的注意罢了。目的已经达到,所以今天想来吃的客人,无一例外的必须花钱。粽子味甜,吃多了反而影响人的胃口,杜苏九就专门配了一些花茶,当做赠品附赠给客人。吃完粽子,喝口花茶,就不会觉得腻味了,而且口齿留香,这样也能招揽更多的客人。

杜峰快到晌午才回到春明楼,让人将所有东西摆放在后院,才坐在树荫下歇息。他今日特地在城里小转了一圈,想来是昨日才出现的粽子,还没有那么快引起别人的注意,自家倒是独一份。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景象,想到女儿,心情是好的不得了。

“老爷,李师傅留了饭菜,您先去吃点吧。”洪风那些托盘从厅门那边走过来说道,知道老爷是在等小姐,又说道:“小姐出门时说了,不用等她回来吃饭了。”

“好。”杜峰这才起身,喊住快走进厨房的洪风。“现在客人不多,你与李宁两人换着来,先去吃饭。再忙也要记得吃饭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洪风喜滋滋的应下了。

苏九和杜三一直到日落西山才回来。牛车上放着的四五个竹筐,每个竹筐里都是满满的叶子。杜三和杜峰忙着将叶子浸泡在水里,苏九则忙着掺拌馅料。肉的,素的,各种馅料的都有。

“子苏啊,累了一天,你歇会吧。”杜峰到底是心疼女儿,见不得她受累。以前女儿那干过这样的活,万一累到了可怎么办。

“爹,我没事。”苏九心里微暖。原主的身子的确是干不得重活,她也已经有些吃不消了。不过,若是她现在不锻炼坚持,以后就更累不得了。她不是千金小姐,没必要那么身娇肉贵。

由于要做的粽子很多,每一种馅料都是直接装在木盆里。包粽子的步骤也不难,杜三和两位师傅他们包了几个失败的以后,包出的粽子就和苏九一样了。

吃粽子,有不少是慕名而来的,只是想来买几个粽子尝尝鲜。毕竟粽子也算是新鲜玩意儿,人的好奇心可是无穷的。不过酒楼就这么大的地方,不能要求每一个来吃粽子的人都顺便点菜,只吃粽子不点菜又白白浪费桌子。于是苏九就在酒楼外面摆了摊子,五个炉子上都架着铁锅,锅里煮着早已熟透了的各类粽子。昨晚写好的木牌挂在每只锅的边沿。

这样做当然吸引了更多人来买。买的粽子多就附赠一包花茶。店里店外忙忙碌碌的,杜峰也是忙的不可开交,脸上的笑容却灿烂得很。

来买粽子的客人中,自然少不了其他居心叵测的人。杜苏九不怕他们学,她又不能挡了别人的财路。反正她就卖很短的一段时间而已,以后的事她可不管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就有别的酒楼也卖粽子,酒楼里的其他人都没说话,苏九知道他们心中气愤,也只淡淡一笑,并没放在心上。端阳节过后,又卖了五天,杜苏九便收缩了粽子的数量。而城里其他酒楼倒是有越卖越多的趋势。她嘱咐杜三去看过,城里最大的两个酒楼并没有买粽子,于是苏九更放心了。

“小姐,怎么不卖了呢?”李宁他们都很疑惑,就连林生的眼里都有着淡淡的疑惑。

“凡事都要有个度,过了就会有反效果。”苏九笑得灿烂,其他人想了想,便都明白了不再言语。将这十天的项目算了一遍,抛去成本,净收入竟然有二百两之多。

“这些天辛苦你们了。”杜峰坐在桌子后面,苏九则将五十两银子交给李王两位师傅。“这些银子每人十两。以后的生意会好一些。所以李,王两位师傅是老人,每月的月钱由十两涨到十五两,杜三则是十两。至于你们三人的工钱,李宁,洪生要劳累一些,每月七两,林生六两。”苏九说完转头看向杜峰,“爹,你看这样可以吧?”

