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16章 小鬼,亦师友

第16章 小鬼,亦师友

目录

晚上,苏九早早让酒楼打了烊,将五位师傅喊在一处,告诉几人要教他们做菜。酒楼里的几个伙计包括杜峰都在,除了秀儿那个丫头和杜三。

苏九可不敢让她待在这里。那丫头颇有些死心眼。她还真后悔让她跟着林生去城里的几个酒楼里试菜。如今倒好,让那丫头知道了新来的师傅里有人偷师,还把偷来的菜光明正大的打着自己的招牌卖出去。

她是真担心那丫头若是在的话,会毫不犹豫的用目光瞪死三人。只能让杜三带她出去溜达溜达。今天是灯会最后一天,街上还是非常热闹,他们会玩的很开心的。

这边嘛……

听到小姐又要教他们做菜,李王两位师傅对视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。“小姐,今儿不是初十。”

“这不是赶上好东西了嘛。”指了指桌面上已经简单处理好的兔肉。“这是今儿杜三的小舅子送来的兔子,从山上捉的,正宗的野味。”

“小姐…”李王两位师傅神色无奈。“兔肉的做法我们还是知道的。”

“我也知道啊。”苏九还是笑眯眯的。“我今日特地去询问了大夫。所以我想教你们一道药膳。”

“药膳!!”

“是啊。”苏九点头。“据古籍记载,兔肉味甘、性凉,入肝、大肠二经,具有补中益气、凉血解毒、清热止渴等功效。不过兔肉不能常吃,八月到十月深秋可食。兔肉和其他食物一起烹调会附和其他食物的滋味,遂有“百味肉”之说。”

这一番话苏九说的头头是道,她可是准备良久,就等着小鬼入阵了。至于她说的古籍,自然是不存在的。相信也不会有人去大费周章的查验她说话的真伪。

以她这两年来的阅历来看,虽然这里的人对每种食物的效用有那么一点了解,但对于食疗,以及食物有的相生相克却是不够了解的。甚至可以说为零。很多厨子若不是刻意去了解,对于食物相克是完全不知道的。以她的了解来说,不信诳不住他们。

“好了,下面我就来示范。”拿起一块兔肉,平放在砧板上。“前面的处理我就不说了。”将兔肉干脆利落的处理好,“选用配料时,不宜选炮姜、用附子、肉桂等燥热性的,而应选用海枸杞、海带、香菇等温凉性的。兔肉有百味肉之说,所以还可以与白鸡肉、肝脏、桔、橘、姜、芹菜、小白菜、獭肉同食。”

将所有材料放在砂锅里煮着,苏九看着五位师傅。“药膳不易做,该注意的我也与你们说了,千万注意。”刻意着重嘱咐了一遍。

“子苏啊,你不必担心,五位师傅都有经验,不会出什么差错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爹。”

晚上躺在床上,虽然那么做了,可苏九还是不希望看到已经不出所料的结果。月色荧光中,她看着自己的双手,想到自己教那几位师傅做的菜。

食疗是中国人的传统习惯,通过饮食达到调理身体,强壮体魄的目的。可是食疗是一把双刃剑,有些菜长期吃着,的确会起到正面作用。可是有些菜,是不能放在一起长期吃的。

因为,那是会出人命的。

至于春明楼的菜,有李王两位师傅,自然是没有问题的。自作孽,不可活,不正是如此吗?

“小姐,你又教他们做菜了?”秀儿端着水盆,一脸的不忿。苏九默默梳头,看她那般气愤,实在是哭笑不得。“小姐,你倒是说句话啊?”

“秀儿,我有自己的计划,你不要急,好吗?”三千青丝随意辫成一条麻花辫垂在胸前。

“知道了。”嘟囔了一句,看着小姐只把头发辫成辫子就算完事了,又着急起来。“小姐啊,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就出门呢。太素净了吧。”

无奈看了眼秀儿,知道如果不如她的意,这丫头又要没完没了了,只得从首饰盒里挑挑拣拣最后找出一个素白银梳别在鬓边,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秀儿皱着眉,估计是还不太满意。只是今天自家小姐总算是愿意戴首饰了,这样想也是不错了。于是点点头,侧开身子放行。

“管家婆,以后可怎么了得啊。”临走前,苏九忍不住调侃一句。秀儿怔了一下随即羞红了脸。这么长时间了,还是这么害羞。摇摇头,苏九转身下楼。身上的衣服一如既往地素净的不能再素净,肩上背着自己的白色小包,头发上今日却是多了一件首饰。

杜峰一向觉得自己女儿虽算不上天姿国色,但容貌也是一等一的。可是那么一副好容貌,生生的被她每日素净地装扮淹没了。从未听过那家姑娘不爱打扮的,可他闺女偏偏就成了这个性子。

“子苏啊,你每日这么素净,谁家公子会多看你一眼啊?”嘴上这么说,意思就是你不喜欢打扮,何时能给他找回来一个满意的女婿。

“爹,你不能这么说啊。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。女儿这是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。”三两句话就把杜峰堵的哑口无言。“好了好了,我出门去了。”挥挥手,不再理会老爹被她气成什么模样。

这丫头,每每提起此事,她都有理由蒙混过去。

“姑娘,您又来了。还是老位子?”年青的伙计笑眯眯的将苏九迎到老位置,奉上一壶热茶,主动开口问道:“今儿还是要明寺师傅的菜,备好笔墨纸砚。”

苏九点头,小伙计晃悠着去了。苏九喝着茶,心里真心钦佩。瞧瞧人家大酒楼的伙计,真的是训练有素。就冲这服务态度,也得凭个五星级好评吧。

伙计赶到后厨,见到明寺师傅正在做菜,就就站在一旁等候。等到热菜装了盘,才走上去说道:“明寺师傅,那位客人又来了,您看……”

