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21章 流言,风欲来

第21章 流言,风欲来

目录

过了一夜,第二天中午,杜家小姐被无罪释放的消息就在邺城里传开了。尤其是苏九在牢里的遭遇以及她出狱当天的情景,更是因为经过一人又一个人的口,再加上安排的人推波助澜,不过几天的功夫,就已经达到了闻者催泪而下的地步。

“那日杜小姐出狱时,我看见了。那身上的衣服呦,就好像在血里泡过似的,血淋淋的,看着好吓人啊。”酒楼里,说话的人不胜唏嘘,仿佛那场景还历历在目,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。

与他同桌的人也点点头,那日的情景只要一想到还是心有余悸。“那日我也看见了,我正好就在春明楼里吃饭。看见那杜小姐啊,脸色白的像纸一样,血人儿一样。她的婢女看见了,直接吓晕了过去。”

“是啊,幸好那杜老爷一直昏迷不醒,否则看见亲闺女进牢里不到三天就变成了这幅鬼样子,还不知道会担心成什么样呢。”话里不免就带了深深地同情。

旁边桌子的人听他们这么说,不禁有些疑惑皱起眉,倾身过去问道:“不是说当初抓杜小姐是证据确凿吗?怎么听你们这么说,倒像是要屈打成招啊。”

“谁知道呢。”扯了扯嘴角很是不屑,桌上的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其中一人不无嘲讽道:“官场里的事,谁能弄得明白啊。当官的权利大,他说你有罪,你就是有罪。像我们这样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,除了自认倒霉,还能做什么。”言语之中透露着对官场之人的轻视与鄙夷。

另一个人急忙扯了他的袖子,放低了声音说道:“我看你啊,说话小心点。要是一个不小心,也像那杜小姐一样被抓进去,胡乱定你个罪名,将你乱棍打死。千万别逞一时之快,得不偿失的。”

“这有什么?到时候多塞点银钱,不也就那么回事。只是可惜了杜家小姐,要是早这样做,兴许还能免了这场牢狱之灾。”

“可怜那杜小姐,用人不慎,招了那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。就算死了还连累她自个儿差点被打死。”听众里不乏都是替杜苏九鸣不平的

“那真正的凶手抓到了吗?”

“抓到了啊,不就是那五家酒楼的老板嘛!这次真的是证据确凿,已经被打入死牢了。买凶杀人,栽赃嫁祸,反正都承认了。”

“贼喊捉贼的事我倒是见过。但是这么多人去欺负一个小姑娘的,我还真是第一次见。”

“这几年春明楼的生意蒸蒸日上。兴许是怕被春明楼抢了生意。商人嘛,大多都是如此。”

“除了倒霉,还能说些什么呢?”先前说话的人说了这么一句之后,就不再说话。其他人摇摇头叹口气,这段话也就到此为止。

小洪在旁边听了个真切,想着那杜小姐在牢里待了几天,受了重伤必要修养多日。又想起那姑娘多日不来神仙居,将两件事联想起来,眼睛一亮忽然就明白了什么。急忙转身去了后厨。

“明寺师傅,明寺师傅……”急冲冲的冲进后厨,差点还撞翻了要送去给客人的菜。

“你小心点啊,菜要是洒了有你好受的。”端菜的人恶声恶气的说了几句,端着菜走了。若是平日里,小洪定要与那人理论几句,不过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,也没顾得上计较这些,大踏步进了厨房。

厨房里正忙得热火朝天,热气腾腾,香气四溢,灶里的火正旺,灶台上的所有人有的忙着锅里的菜,有的则是在洗菜切菜,没有一个人闲着。

小洪快步走到最靠里面的一个灶台前,看明寺在摆盘,就等了一下,等菜端走了才走上前去。“明寺师傅,我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小洪左右看了看,稍微凑近了点并且压低了声音。“你听说了吗?春明楼杜家的杜小姐前些日子被抓了,不过几天前被无罪释放了。”见明寺没有接自己的话,小洪吸了口气,又接着说道:“明寺师傅,那位姑娘许久没来了。你不觉得……”