“李师傅他们是不是有点少?”杜峰开口。他向来不是吝啬的人,如今店里生意又好,李宁他们也着实累坏了,能多给点就多给。

“爹,若以后生意再好一点,自然还是会再涨的。”杜苏九笑了一声,又看向书桌前的几人。“你们也不要觉得我吝啬。在这我也给你们说一句,日后会用到很多钱,即便我想给你们多点月钱,也要再等等了。”

“小姐待我们已经很好了。”李宁有些哽咽。像他们这样被买卖的人,主人家向来是要打就打,要罚就罚,如今这样已经是他们的福气了。其他几人也都点点头。

李庆,王平也是笑呵呵的点头。“小姐,日后您要是不涨工钱,我们就倚老卖老,可要耍脾气了。”看似威胁,话里话外却都是玩笑之意。

杜苏九佯装生气似的板起脸。“两位师傅可不要欺负我一个小姑娘啊,我爹会心疼的。”此话一出,引得屋里的所有人都忍俊不禁。

杜峰笑呵呵的点头。“那就这样吧。以后生意再好点,就给他们涨工钱。”杜苏九点头,转头看着六人,“刚才给你们的,是这十天的奖金。不算月钱。”

“多谢小姐。”每人手里拿着沉甸甸的银子,笑得合不拢嘴。

说实话,春明楼给伙计的月钱,已经远远多于其他酒楼。这主要是因为杜峰。他本就不是吝啬的人,多挣钱也是因为想给女儿更好的生活。所以对待伙计也就格外宽容些,这当然都体现在月钱的多少上。

端阳节后,就下起了小雨,下了又停,停了又下,总是断断续续的,见不到阳光,不过几天功夫,竟然有了寒气。

杜苏九趴在窗台上,看着天空上的乌云滚滚,心里想着很多事。阴雨天,按照节令来算,可是很容易滋生宝贝的呢。或许,她又可以大赚一笔,而且以后都可以靠着这个营生。而且她定做的东西也该送过来了吧。

停了雨,又等了两日,才终于迎来阳光明媚的晴天。苏九带着杜三出城了,杜峰则留在店里。不过,在有人送过来一堆竹笼屉的时候,他还是有点懵。他可不知道女儿瞒着他定做了这些东西。

“杜老爷,孙某前来送杜小姐半个月前定做的笼屉。本该早些送来的,却不想下了雨,实在抱歉。”孙老板话说的很客气,瘦削的脸上挂着笑容,让人看着就倍感亲切。这孙老板杜峰也认识,自然知道这人不是诓他的。

笑着请人坐下,亲自泡了茶送上,林生则和孙老板带来的伙计结算银钱。坐了一会儿,竹笼屉也全部在后院摆好了,孙老板就带着人告辞了。

林生站在杜峰身前,用目光无声询问。杜峰也无奈一笑。“我也迷糊着呢。那丫头现在要做什么,我可是一点儿也猜不透。干活去吧。”拍了拍林生的肩,自己则去了后院。

饶是杜峰也没想到,杜苏九这一去,竟然过了三天还没回来。

泥泞小路上,杜三专心驾着车。苏九坐在后面专心吃自己带来的点心。这次出城可以说是等着碰运气了。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“小姐,你到底要找什么啊?”杜三忍不住回头问道。“说了你也不明白。”苏九白他一眼,杜峰都不知道,更何况这个傻小子。“城外附近的山头,哪里树多你就把车赶到哪里。”杜三挠了挠头身子转了回去。苏九继续吃她的点心。

慢慢赶了半日,午时两人停下吃了点干粮喝了点水。看着车上鼓鼓囊囊的两个包袱,杜三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“小姐,我们今天不回去了?”

“等我找到想找的东西再回去。”苏九无奈叹气,这个呆子,现在才反应过来。拍掉手上的残渣,抬头看着不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头,心中的感觉愈加强烈,自己要找的东西一定就在这些山里面。 “杜三,这附近应该有村落,我们先找一个住的地方。”

“知道了,小姐。”杜三应道,赶着牛车晃悠着继续往前走。苏九则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打算。前几天阴雨绵绵,这片山头树木这么多,这两天也该冒出来了。

“小姐,前面有人。”杜三出完提醒,苏九转头看去,见是一名中年男人,大概四五十岁,面色黝黑,皮肤粗糙,应是附近庄子里的村汉。他手里抱着一个包袱,道路泥泞,他却是小心地不让泥水沾到包袱上去,必定是极为珍视的。

看他所有的方向与牛车行驶方向一样,必定是前面山里某个村落的人。拍拍杜三的肩让他停车,牛车在男人面前停下,杜苏九笑道:“老伯哪里去?”

