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22章 蜚语,风先动

第22章 蜚语,风先动

目录

秀儿几个人走到楼下,俱是抬头看了眼杜苏九的房间,纷纷有松口气的感觉。

“小姐好凶啊。”

“我们就这样走了,老爷会不会生气啊?”李宁有些担心道。

洪风白了他一眼,“宁宁,不要傻了好吗?瞎子都看得出老爷被小姐管的死死的。所以我们当然要听小姐的吩咐了。”其他人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可是把老爷一个人扔在哪也不太好啊。”

“要不说你傻呢。”王平与李庆两位师傅一人一个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。“我们两个资历最老,我们的话你信不信啊?”李宁很老实的点了点头。“那就快去干活。”

“哦。”点点头赶紧走了。

“酒楼好多天没有开门做生意了,有的我们忙了。”

“杜三,先去开门啊。”秀儿推了杜三一下,转身拿了打扫工具去打扫。“赶紧开门通通风啊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杜三应了一声,打开门回头就被门外举着手的人吓了一跳,赶紧挂起一张笑脸。“这位客官,我们小店还没有开门,请你改天再来吃东西吧。”

门外,明寺放下手,他有些局促,毕竟他很少出门的。更何况是像这样来拜访别人。“我…是来拜访你家小姐的。”应该是这样说,没问题的人。

杜三这才看到门外来客手里还提着东西,很不好意思的侧开身子让路。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怠慢了。快请进。”说着就要引明寺进后院。

“等下。”秀儿堵在两人前面,看着明寺面色不善。“你是谁?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。”

杜三走近,笑道: “秀儿,他是来拜访小姐的。”

“我听见了。”一拳打在杜三身上,恼道:“你啊,不要什么人都领进门。谁知道领进来的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真是气死她了,吃了一次亏也不长点教训。一把推开杜三,挡在明寺前面。“你说是不是来拜访我们家小姐的,那我们家小姐一定认识你喽。凭证呢?”

她说话的功夫,林生,洪风他们也走到了一起,一对五,不知道的,还以为在欺负人呢。

明寺也不恼。毕竟他们家小姐刚刚经历了一场大难,也不怪他们如此警惕。“我是神仙居的,麻烦你帮我去向你家小姐通报一声,见与不见都听你家小姐的意思。”

秀儿怀疑的看了他一眼,拍拍杜三的手臂,自己转身离开了。杜三看着面色坦然的明寺,有些不好意思。毕竟是他把人领进门的。却又把人拦在这里。

“这位公子,你坐着等一会儿吧。”招呼着人坐下,林生适时的端来茶水,倒了一杯茶放在明寺的面前。

秀儿去了不长的时间,等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放松了很多,不过身后还跟着杜峰。“小姐说他日有缘再会。还有方才得罪了,请公子不要介意。”

“忠心护主,你也没错。”明寺说完就要走。杜峰却挡在他面前,明寺静静看着杜峰,看他衣着服饰以及其他人的神态,便猜测这人便是杜老爷,于是弯了下腰,客气道:“杜老爷。”

“你是神仙居的人。做什么的?”

“做菜而已。”

“你认识我女儿?”

“不认识,耳闻罢了。”

杜峰点点头,不再问了。明寺于是转身离开。

“老爷,你在担心小姐吗?”

杜峰回神,摇了摇头。“没有,只是想着女儿手艺了得,竟然惹得神仙居的人都慕名而来。”

“这不是好事吗?老爷该高兴才是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天色已经大亮。

十一月份的天已经渐冷,可是街道上小贩的吆喝声仍然此起彼伏,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街道上,或停或走,在街道上转悠着,人丝毫不见少,衣服却是多添了两件。街道两旁的酒楼纷纷透出一股暖意。

春明楼对面的茶肆也已经开了张,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的。茶肆的老板站在站在柜台后面,正好能清楚地看到杜三几人正在将火炉搬到外面,然后在上面架了两口锅,小笼屉一层一层的堆在上面。笼屉才开始蒸,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,让他心里不由得泛起了嘀咕。

