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18章 恶意,被毒打——上

第18章 恶意,被毒打——上

目录

“听说了吗?春明楼以前的伙计一家三口惨死,直到都臭了才被人发现。”

“当然听说了。我还知道那个吴海偷偷的卖了春明楼的手艺。躲躲藏藏的没想到还是被找到了。”

“这么说,是春明楼的人买凶杀人了。”

“谁知道呢。现在官府也没定案。”

“我看不像吧。春明楼的杜掌柜可是个老好人。你看前些日子新招收了伙计,除了那个吴海,其他两位可都是好好的。我看呀,就是那个吴海做贼心虚,这样的人在外面肯定得罪了人,估计是仇杀。”

“我看也是。”

…………

议论纷纷的人群很快被一队官差给分开。人群分开又合拢,看着那衙役走的方向,分明是春明楼的方向。“哎,我怎么看着,这是要去春明楼啊。”

“走走走,看看去。”人群蜂窝一般的涌了过去。

春明楼内外已经为了不少看热闹的人,啊很多人都指指点点,口中议论纷纷,苏九听着那传来的窃窃私语,眼底越来越冷。杜峰站在前面,身旁站着林生秀儿她们,几个人将苏九护在身后呈保护姿态。

杜峰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一群官差态度是从未有过的强硬。“差大哥,我女儿什么都没有做过。你们平白无故不能带她走。”府衙那是什么好地方吗?从来没有人进去以后安然无恙的出来。他心里想着,愈加坚定了保护女儿的心。

为首的官差听此只是冷冷一笑。“杜老爷,人证物证确凿的事。平白无故的兄弟们也不会胡乱抓人不是。”

“什么证据?”杜峰还是不相信。

“什么证据等杜小姐到公堂上便会知道。”为首的不欲多说,已经颇有些不耐。挥手,身后的人自然涌了上来。两方人眼看着就要动手,苏九及时拉了杜峰一把,才没让对面一个衙差的拳头打到他身上。

冷冷的目光落在那名衙差身上,如同实质。后者心里不自觉畏惧,向后退了几步。拍了拍杜峰的肩,苏九轻笑道:“爹,我跟他们去一趟。”

“不行。”杜峰直接拒绝,牵着苏九的手,脸上焦急万分。“女儿啊,那府衙大门岂是那么好进好出的。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让爹怎么办?爹以后有何颜面去见你九泉之下的娘。”

“爹,我不会有事的,你相信我,女儿从来没让你失望过。对不对?”苏九耐着性子说,她从前从未遇到过这种状况,如今面对杜峰的这种关心爱护,心里颇有些不自在。安慰人的话更是不知道如何说才是对的。

杜峰是一位好父亲。他已经失去过一次女儿。不能让他再失去自己这个女儿。

杜峰还要说什么,张开嘴还未出声,就从门外进来一位黑衣男子。一身黑袍,面无表情,冷酷非常。苏九看着进来的影三,也就是七七,心想这人来得还真是及时。七七走进来,那群官差互相看了看,按下了手中的刀,没有别的动作。

倒是七七,什么话也没有说,直接走到杜峰面前,抬起手一个手刀直接弄晕了他,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利落。直接吓愣了春明楼一众伙计。同时也让苏九瞬间就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。

虽说弄晕杜峰不失为一个办法。可这是她爹啊,伤了他怎么办;再说这样做只会让他醒过来以后更加闹心。要是再愁出什么病来,这罪过她可担不起。

想来想去,最后还是一个巴掌不客气的拍在七七的身上。咬牙道:“这是我爹。”

后者点头,理所当然道:“知道。”

“那你还……”余下的话忽然就说不出了。她忽然明白,若杜峰不是她爹,七七绝对是那种直接动刀子的人,估计这会子功夫早就去见阎王了。无奈的摆摆手,“算了。”目光看向被七七那一击刺激的还有些楞的几个人,嘱咐他们一句。“你们好生照顾我爹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几人想要说话,却被苏九用眼神制止。苏九看着七七,“我要尽快出来。”她自然知道这一去必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只是不去,麻烦的不止是她。只是等她回来后,必要那幕后之人百倍偿还。

七七点头应下。“需要把百晓生叫过来吗?”

