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7章 说亲,教训她

第7章 说亲,教训她

目录

进屋见过李金的老母亲与他的妻子,苏九坐在土炕上,身侧坐着秀儿,李金则是搬着凳子坐在对面。

李金的老母亲这几年身体不大好,卧病在床,家里家外都是他的糟妻忙活。妇道人家也是没见过大世面的,不住的打量苏九,最后还是李金看不下去,打发她去地里忙活,顺便摘些菜以便晚上招待主仆二人。

妻子方才那般打量人家,李金也很不好意思。“糟婆子没见过世面,杜小姐不要见怪。”

“李叔言重了,我一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二不是玉做得一碰就碎。李婶看我那是看得起我。”苏九言笑晏晏,语气万分真诚,叫人听了心中舒坦。又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,苏九趁势说出自己的打算。

“李叔,我身边正缺个丫头。看秀儿这般机灵能干,不知道能不能让她跟着我,保准不会亏待了她。”苏九话一出,父女两个明显怔了一下。

李金是大致知道苏九家里情况的,知道她家开了一家酒楼,生意不错。秀儿要是跟在她身边,那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可是女儿年龄大了,终究是要嫁人的。要是跟了杜小姐,这婚事又要拖上几年。

想了想,李金还是不想误了自己女儿。只好婉拒道:“杜小姐,您的好意我心领了。可秀儿年纪已经不小了,我不想再耽误她。”

“爹…”秀儿咬唇,内心还在挣扎。家里的情况她比谁都了解,弟弟成亲需要钱,她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要晚几年嫁人,反正都已经晚了,也不在乎多等几年。“爹,我愿意去。”苏九笑着拍了拍她的手,示意她先不要说话。

正巧杜三与小宝栓了牛进屋,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,苏九看了眼杜三,她本想等他们两人处两天看看,再考虑要不要帮杜三提亲。看如今这情形,不如一并提了方便。这亲事要是成了,她在这村子里做事也方便些。

“李叔,虽说这事儿由我来提不太合规矩。在这儿我也就托个大,替我家杜三提亲,您瞧着可好?”一屋子人可全都愣了,秀儿到底是个姑娘家,再说另一个当事人可就站在哪呢,当即红了脸,瞧了杜三一眼跑出去了。

杜三红着脸没说话,李小宝皱着眉头看着他爹,也没说话。李金怔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杜苏九说的是认真的。“杜小姐,这……”

“杜三从小便在我家,也算是我半个哥哥。我瞧他似乎挺喜欢秀儿,择日不如撞日,这才提了这事。”苏九笑语盈盈的看着杜三说道,话落转头看向李金。“李叔,若是您瞧着好,改日就由我爹亲自来提亲定下这婚事。”

“杜小姐…”李小宝走上前几步,眉峰微皱神色不太好。“我们不过穷苦人家,小门小户的,您为什么向我姐姐提亲呢?”

“你姐姐机灵能干,又是个好看的。这十里八村的想必不少人家都上赶着来提亲吧。我家杜三是个笨的,我若不趁早提,再等几天只怕就没他的事了。”话里话外都是夸秀儿的,李小宝不自觉就露出一点自得来。

他的姐姐的确是这十里八村一等一的好姑娘,又能干又漂亮,这几年来提亲的可是差点踩平了门槛。可是,这杜小姐家里也是有钱的,姐姐要是受了欺负怎么办?再说城里听说很多都不止一个媳妇,这杜三就真的能保证对姐姐一心一意吗?