这段时间,不知怎么的,春明楼的生意一日比一日好,自己的生意却一日比一日差。若是他生意再好点,自己这茶肆就等着关门吧。想想就气,自从春明楼开始卖那什么小笼包子之后,生意就更好了。也不知那小笼包到底哪里好吃。

春明楼卖的时间不短,天冷了以后买的人就更多了。不过每日的分量有限,才会有人在这么早的时候就来等着了。他今天非要尝尝这小笼包的味道不可。

这样想着就走出了店门,还未走近,一股香味就扑了过来,让他忍不住舔舔嘴唇。想起自家每天吃惯了的清粥小菜,顿时没有了胃口。“杜三呀,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?”他走的更近了些,香味也就更浓郁了。

“小笼包。”杜三笑呵呵的说完,又把一个小笼屉放在了最上面,然后盖上了盖子。“素的一笼三十文,荤的六十文,怎么样?李老板,要不要来一笼尝尝??”

“这包子是你做的??”

“我家小姐……”正要再说什么,洪风手里拿着一叠油纸从店里走出来。见到炉子前的李老板,心里冷笑一声。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走到炉子前,放下油纸。“杜哥,你再不吆喝几声,今天这包子就卖不完了。卖不完,老爷是会生气的。老爷一生气,可就……”他嘴张张合合说了半天,只字未提自家小姐。

杜三也不是个傻得,瞧见洪风说了半天,心里也明白了。一张笑脸看向李老板。“李老板,您要是不买,请让个地方,让后面的人过来。。”说完未等李老板答话,大嗓子就吆喝起来。“包子,新鲜美味的包子,来一来,看一看了……”他喊的突然,声音又大,站在跟前的李老板,活活的被吓了一跳。

“杜三你……”李老板刚想发火,就被人一层又一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。“你们……”

“李老板,你不买就让个地。”说话的是昨天就在这里等了一次的客人。昨天等到他的时候已经卖完了,他可是惦记了一晚上,那香味他可忘不了。

“是呀是呀。李老板麻烦你让个地儿。”旁边的人也起哄,大有把李老板挤走的趋势。

“谁说我不买。”李老板也被人说的来了脾气,“杜三,给我来两笼,一荤一素。”

“好嘞。”杜三笑呵呵的应下了,用油纸包了两笼包子,然后递给李老板。“拿好了,李老板,小心烫。一共九十文钱。”

李老板恨恨的付了钱,拿了包子挤出人群。回到店里,闻着那香味,实在忍不住拿了一个放进嘴里,瞬间就愣了,忍不住又拿起了一个,很快两笼包子就全都下了肚,他才满足的舒了一口气。

转头看着对面,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几十笼包子就全部卖完了,杜三他们已经在收笼屉等东西,还有人围在那不肯走,杜三似乎说了什么,那些人才摇摇头,一脸遗憾的走了。

李老板又看了许久,也不知在想什么,许久回过神,转身上了楼。

日子一天天过着,关于春明楼的风言风语还有不少。过了快两个月的时间,那些流言却没有消失。反倒是春明楼的生意越来越好,对面茶肆的生意越来越差。

苏九靠在柜台上,看着对面的茶肆,心里盘算着,是不是能把那家店盘下来,依靠店里账上目前的银两,将那家店盘下来,还是可以的。就不知道对面的李老板,愿不愿意。

她正看得出神,就见李老板,神色略有慌张的从店里出来,然后奔着街的一头走了。她的直觉告诉她,这里面一定有猫腻。“林生,我出去一下。”说完不待林生回答直接走了,小心的跟在李老板身后。跟了几条街后,就看见他进了一家酒楼。

杜苏九抬头,看着酒楼牌匾上金灿灿的“醉仙楼”三个大字,一贯带着笑意的脸上,闪过冷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在这待的久了,她也真的把杜峰当父亲看待。对于曾经给杜峰造成痛苦的人,她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们。而这醉仙居,当年高薪挖走那些厨子,导致春明楼险些关门的罪魁祸首。用人不淑,杜峰认了,她也没什么话说。