“也好。”七七毕竟是死士,武功实属上乘,但是在别的方面却是不如百晓生更为妥当。

两人这边旁若无人的交谈,那边为首的捕快已经很是不悦。他在邺城当了这么多年的衙差,还从没人敢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,粗声说道:“杜小姐,我们上路吧。”一招手身后有两个人走了出来,一左一右站在杜苏九身旁,伸手就要压着她走。

七七冷眼看过去,两个人被震慑住竟然没敢动手。苏九也知道不能再多说,看了一眼昏迷的杜峰,转身走了出去。衙差也陆续跟着离开了。

秀儿紧追到门口,看着赴死一般的小姐心里难过的厉害。转身走回来看见昏迷的杜峰,更是难过,眼泪当即就落了下来。“这可怎么办?小姐被带走了。老爷子你过来以后,肯定担心死了。”

“到底是谁这么心狠陷害我们小姐?”洪风他们又是气愤又是难过。“小姐心肠那么好,怎么可能会杀人。我看官府就是为了早早结案,抓我们小姐当替罪羊呢。”

大堂里还剩下为数不多的客人。这些都是春明楼的常客,与杜峰,杜苏九都有点交情,自然清楚他们的为人。杜苏九被抓走他们心急却也是毫无办法。听洪风这么说急忙打住了他的话。

“你可别这么说,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,不知道还要遭什么罪呢。”

“官府不干人事还不准人说啊。”洪风很是不服气。

“辱骂朝廷命官,那可是要挨板子的。再说你家小姐刚被带走,要是被严刑逼供,受苦的可是你们家小姐,”说完,一群人也是纷纷点头。

又有人劝道:“杜老爷爱女心切,醒来以后不见不见杜小姐必定心急如焚,还是早些做打算。”

说到这个,秀儿他们都低下了头。最难的就是这个,老爷醒来不见小姐,肯定是要着急的。杜三他们更是知晓,本来几年前因为小姐重病,老爷忧虑成疾,这几年从未放下过心。他是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的了。

“你们还是托人到府衙里打点打点,免得你们家小姐受罪。”一群人留下这一句话就离开了。

“先把老爷安置好再说吧。”小心扶起杜峰,将他扶回了自己的房间。关上门以后七八个人聚在院子里眉峰紧锁,却是想不到任何办法。

一群人里面,除了几位师傅留在后厨并没有看见大堂里的情景,剩下的人也就林生玲珑剔透一点。见着自家小姐方才那番动作,似乎很是信任眼前这个黑衣男子。而且从那番话看来,此人必定是有什么法子救小姐的。

扯了扯洪风的袖子,对着黑衣男子扬了扬眉,后者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目光也落在男人身上。“七七公子…”他说了几个字,瞧见男人皱眉不悦的样子,猜想他不喜有人唤他的名字,于是急忙改了口。“这位公子,不知可有法子救我家小姐?”几人的目光就全落到了眼前这男人的身上。巴望着他能有什么办法。

七七舒展了眉,对几人的目光视而不见。他是不想与这几人说话的。只是想着小姐临走前的吩咐,还是开了金口。“我自然有法子救她。你们留在这里便可,什么都无需做。至于里面那位……”想了想还是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来。“这是迷迭香,点了会让人昏昏欲睡。”

洪风伸手接了过来,也没敢问这人好好的身上带这种东西作甚。可还是忍不住皱眉。“可也不能一直让老爷昏睡着啊,他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

“放心便是,不出三日。”说完就真的不想再说了。这怕是他有生以来说过的最多的话。不便多留,也没有开口告辞他转身直接离开。留下一院子的人,盯着洪风手里的东西犯了愁。

“这……真的要用?”李庆,王平两位师傅是不愿意给杜峰用这东西的。毕竟是药三分毒。更何况这东西还不是药。“要不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那人不是说不出三日吗?”秀儿咬牙看着洪风手里的东西。“那我们就赌上一把,赢了,皆大欢喜。输了,大不了把命豁出去救小姐出来。”