未完的话已经很是明白。明寺沉吟了一下,觉得很有道理。春明楼杜家的事他也听说了一点,杜家小姐入狱的日子正是那位素未谋面的姑娘失踪的日子。那杜家小姐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姑娘。

心里确定下来,他抬头看了眼目光殷切的小洪,点头谢了一声:“小洪,多谢。”

“明寺师傅你言重了。”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明寺又看他一眼,边舀了一勺油放进锅里边说道:“等那日空闲一点,我请你吃饭。”

“谢谢明寺师傅。”小洪看着也差不多了,急忙转身出去招呼客人去了。

明寺看着锅里冒出的油烟,微微有些出神。那位姑娘来了不过几次,他们没有见过面,没有说过话,唯一算得上交谈的就是那一张纸。那位姑娘于他有教导之恩,若她真是杜家小姐,于情于理,他都该去拜访才是。

那就这么办吧。心里打定主意,明寺不再想着这事,翻手将葱姜蒜倒进锅里,香气扑鼻。

而醉仙楼里,孙掌柜与账房先生跪在地上,低着头,弯着腰,身形佝偻,面色很难看,眼睛里装满畏惧,甚至都没有胆子抬头看看坐在上位的人。

房间里清香袅袅,寂静的可怕。愈是寂静,匍匐在地上的两人的脸色就愈加难看。半晌,终于有人大发慈悲似的说话了。 “孙掌柜,以前看你忠心又是老人儿的份上,才把醉仙楼交给你打理。本指望你能将醉仙楼的生意向上提提,可是,你看看你做的好事。”声音的主人先前平静的语气抑制不住的带上了怒气。

旁边的婢女安慰似的奉上一杯茶,然后转头冷眼看向两人。“孙掌柜,小姐看重你才让你接管醉仙楼。可是你办事不力,如何让小姐再信任你。若是二爷知道了,此事你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听完婢女的话,孙掌柜的抹了一把头上的薄汗,他虽然跟着二爷多年,却也不敢在小姐面前倚老卖老。毕竟这事着实是他办的不对,即便二爷知道了,他也讨不到好。身子愈加佝偻了,诚惶诚恐道:“小姐,老奴此次办事不力,无话可说。请小姐责罚。”

女子没有说话,她身边的婢女接过了话头,“这次的事情你办得鲁莽了些,人家的反击却是干脆直接。现在全城都在议论杜家受了不白之冤,谁也不敢动手成为众矢之的。邺城有头有脸的酒楼就那么几家,这次却折了五家进去。现在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春明楼名声越来越大。”话里隐有问罪之意。

孙掌柜低着头,眼里只有惧怕,连声向婢女告罪。“青尓姑娘说的是。是老奴愚笨。”

见孙掌柜愈显老态,女子摆了摆手,婢女退后了一步,不再说话。茶杯放在桌子上,脆脆一声。“你倒不是愚笨。”女子再次开口,脸色稍缓。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杜家那个杜子苏绝不简单。事情已然如此,不可更改,你也就没必要自责了,左右就当买了个教训。”

“是,多谢小姐,多谢小姐。”孙掌柜心里松了口气,只叹自己这次好运。“那春明楼那边……”他问的有些迟疑。也不知道春明楼那边到底要不要跟下去。

女子轻轻摇头说道:“暂时不用理会。先打理好醉仙楼。为明年的美食大会做好准备。”

“是,老奴遵命。”

话也说完了,目的也达到了,女子起身,走到门边微微侧脸看着孙掌柜,有些冷然的味道。“孙掌柜,本小姐不希望再看到与此次类似的事情发生。”

“小姐放心,老奴以后必会加倍小心。”孙掌柜低下头,心里止不住叹息。就算是借给他十个胆,他也不敢了。女子这才满意似的轻点头,抬脚走出房门。

出了门坐到马车里,只听那婢女道:“小姐,孙掌柜年事已高,只怕不再适合掌管醉仙楼了。”