灶台旁边几位师傅也看过来,他们都知道,这段时间总有位客人每隔三天保准来这一次,而且只要明寺做的菜,等那位客人走后,伙计就会递给明寺一张纸。也不知上面写了什么,每次明寺看完就一副奇奇怪怪的样子,盯着灶台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明寺沉默片刻,还是点点头。“你去忙吧,我来准备。”

“好嘞。”应了一声就去忙了。

伙计走后,明寺就盯着灶台一动不动。长时间的相处,厨房里的人都知道,只有他做菜感到苦恼的时候才会这个样子。心里对那位客人更好奇起来。什么样的客人,能让明寺露出这样的反应。

好一会儿,明寺似乎终于想好要做什么。将所需要的材料准备好,操刀开始做菜。

捉小鬼的事,苏九不怎么急。饵已经撒下,确定了鱼会咬钩。不过是时间长短而已。她现在最感兴趣的就是神仙居这位明寺师傅。他所做的菜还略显稚嫩,不过已经颇有现代名菜的风格。稍加提点,日后也是一代名厨啊。

重要的是,这个名厨是自己培养出来的。想想就很有成就感啊。

一一尝过今日的四道菜,苏九想了许久,在纸上写上自己的意见。伙计就在旁等着,不急不忙。她从未提过见见明寺,明寺亦是如此。这也算是他们二人之间的默契了。

“行了,我走了。”将纸条交给伙计,苏九也不多加逗留,起身就离开了。伙计按照惯例收起纸条向后厨走,只是今日有些例外,因为掌柜的喊住了她。

“小洪,你过来。”柜台后的女子喊住他。待他过来后目光落在他手里的纸条上。“手里的东西给我看看。”

“菡香姑娘,这是客人要交给明寺师傅的。”小洪有些为难,犹豫着该不该交出去。

“你放心,我看过以后,你将纸条再交于明寺就是了。”伸出手,事已至此,小洪只能将手里的东西交出去。目光还是紧紧盯着。女子感到有些好笑,没多说什么,展开纸条仔细看了一遍,沉默片刻将纸条重新折好还给小洪。“拿去给明寺吧。”

“是。”生怕掌柜的反悔似的,小洪拿了纸条就跑了出去。

唤来另一个伙计暂时照应着柜台,菡香走出柜台向楼上走去。二楼仍是供客人吃饭的雅间,经过二楼她脚步不停,最终在三楼一扇门前停了下来。轻轻敲了两下门便在门外等候,直到房间里传出一声“进来”,她才推门走进去,将门掩上之后,走到房间中间停下。

斜卧在贵妃榻上的人用手支着脑袋,衣领微开,黑发垂落在胸前,锁骨清晰可见。 “她又来了。”语气有些漫不经心。

“是。”语气恭敬的回答,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又急忙低下头,继续说道:“今日奴婢看了她留给明寺的纸条,上面写的都是她对菜品的一些改善的意见。看来明寺这些日子的变化,的确与那名女子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明寺轻易不会服输,一向坚持己见。如今竟愿意听从一女子的意见,想来那女子还真是了不得。”

菡香眉目一凛。 “是否要追查那名女子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语气慵懒至极。“这对明寺也是好事,对神仙居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此事就不必管了,顺其自然。退下吧。”

“是。奴婢告退。”向后退了几步到门边,才慢慢转身打开门走出去。

苏九可不知道她自己已经被别人当成利用的对象。不过就算她知道,她也无法放弃对明寺的培养。明寺是个不可多得的做菜方面的人才。把明寺从神仙居挖走是不可能了,那就只能做好这方面的觉悟了。

除了每三天到神仙居一次,苏九每日的日常任务又变成了到每家酒楼吃饭。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挺无聊的。明明知道那个小鬼是谁,还要浪费银子到别处吃饭。

不过,如果不这样做,她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。

一直到九月中旬之后的几天,苏九在城里一家酒楼吃饭。饭桌上摆满了这家酒楼的招牌菜,她吃的很用心,只是个别的菜从未吃过一口。一桌子菜只少了些许,隔壁桌子的人突然就倒了下去,捂着肚子在地上哼哼。

相比于其他客人的手忙脚乱,苏九显得无比淡定得多,甚至可以说是冷漠。她可是等了许久,终于等到这一天了。当然要好好欣赏一下。

倒地的人周围很快就围了一圈的人,掌柜的也慌张凑了上来。一边查看那人的情况如何,一边吩咐小二赶紧去把大夫请来。无论如何,有人在自己的店里出了事,若是处理不当,自己的店就算完了。

哎呀呀,想不到这个老板还算蛮淡定的嘛。苏九冷眼旁观,心里有些恶劣的想。既然如此,她若是不凑凑热闹,实在是不像她的风格。食指指尖轻点额头三下,就像在做一种暗号。

而随着她放下手,本来还算安静的人群突然就有人说了一句:“掌柜的,不会是你家的饭菜有问题,这人才这样的吧。”

“掌柜的,你家饭菜有问题,怎么还拿出来给客人吃呢。你这安的是什么心啊?”有一就有二,有二就有三,几个人带头说了几句引导性的话,店里所有的客人脸上全是怀疑之色。

店老板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向外冒,他努力解释着什么,可是还没等他解释完,又有两个人倒了下去,人群吵闹的声音瞬间淹没了他的声音。等到最后店小二将大夫请过来,他倒是有昏过去的迹象。

人就是这样,总是过于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。盲目跟风,全然不想这其中是否有不合理之处。不过也正因为如此,她的计划才如此的顺利不是吗?

丢下几锭银子,苏九起身离开。这家酒楼只是第一家,既然那些菜已经起了作用,其他的也到时候了。她只要等着看好戏就是了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