“你能保证他对我姐姐好吗?”眼睛看向杜三。

苏九自是知道他心中想的,于是笑道:“当然。”又笑着指了一指杜三,“再说你瞧他那呆头呆脑的模样,哪里像是能有坏心思的人。至于其他的…“挑眉笑了几声才继续说道:“好比纳妾什么的,其他人我不知道,就说我爹一辈子就我娘一个妻子,如果杜三敢,即便我不说不做不管,我爹也会打他个半死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,李小宝也想不出别的问题了,只好去看他爹。李金在旁听了好一会儿,这会儿心也算是放下了。 于是点点头就算是同意了。“乡下丫头呆笨,做错了事小姐多担待。”

“李叔放心就是了,杜家绝不会亏待了秀儿。”苏九抬头去看杜三:“杜三,这亲事可就这么给你说定了。以后你要是敢欺负秀儿,小姐我可饶不了你。”少不得要在这父子面前警告他几句。

“不,不欺负她,疼。” 杜三本就是个嘴笨的,如今心里高兴,更是说不出话来。不过几人也听明白了他的话,知道他说的是不欺负,好好疼秀儿。在场的几人听了心里都是很高兴。

李金看杜三是泰山看女婿,越看越满意。杜三模样生的也不错,人又憨厚老实,女儿嫁给他保准吃不了亏。

“行了行了,知道你的心意。”无奈摇头。“李叔,这事暂且就这么定了,等我回去以后,让我爹挑个好日子来正式提亲。”

“也好也好。”李金点完头,屋外就响起咋咋呼呼的声音,吵得很。而李金父子俱都黑了脸,皱起了眉。“杜小姐…”不好意思的看着苏九。“你先坐,我出去一下。”苏九点头,父子两人就稍后走出去了。

“小姐,我……”苏九摆手让他别说话,听着外面喧闹的声音,仔细分辨他们说的是什么。

父子两到门口,果不其然见到的是媒人的嘴脸。“王婆子,你怎么又来了?”李金很无奈,按住了儿子的手,侧脸对他摇了摇头。李小宝咬咬牙扭头看向一边不说话。

门边,王婆子扭身进了院子,三角眼却是不住地瞧着屋里。她可是听村里人说李家来了人,看起来是个有钱的。这才被人催着来这看看情况的。

想到这,王婆子挺了挺胸脯,一只手插着腰道:“李金,也不是我老婆子催你。只是当初你可是说好的,否则女方家里哪里会同意这门亲事。现在商量好的东西你预备不出来,我夹在中间也很为难啊……”

“我们家已经在准备了,快准备好了。”李小宝咬牙道。

王婆子瞟他一眼,又嫌弃的看了眼破旧的院子,眼里满是看不起的神采。“小宝啊,不是婆子我说你,你们家是什么情况,你自己清楚。虽说你也不小了,可也还能再等几年不是,再不济还有你姐姐啊。要说秀儿生的模样也俊,要是你依了婆子我的话,现在也不至于凑不齐礼单上的东西。”

王婆子不久前也给秀儿说了一门亲事,说的却是给大李村的一个财主家做小的。做小还不算,那财主家已经有三个小的了,而且年龄都足够做秀儿爹了。

这事儿她不说李小宝还能忍,可听她说起这事儿大有他们家不识抬举的意思,这时候却是忍不下去了。“王婆子,你……”

“小宝,住手。”李金喝了一声,及时拉住他把他拖到什么。“爹,你瞧她说的是什么话。姐姐…”李小宝气愤难当,却是不敢大力甩开李金的手。只能狠狠的瞪着王婆子,心里恨不得将她弄死。

王婆子被吓了一跳,见李小宝被治住,胆子又跑了回来,瞧他那气愤的脸,朝他吐了一口口水:“呸,也不看看你什么东西,我也是你能动的吗………”话是越说越难听,李小宝看着他爹忍耐的模样,眼眶止不住红了。

都怪自己没用,要是自己能多挣些钱,好好的娶上一个媳妇,爹也不会怕得罪王婆子受这样的侮辱。

“污言秽语,听了着实让人恼怒。”声音从屋里传出来,王婆子一愣,嘴里的话就停了下来。然后就听见屋里又飘了一句话出来:“”杜三,你未来媳妇的娘家被人欺负成这样,你还不教训教训她。”屋里那人说完话,她就看见有一个男人从屋里走出来,虎目圆睁,看起来骇人得很。