男人看了眼苏九以及杜三的服饰,必定是富贵人家的小姐,脸上不由得划过一抹窘迫,说话就带了一些小心翼翼。“我是城北小李村的,正往家赶呢。”

杜苏九笑容愈发灿烂了。“可巧,我与伙计正要寻个住的地方。老伯不介意就上车来,若是可以,还望能帮忙寻个住的地方。”

稍作迟疑,中年男人还是坐上了马车的前沿,与杜三坐在一起,不时回头回答苏九提的问题。

日头偏西,虽然前几天刚下过雨,这会儿暑气上来的却是很快。用帕子擦掉额头的薄汗,苏九微微蹙眉。这种天气,自己果然还是有些适应不了。看着远处连绵,似乎悬在云端里的景山,那浓郁的绿色总归是让心情舒服很多。

“杜小姐,前面就是小李村了。”一路的攀谈,苏九知道这男人姓李,叫李金,家中尚有一高堂老母,下有一女一儿,女儿叫李秀秀,今年二十有二,至今尚未定亲。姑娘家长得也是眉清目秀,又勤劳能干,前几年提亲的人不少,都被秀儿赶走了。这么晚还没结婚,为的就是弟弟小宝。

李小宝今年十九,早到了该娶亲的年纪了。要不是秀儿拒绝提亲的人,这几年在家里帮衬着,李家还拿不出那笔提亲的钱呢。可是女方家里要求也不少,李家想要全部满足也着实为难。今日李金进城就是为了典当家里老娘的几件陪嫁物,好凑齐女方提的东西。为着那些东西,要不是一家子拦着求着,李小宝非得退亲不可。

一双儿女懂事,李金总是再苦再累,他也心甘情愿。

“李叔,那就是小李村。”苏九抬头看向前方不远处,不知道誰支起来的已经很是破旧的村牌。庄家汉子摸摸头不说话算是回答了。杜三将牛车赶进村里,村间小路上遇到的人看见主仆两人无一不愣了一下。

小李村是景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,再往西走还有一个大李村,家家户户的情况也比较富裕。主要也是因为大李村人口众多,占的田地都是属于比较上乘的良田。小李村的田地一多半都是不好的。庄稼人靠的就是每年的收成,收成不好就导致小李村的一些人家里非常穷。

路上的时候,听到“穷”这个字,苏九的心思就活跃开了。这附近的山头可是有几座是属于小李村几户人家的,若是自己需要买下山头,更容易些不是。

“爹,你回来了。”车还没停下,苏九就听见一声非常清亮有力的声音,不由得回头看去,木板围成的门扉旁边站着一个女孩,略显小麦色的皮肤,炯炯有神的双眼,都使她看起来非常精神。但也算是一个美人胚子,想必这就是秀秀了。

“秀儿,快过来见见杜小姐。”李金已经下车,赶紧招呼她来见苏九。“杜小姐从城里来的,一会儿你把你那屋收拾一下,让给杜小姐住。”

“李叔,不必如此麻烦。我与秀儿同住就好。”苏九可不愿意这般麻烦人家,再说瞧自家那呆子看见秀儿不自然的模样,要是能说上一门亲事就更好了。

走上前亲热的拉起秀儿双手,“你就是秀儿吧,果然像李叔说的是个美人胚子,谁娶到你不知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呢。”一番话说得李金是眉开眼笑,秀儿红了脸。

“秀儿带杜小姐进屋说话。”李金招呼道,又冲屋里喊了一声:“小宝,赶紧出来。”泥胚房里应声走出一个青年,看起来孔武有力,面相也清秀。苏九不得不感叹李金实在是好福气。“小宝,把杜小姐的牛车拉到屋后,让牛吃点草。”李小宝应声去了。几个人这才向屋里走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