几人沉默了片刻,都点头同意了。一群人进了杜峰的房间,在香炉里倒了一点粉末,点燃了香炉,然后掩着口鼻退了出去。

苏九跟着这群衙差进了大牢时就明白了。自己这一趟必定是要受罪的。哪一个犯人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在,却是不过堂直接将人关到大牢里的。那幕后的人分明就是想看自己吃苦头,最好死在这里永远不出去。

那幕后之人,不是有钱就是有权,又或者两者都有。所以说,她还是要抱上一根粗大腿,以防不测。身子被推了一下,险些摔在地上,苏九回了神,对上那人的眼睛,平平静静,无波无澜。

为首的捕头看着杜苏九这幅冷静的模样,勾起嘴角不屑的笑。“进了这大牢,现在不怕没什么紧要。以后不怕才算是你真本事。”嘲讽一笑挥了挥手,手底下的人将苏九压到牢房里,打开牢门一推就完事了。

苏九起身还未回头看就听到落锁的声音,门已经锁上了。不由得轻笑出声。这还真是……真是唯恐司马昭之心,路人不知啊。转身要走的衙差听到牢房里传出的笑声,眉峰狠狠一皱,恶狠狠地说道:“这么爱笑,看过会儿你还笑不笑得出来。”说完,便走了。

苏九看了眼这个牢房,目光看缩在墙角的两个女犯身上停留片刻便移开了,自己找了个厚实干燥的地方坐下来。刚坐下,旁边的草堆里就传出老鼠的叫声,“吱”地一声,肥硕的身影一闪,又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。

夜晚,夜色茫茫,墨色下两盏黄灯映照出“天牢”二字。昏暗的灯光下站着两个人,一人身影掩映在披风之下,将面容遮掩得严严实实。虽看不清面容,听她的声音却知其是一名女子。她说了几句,声音很轻,似乎要被夜风吹散。对面的男人点头哈腰的听着,最后女子从披风下伸出一只手,手上托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锦袋,看样子分量不少。

对面的人伸出双手接了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“姑娘放心,小的必会将差事办妥。”

“什么差事?我只是路过而已。”

男人片刻便明白了,点头道:“是是,是小的眼拙,认错了人,听错了话。”直到垂下的眼角看不见披风一角,他才抬起头,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分明就是白日里带走苏九的那个宋一。颠了颠手中的锦袋,贪婪的将袋子凑近袋子深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带着莫名其妙的满足与欲望贪婪。

苏九还在想着古代官职有多少个品阶时,对面抱团的两个女子终于动了一下。自从她进来坐到这里,这两个人就没动弹过。她可不觉得能进这女牢的会是良善之人。只是敌不动,我不动。目前这样再好不过。

现在夜幕降临,那两个人似苏醒了一般慢慢站了起来,伸展了一下四肢,然后向着苏九的位置走过来。耳边人的惨叫声,鼻子里的臭味,再加上眼前两个蓬头垢面的女犯人,苏九觉得自己竟有些兴奋。

“喂,新来的,犯了什么事儿啊?”有些粗噶的嗓音,两人一前一后走近,身上的味道难闻的刺鼻。 走在前面的女人伸出手摸了摸苏九的脸,啧了几声。“瞧瞧这脸细皮嫩肉的,怕是都能掐出水来了。”

苏九看着那手指里,在昏暗的灯光下也看得分明的污垢,心里膈应得很。尤其是这手刚刚还摸过自己的脸,想把那手折了的想法都冒了出来。

还没等她动手,两个女人也还没有别的动作的时候,铁链哗啦啦的响动,牢门被推开的时候,那两个女人已经退回到墙角的位置,看着苏九的目光带着恶意的嘲讽,与一抹未知的深深的恐惧。

宋一站在门外,对着苏九笑得灿烂。指挥着两名狱卒将苏九从牢房里带出来,然后笑道:“杜小姐,本不想这么快的。只是此案不能再拖,只好委屈你了。”摆摆手,两名狱卒立刻便将苏九拉走了。

委屈?迟早有一天,她所遭受的,必要你们百倍千倍偿还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