可她横行霸道惯了的,又自认为李家还要靠自己给他家儿子说亲,绝不会让人打她,于是就站在那里没动,反而挑衅起来:“哼,老娘谅你也不敢动我一下。”这会子李家门外可是围了不少来看热闹的人,人越多王婆子底气倒是越足起来。

“是吗?”屋里的人又说话了,苏九从里面走出来,对院子外围了一圈的人视而不见,走到李金身边笑道:“李叔,这种人可不能容忍的。”

“可是,小宝他的婚事……”李金苦着脸说。王婆子听了愈加得意忘形起来。

苏九侧头看她那模样,轻哼了一声继续说道:“李叔,说句不好听的,那女方家里就是要钱。可我家杜三要娶秀儿,聘礼自然是不能少的。但就这一点,那女方家里就不会退亲,指不定还有其他人巴不得嫁给小宝呢。”

她说话也没有藏着声音,院子外面的人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。听李家闺女要嫁给大户人家里为妻,本来看热闹的心思就变得有些不同了。这李家以后有钱了,要是和他家处好关系,或许还能从中得些好处呢。

话说到这里,王婆子也有些明白了,做了那么多年的媒婆,她自然也是个人精。慢慢向后退了一步,正打算走,就听见李金旁边的女子又说话了:“所以,她算个什么东西,我杜家媳妇的娘家,也是能让她如此辱骂的吗?”冷哼一声吩咐道:“杜三,你还不动手。”

王婆子赶紧退后转身想跑,杜三离她近,一把就把她抓在了手里,紧接着一个拳头砸在王婆子的身上,王婆子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,杜三又嫌不够,又在她身上踢了几下才转身走到苏九身后。

王婆子的哀嚎声还在院子里响着,院子外的一圈人愣是没一个人敢上前去扶一把。只想着李家这算是祖坟冒青烟了,摊上这么好的事儿。

“你还不滚,难道是嫌打的不够。”苏九冷声,地上的王婆子身子一颤,连滚带爬的跑了。跑到院子外面又回头道:“你敢打我,我到官府去告你。”

苏九回头,轻轻浅浅一笑,好不美丽,只是嘴上说的话不那么美好。“不过是赔一点银子,本小姐还能在乎不成。你要是嫌不够,杜三可以再打你几下,这样你就可以多得一些银子了。”王婆子听了心中正暗自高兴,就听见让她冷汗直冒的一句话:“哦对了,要是杜三把你打残了打废了你可千万不要怪他。”

打伤还能让人赔点钱,要是把她打残打废了…这可不行。王婆子一激灵,她要是废了,以后还怎么给别人说媒。看了那浅笑晏晏的女子,咬咬牙转身走了。

“杜小姐,这…你…”李金很担心苏九会因此惹上麻烦。

“李叔,她不敢到官府告我,你放心吧。”拍了拍李金的手让他放心。又说道:“至于小宝的婚事,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。你不必担忧。”

“谢谢你,杜小姐。”李小宝是真心感谢,要不是有杜小姐在,他们一家还不知道要因为自己再受多少委屈。

“没事,谁让我家杜三喜欢秀儿呢。”苏九侧头看向杜三,后者挠挠头一脸的不好意思。气氛也因为这句话轻松起来。抬头看了看天色,“天色正好,小宝你若是无事,陪我二人上山可好?”

“上山?”

“对啊,我此次来就是为了上山。”

“小宝啊,下午也没事,你陪杜小姐上山。山上有蛇虫鼠蚁,你也能帮忙照看一下。”杜小姐刚帮他们这么大一个忙,此时她这样要求,无论如何也该答应下来。李小宝点头,转身拿了砍刀,三人就这么上山了。

三人走后,李家院外就炸了锅了。

“老李头,那人是什么来头?这么厉害。”

“老李头,那人是从城里来的小姐吗?”

“你家秀儿是要嫁到大户人家去了?”

“老李头,你倒是说一句话啊……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