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32章 吵闹,欢喜拜堂

第32章 吵闹,欢喜拜堂

目录

直到宝儿他娘拿了消肿的药膏过来,李巧云脸上都保持着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她长这么大,爹娘对她一向是呵护备至,宠爱有加。连一声斥责都没有。又因为家里的原因,身边的人对她也都是十分讨好的。哪里曾被人这样打过。

直到温凉的药膏贴上皮肤,一瞬间产生的疼痛感终于让她回了神,尖叫声真的可谓是鬼哭狼嚎也不为过,房间里的人不约而同的堵住了耳朵。院子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也不管合不合礼数了,一起凑到门前,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李巧云捂着自己的脸,看着对面四人的目光恨不得吃了他们。“你们敢打我?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小心我让相公抄了你们的家,灭了你们的九族。”

“李巧云,我劝你识相点。”李秀英一步走上前,凶神恶煞的,吓得李巧云直接后退了几步,差点摔倒在地。“我可是听说了,你的夫家不止你一个妾室,比你美得可不止一星半点。你算个什么东西,你以为你还和以前一样可以对人颐指气使的吗?”

“你…你…”李巧云手指着李秀英,身体颤抖气的说不出话来。这么会子功夫,她的脸更肿了。宝儿他娘见不得如此,走上前想替她抹点药膏,却被李巧云一把推开,药膏直接从手里飞了出去。。

“别拿你的脏手碰本小姐。”

秀儿她们急忙去扶起李婶坐在椅子上,上上下下看了几遍确定她没事心才放下。李秀英本就是个暴脾气,看见李婶被欺负,脾气再也忍不住了。冲过去一把抓起李巧云的衣领,冲着那张脸左右开弓。春喜冲过去想拉开她,却被李秀敏架住了动弹不得。

李巧云也就是一团软棉花,中看不中用。这么多年养尊处优,力气哪能和整日下地干活的秀英相比。十几巴掌下来,早已经被打蒙了,什么气势也没有了。只会哭喊着求饶,等英子一把把她推开,脸早已经肿的如同猪头,看都不能看了。

李秀敏也送开了春喜,后者一能动弹就冲了过去,看着自家小姐的脸,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回去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。“小姐,小姐…你还好吗?”

“赶紧滚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”李秀英一瞪眼,春喜害怕,急忙搀起如同一团软泥的小姐夺门而去。门里门外的人眼见着没热闹瞧了,该散的散了。不过刚才那点事,已经够她们热闹很多天的了。

李婶拍了拍闺女的手,笑道:“娘没事。只是你,接亲的人估计快到了,赶紧准备一下。”转头看着秀敏秀英的时候,眼里又忍不住担心。“还有你们两个,今天这么得罪李员外,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。”

“婶婶,你就放心吧。这都是杜小姐让我们做的。”李秀英扯出杜苏九,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。前面五李巧云理论的确是杜小姐教的。只是后面打人的部分……

不过李婶听到这是杜小姐的安排,心倒是安了不少。毕竟两个丫头今天闯了大祸,若是没个好安排,以后在村子里的日子哪能好过。

李秀英见着李婶安了心,又补上一句话:“杜小姐说了,小敏是个好姑娘,又喜欢你家小宝。让你赶紧去小敏家提亲呢。”秀敏没料到秀英会有此一说,脸色一红,却是没有跑出去。

李婶与秀儿也没料到,一脸惊讶,随之而来的就是高兴。“哎呀,我明儿就让他爹去小敏家提亲。亲上加亲,这可是大喜事啊。”

正高兴着,就听见外面传来的锣鼓唢呐声,知道是接亲的人来了。李秀英推着秀儿坐到了梳妆台前,补了补妆,确认无误之后,给她带上绣着鸳鸯并蒂的喜帕。李婶这才感到难过,女儿一转眼就要出嫁,嫁为人妇,怎么能不让她难过呢。

再说春喜扶着李巧云出了内院。找了手帕把小姐的脸遮住之后才哭哭啼啼的扶着她找李员外去了。

“老爷,老爷你在哪儿啊……”哭着喊着,声音很快就把坐在内堂的李员外引了出来。看见宝贝女儿的模样,李员外先是一怔,而后就是怒火中烧。

“小姐她怎么了?”

