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37章 酒友,以酒会友

第37章 酒友,以酒会友

目录

午后,杜峰从房里出来,见女儿似乎又要外出,忍不住喊住了她。 “女儿,你又出门啊?”

“是啊,爹。我去找温衡。”苏九笑得很灿烂,似乎没有看见杜峰脸上晦涩不明的表情。

杜峰心里发苦。温衡那小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,人品自然没的说,而且各方面都和子苏很合适。上次见面还以为八字有了一撇。结果不知怎么的,这两个孩子就成了酒友,堪称知己。

找一个如意女婿,难道就这么困难。

等了片刻不见杜峰反应,苏九摆摆手:“爹,我出门了。”潇洒转身离开。杜峰看着女儿的背影,心里暗暗下了决定。温衡那小子不行,总还是有其他人的。其他几个老友似乎有还未成亲的贤侄。

既然女儿无意于此,他这个做父亲的,总该要上点心才是。

被惦记上的某人狠狠打了一个喷嚏。温衡笑她:“我说大小姐,这都六月份的天了,你还能着凉。”

“你懂什么。”苏九白他一眼,揉揉鼻子道:“肯定是我爹又惦记上我了。”

温衡深深看她一眼,忍俊不禁:“也难怪伯父着急。按照青月国律,除了奴籍,宫婢,勾栏女子,女子二十二岁未嫁者,一律由官府发配。伯父是为你担心呢。”

“我才二十岁,不着急。”苏九浑不在意。温衡也只笑笑,不再继续说这个会让苏九恼怒的话题。

“对了,我妹妹想见见你。”

“你妹妹!”苏九瞪眼。“我们去喝酒,你要带上你妹妹。”这是要带坏自己妹妹的架势吗?

温衡摇头,脸色颇为无奈:“她…额,比较…活泼。即便我不带她来,她也会偷偷跟着的。”

所以,倒不如光明正大带着吗?苏九抽了一下嘴角。大致从温衡断断续续的话中感受到了他那个妹妹的性格。能让温衡这个大尾巴狼都头痛的“丫头”,能是正常的那种“活泼”吗?

“她在哪?”温衡下巴一抬,苏九扭头去看,一眼就看见了低着头躲在一片阴影下,似乎因为无聊正踢着脚的女孩子。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,一身粉色华裳,长发如瀑,稚嫩又可爱。抬头时似乎看见了两人,脸上瞬间灿烂如花,快步向这边走过来。

苏九摸了摸自己背着的小包的带子,微微侧头问温衡:“你妹妹几岁了?”

“十六。”

“哦。”苏九点头,几句话的时间,那名少女已经走到了两人跟前,很好奇似的围着苏九转了一圈。

“你就是子苏姐姐吧,我叫温如言,他的妹妹。”手指指了一下温衡。“哥哥说,你很会做菜。”脑袋忽然凑的极近,近的苏九都可以清楚的数清楚她有几根眼睫毛,以及她眼中倒映着的自己的影子。。

“一般般。”不着痕迹的退后了一步,苏九保持一个正常的距离。“你哥哥谬赞了。”

没想到眼前这个丫头倒是不买账,摇头道:“不,我哥哥一向只说实话。再说,这么多年,他如此认真的夸一个人寥寥无几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苏九呵呵一笑,莫名有一股不好的感觉。

模样稚嫩的少女一手叉着腰,一手指着苏九,脸上带着无比认真的表情:“和我决斗吧。”

“哈?”苏九怔了一下,默默扭头看了一眼身旁正摸着鼻子的温衡。“小妹妹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和我决斗吧。”少女表情认真,完全不是在开玩笑。“既然哥哥对你评价甚高,那你一定有过人之处。所以,我们来决斗吧。”

苏九沉默了片刻,痴笑出声:“我拒绝。”

“你是觉得我年龄小,看不起我所以不愿和我比试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那为什么?”温如言不明白了。

“因为没有意义。”苏九不想和她多说。“温衡,我们到底要不要去喝酒?不去我就回去了。”

“当然。”温衡点头,转而去命令温如言:“你要是再提就回去,想跟着我们就不准说话。”温如言张大了嘴,可是对上哥哥威胁的目光,还是妥协的低头不作声。

没办法,她家哥哥看着良善,背地里可是一肚子坏水。她实在没办法不低头。

满意的看了妹妹一眼,温衡转头同苏九说话:“今日去的这个酒坊,绝对无人可比。他家酿的酒都是要进到宫里的酒。”

“拜托,那都是贡酒。怎么会平白无故让给我们。”苏九白他,不过转瞬就明白了:“你的意思是,你…”温衡背着双手神在在的模样,苏九眼睛一亮,双手合十:“大哥大姐,行行好,带我去吧。”

身后温如言看着苏九这副模样,瞪大眼睛,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。这真的是哥哥口里的那个冷静的女子,她看到的明明是一个酒鬼好吗?