她曾想过,若是他们再有什么动作,可别怪她心狠。扳不倒你,给你使使绊子,也够他们喝一壶得了。所以,他们最好别有什么动作。可是他们不仅有了,还害得她受牢狱之灾。

这下倒好,新仇旧恨一起算吧。正好,她也该去见见明寺了。

心里一瞬间闪过万千思绪,深深看了一眼醉仙楼,转身离开了。

醉仙楼内,李老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,孙掌柜的看了他几眼,找了人代替自己,引着他去了后院。

“李老板,不是我不帮你。只是你也明白,我是做不了主的。”孙掌柜一脸歉意。

“掌柜的,这春明楼的生意蒸蒸日上。您难道就这样看着它慢慢抢了醉仙楼的生意。”李老板犹不死心的追问。

“我想这就不劳烦李老板你担心了。店里很忙,我就不多招呼你了,请自便。”孙掌柜好声好气说完之后。转身走了。对于这种想祸水东引,自己却想着坐收渔翁之利的人,他没直接赶他走已经很好了。

李老板回到自己的茶肆时,店里已经被清空了,取而的,是坐在那里正在饮茶的杜家小姐。做贼心虚的他看向正偷偷摸摸看向这边的伙计,眼睛一瞪:“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,快去干活。”

“李老板,何必这么火大,莫不是做贼心虚?”苏九悠然转身,碧色茶杯映着葱白的指尖,颜色瑰丽。

“杜小姐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苏九看他一眼,笑了一下。转手将桌上的纸推到他的面前。“废话我也不想和你多说,签下这个。”

李老板怀疑的看她一眼,走上前看到那张纸上面的内容,一下子就怒了。“我是不会把茶楼卖给你的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苏九浅笑不止。“这块地我已经买下了。”对上李老板惊讶的双眼,笑得愈加优雅。“我买你这家店,无非是看着我爹的面子。所以你好好考虑一下,签了它,你还有一笔可观的银子。不签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李老板气势如山倒,人一下子就老了。苏九也不想多留,放下茶杯起身就走,李老板的话从身后飘过来。“能告诉我,是为什么吗?”

“因为你妄想勾结醉仙楼对付我。”

李老板惨笑一声,瘫在椅子上。万没有想到,自己这一次竟然栽在自己手里。

“女儿啊,李老板他……”

“爹,放心吧。”苏九笑着安抚他。“我对李老板可是好言相劝,我们可是已经仁至义尽了。”

“可是他没有茶楼,以后如何养家糊口啊?”杜峰还是担心不已。

“放心吧爹,买下那家茶楼我可是花了两倍的钱。李老板他交不出房租本来就是要被赶走的,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谁会买他的茶楼啊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杜峰虽然还是有点担心,也没有再多问。他自然不会知道,苏九背地里做的那些事。也永远不会知道。

“爹啊,那我先去忙了。”拍拍杜峰的手,苏九向后院走。

如今春明楼另外盘下一家店,可以作为单独的卖包子之类的铺子。醉仙楼的能力她虽不了解,但不用想也知道家底必定殷实,何况又是老店,邺城里的酒楼,恐怕多少也会卖他几分面子。她想要对付醉仙楼,必定要做几手准备。否则赔了夫人又折兵可就不好了。

每个行业总是会有竞争对手存在。醉仙居在邺城再吃得开,风评再好,也还是会有旗鼓相当的对手。

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。

杜苏九相信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。

所以她不介意让敌人的敌人,变得更强大。而在邺城与醉仙楼齐名的,就是——神仙居。

而杜苏九此时就站在神仙居里,看着柜台里的年轻女子,背着双手,笑得很是坦然。“我要,见你们老板。如果,他对醉仙楼关门这件事有兴趣的话。”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