“小姐她被李秀英打昏过去了。”

“李秀英!”李员外咬牙说了一声,抬头看见李洪,直接怒了:“李洪,你给本员外滚过来。”李洪本就不喜,听他这么喊脸上也没好颜色。

“李奎,你喊什么?这儿可不是你家。”

“你看看你的闺女把我女儿打成了什么样子?人多欺寡是吗?”李员外手指着李巧云的脸。李洪轻飘飘看了一眼,浑不在意似的。

“李奎,怎么着?只有你家的闺女金贵打不得。别人家的闺女就可以随意打了吗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李员外瞪眼。

“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。”李洪也瞪眼。

李金从外面进来,本想着去后院的,就看见僵持着的两人,急忙挤到两人中间。“有话好说有话好说,李员外,老李,到底怎么了?”

李员外眼睛一瞪,手指一翻指着自己仍然昏迷不醒的女儿。“你看看李秀英干的好事,我女儿好心来给秀秀道贺,她却把巧云打的重伤昏迷。”

“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,李员外,千万别动气,千万别动气……”

“没什么好误会的。”李洪一把推开李金,“今日他们父女前来,必定是不安好心。英子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,她什么脾气你还不了解吗?绝对不是那种无缘无故打人的人。尤其在今天这种时候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李员外怒了。

“我懒得再与你说。”大手一挥,竟然从院外走进来两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。看也不看便说道:“李员外父女累了,麻烦你们送他们二人回去。”

那两人应了一声,看向李员外时后者心里一抖,气势顿时就弱了下去。他今日并未带人前来,若是贸然动手必定得不偿失。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态,还是乖乖走了。临走之前还是死要面子的冲着两人一顿臭骂:“今日之事若是你们不给本老爷一个交代,本老爷日后绝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的。”气呼呼的走了。

等李员外的身影都不见了,李金突然拍了一下脑袋,可是吓了李洪一跳,“哎呀……本来要说接亲的队伍到了的。”未待李洪说些什么,门外的锣鼓声已经渐近。

“快去看看,我去找小宝。”李洪推了李金一下,转身就走。李金也忙忙慌慌的向外走。

外面可以说是寂静,除了锣鼓鞭炮声。所以他很清楚明白的听见李员外充满嘲讽的话:“本员外本想着有多气派呢。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从未听说过接亲的队伍里带着乞丐的。”看到李金出来,还嫌不够似的冷笑几声。

李金听着他的话,转头看过去时,先是看到了杜三。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日一身喜服衬得愈发精神可喜。只是他身后跟在喜轿后面的,那一群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不是乞丐还是什么?

他的脸一下子就白了。

那边李员外站在那里等着看好戏,围观的人也就出相同的笑容。

杜三走到李金几步远的地方停下,他身后李庆,洪风也大致明白了李金为什么是这幅神情。李庆示意了一下身旁洪风,后者当即站了出来。

“亲家老爷,恭喜恭喜啊……”他一脸喜不自胜的表情快步走了过去。“为表诚意,杜三可是走着过来的呢。”回头看了杜三一眼,未给李金说话的机会,转过头时又紧接着说道:“我们家老爷可是高兴坏了,为了这门亲事摆桌设宴了三天,还特地去了胜华堂。这不,听说是为了办喜事,非要跟着过来。”

他说的异常顺口以及快速,李金完全没有插嘴的机会。等他稍微停了一下正想说话,洪风又说话了:“亲家老爷,小的说这些可不是为了我们家老爷钱多摆阔,也不是为了彰显老爷他的慈悲。只是想说,老爷他真的是非常重视这么亲事,……”