女子靠在软垫上,神情平静,并没有为婢女的大胆而动怒。她应是很宠爱信任这个婢女,否则这婢女也不敢出言教训孙掌柜这个老人儿,此时又提起辞退孙掌柜的事情。

“他是爹爹留下的人,我们可以教训他,唯独不能让他离开。否则,会伤了其他老人的心。”

“此次他办事不力,已经足够。”

“爹爹最心烦这些事,若是让他知道,有麻烦的可不是孙掌柜。”她轻轻一瞥。婢女点点头不再说话。她又说了一句:“再说,孙掌柜那人圆滑世故,若是不震慑震慑他,他又如何倾尽全力一搏呢。”

“小姐睿智,是奴婢愚笨了。”

女子轻轻一笑,放下了帘子。“回去吧,母亲这会儿也该等急了。”马车轻轻攒动,向前而去。

春明楼里,苏九躺在床上无聊的翻着书册,翻了几页终于翻不下去了。转头看向处于围观状态的一群人,不知怎么的,脑仁突然非常疼。虽然这几个人也是担心她,但是被人当成国宝一样的参观她是真的没兴趣。

见她皱着眉头,杜峰以为她身上的伤口又疼了,急忙拿了扇子上前,轻轻给她扇着风,心疼道:“女儿啊,哪里痛啊?哪里痛和爹说啊。”其他几个人也都围了上来。

苏九无力叹口气,“爹啊,我真的没事啊。身上的伤都快痊愈了。”她用的都是沈念带来的最上乘的伤药,除了手指,身上的伤早已好的七七八八了。

“那也不行,你一定要好好休养。”杜峰仍是没得商量,“你啊,就在床上好好躺着,哪里都不准去。”

“那也不用关门不做生意吧。”扫了一眼围在一起的洪风,李宁,阿秀他们。“你们别在这了,赶紧干活准备开门做生意啊。想气死我是不是?”

“小姐啊,是老爷的吩咐,不关我们的事啊。”秀儿很委屈的开口,一众人等纷纷点头,表示他们很委屈。

苏九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暴起,抬起头中气十足的吼了一句:“赶紧去啊。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然后作鸟兽散,拥挤的房间快速的变得空旷。

一群臭小子,溜得这么快。她再凶,也是自己的亲闺女不是。有他在,无论如何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的啊。杜峰心里忿忿想了一句,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起了讨好的笑。“女儿啊,你渴不渴?爹爹给你倒杯水好不好?最近天气有点热,爹爹去给你做冰淇淋吃好吗?”

目光落在杜峰鬓角的白发上,苏九有些心酸。杜峰不过四十岁,在古人看来也算正值壮年,他却已经有了白发。为了自己这个女儿,他费尽了所有心力。

“爹。”苏九伸手,杜峰怕她痛,慌忙伸手握住坐在床边。苏九顺势靠在他的腿上,小孩子一样。

杜峰摸着女儿的头发,轻轻的,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很心酸想哭。“一转眼,爹爹的宝贝女儿就长这么大了,爹爹也老了。”旧话重提,苏九却觉得无端沉重。

“爹啊,你都说了好多遍了。”苏九轻轻哼了一声,又笑道:“等以后爹真的真的老了,我就天天守在你身边照顾你,一辈子的。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。女儿家当然要嫁人的了。否则你娘泉下有知,一定不会原谅爹的。”

“哦……爹爹,你说娘的坏话啊。”

“爹哪有啊?”杜峰颇有些哭笑不得。

苏九笑呵呵地眨了一下眼睛,“你说娘泉下有知也不会原谅你的嘛。娘的性格那么温柔,你这不是在说娘的坏话是什么啊。”

“好好好,你说的都有理。”杜峰宠溺一笑,对于女儿公然的耍无赖颇有些无奈。“有没有不舒服啊?不舒服记得一定要和爹爹说啊。”

“爹啊,我真的快好了,你真的不用这么担心。”苏九又重复了一遍,不过看杜峰的模样就知道他没有听进去,于是苏九觉得就这样吧。他开心就好。

她也休息得够久了。是时候该动一动了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