洪风的话还在继续,洋洋洒洒的基本上全是废话。这都是李庆师傅来的路上与他商量好的。无论如何,大喜之日,乞丐却成群结队必然遭人耻笑。若是不下点猛料,那群人如何会转移注意力呢。

他的话多,完全没有遮掩声音。周围的人听他一番话下来,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。

喂喂喂,你明明就是在夸你家老爷有钱,心善。说谎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没诚意,拍马屁拍的也太大了吧。

洪风这边解决了,李庆也在这个时候站到了李金面前,手里还捧着一个盒子。“亲家老爷,这是我们家小姐给老夫人的礼物。礼轻情意重,莫要嫌弃。”说着,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盒子。

一块看着就知道非常名贵的红色丝绸中间,摆放着一只人参。根须分明,必然是好货色。

“这是千年人参啊……”人群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呼。李庆微笑着没有说话,只在心里想着,这小李村虽小,还是有识货的人啊。

“不可能,这肯定是假的。”李员外瞪着双眼,摆明了不相信,还有浓浓的不甘心。本以为能看到李金出丑,没想到被这两人轻轻松松就解决了。

让他如何甘心。

李庆慢慢关上盒子,嘴里冷淡的说道:“这是从百草堂买的。李员外若不相信,大可去问问。”说完,微笑着将盒子递给了李金。人群寂静,李金也有些晕乎。

百草堂,店如其名。就是医坊药堂。可是,它是邺城最负盛名的百年老店。从他店里卖出的药材只真不假。信誉绝对信得过。

李员外哑口无言,恨恨的看了李金一眼,还是不甘的走了。整个过程,杜三都在保持沉默。

小姐说,今日若是有人欺负秀儿他可以动手。若是没有,其他一切就无需他理会。今日大喜的日子,新郎动手打人未免不太吉利。

所以在看到李员外对岳丈的羞辱时,他忍住了。幸好李师傅和洪风挣回了这一口气。

李庆看了看天色,笑道:“亲家老爷,天色不早了,新娘子该出来了。”李金回了神,面前早已没有了李员外的身影。听到李庆的话,点了点头。“好。”

鞭炮声重新响起,人群也重新热闹起来。李小宝从后院背着姐姐出了门,杜三看着他慢慢将新娘子放进轿子里,不自觉的手心冒了一层薄汗。

李叔李婶站在门旁,对杜三说了几句,也就是嘱咐他好生照顾秀儿,别无其他。杜三郑重点头应下,俯身一拜算作向岳丈道别,在锣鼓喧天声中,接亲队伍返城。

抹了把眼里的热泪,李金转身一挥手。“开席。”

这一来一回加上耽搁的时间,接亲的队伍赶回城里时也恰好是良辰吉日。

暮色黄昏,新娘子从喜轿上下来,跨过火盆,灾邪驱除。杜峰坐在主位上,身后站着苏九。傧相口中高呼:“一拜天地……”“二拜高堂”“三拜夫妻”。

按照礼节给杜峰敬了茶,杜峰笑眯眯地接下了。纵使他眼眶微热,鼻子微酸,也还是忍下了。从苏九手里拿过两个红包,分别交给二人。

“日后你们就是夫妻了。夫妻之间必须坦诚相待,互相包容。”停了一下看向杜三:“你也成亲了,日后更要稳重些。秀儿是个好姑娘,你万不要辜负她。”

“杜三记下了。”杜三回答的无比郑重。捏着红绸的手指紧了又紧。

新娘子被送入了洞房。杜三则被洪风几个拉去了喝酒。苏九看着杜峰头上的白发,笑道:“爹,明年女儿也觅个夫婿可好?”

杜峰听得分明,嘴角笑得裂出了一朵花。仰头喝下一杯酒,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“女儿何曾骗过你。”苏九微笑。若是再不让杜峰安安心,只怕就会闷出心病了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