“看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,本少爷就大发慈悲的带你过去吧。”温衡扬着下巴,有点像得意的狐狸。

温如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两人,深深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看错了,还是她的认知发生了问题。不止杜子苏这个人很怪,就连自己的哥哥都不正常了。

“喂…”回过神的功夫,那两个人已经走了老远。温如言跳脚,还是紧追着过去了。“你们等等我…”

“不愧是御贡的酒。”跟着温衡来到城外的一处庄园,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一阵酒香。“我从不知城外竟然有这么大一座酒庄。”

“毕竟是御贡的酒。”温衡笑道。从怀里拿出一件玉佩给门口的守卫看了一眼。“师傅与这里的主人的好友,所以我才可以带你到这里。”

“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,若是出了问题,岂不是要大祸临头了。”苏九沉浸在这酒香之中。

“正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,出了问题才更容易解决不是吗?”温雅的声音,两人转身看过去,迎面走来一位青色衣衫的女人,云鬓花颜,气质如同佳酿。

年轻的女人啊!

苏九心里感叹了一句,偷偷瞟了眼身旁的男人,向前几步迎上去。“温衡喜欢你。”一句话冲口而出,意外的,对面的青衫女子却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。苏九暗自点了点头,同时看了温衡一眼。“抱歉,希望我说的话不算那么唐突。”

“你过分了,杜子苏。”温衡咬牙。

苏九眯起双眼,露出狐狸般的笑容:“看来某人表明心意,却被拒绝了啊。”

“不。”青衫女子开口,歉意的看着温衡,神情有一丝无奈。“因为我是宫里的女子,所以……”

哦。苏九明白了。宫里的女人,一旦进宫那就默认是皇上的女人,若是与宫外的男人有染,那可是死罪。

“你应该到了该出宫的年纪了吧?”

“嗯,快了。”提到这个,青衫女子露出轻松的笑意,同时眉梢透出一股羞怯来。

“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不带你妹妹来了。”想到来这之前,温衡就差踹他妹妹回去的神情,苏九一下子就通透了。若是让温如言那个鬼精灵知道她即将有一个大嫂,不出半个时辰,估计所有人都会知道了。

私人的情况说完了,苏九冲青衫女子点了点头:“我是杜子苏,你可以唤我为苏苏。”

“我是凌安,直呼其名便好。”

“温衡说带我来喝酒的。不过看到你,我想我只需要喝酒,其他的事装作看不见可能更好。”意有所指的眨了眨眼,两名当事人脸色微微一股不自然,却也没有否认。苏九耸耸肩,表示自己的无奈。

两情相悦的人伤不起啊。

最终那两人也没有单独相处。凌安带着苏九在酒庄各处都走了一遍,不时会让苏九品尝,指点她如何分辨酒的好坏真假以及年份。

“越是陈年佳酿,越会有一股独特的芳香。同一种酒,年份不一样,色泽也会有细小的差异。”

“就像你一样吗?”认真记下这些的同时,苏九不忘打趣眼前的女子。“所以温衡是体味到你的独特了吗?”凌安红着脸没有说话,温衡也不知何时停止了跟随。苏九看着她,眼神认真:“我只是好奇罢了。”

凌安正是脸热,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。听到苏九最后一句,有些疑惑:“好奇!?”

“是啊。好奇你们这些陷入情网无法自拔的男男女女的感受。”苏九向她坦言:“我不理解你们的那种快乐。”

凌安沉默片刻,开口道:“苏苏,情爱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。只能说,爱一个人是很简单的,无非心念所至,生万千欢喜。情爱也是世间最好的默契,不是有人懂你所有的言外之意,而是有人心疼你所有的欲言又止。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苏九注意到她的眼睛雪亮,透出无比幸福的光彩。毫无疑问,她想到了温衡。对她来说,温衡就是她遇到的那个最默契的人。

“这么说,情爱并不是必须的。”

凌安点头。“不过总会有那么一个人,在某时某刻来到你身边,懂得你全部的好,并且你也想要懂他。”苏九点头,并不说话。

于她而言,她无法想象自己陷入情网的模样。情爱往往让人迷失,她却只想时刻保持清醒。

日头偏西,两人从酿酒的酒坊里出来。温衡早已等在了外面,见到两人,神情一瞬间就变了。“看完了?”目光在苏九的左手上停留了片刻。

“怎么?还怕我欺负她不成。”苏九取笑他。三人走到一处亭子里坐下,苏九将手上拎着的酒放到桌子上。“凌安说今日酿的酒,可以让我带走一些。”

“那你可真是捡到了大便宜。要知道,这里的酒可是价值千金。”

“温大哥,”凌安佯怒,温衡无奈的举起双手,表示自己不会再说话了。凌安将目光转向苏九:“温大哥说你家是开酒楼的,生意很好,而且你的手艺了得。”

“还好还好,一般一般。”苏九眯眼笑,拆开一壶酒,直接抱着酒坛子喝,样子豪迈堪比男子。凌安算是明白为什么她不需要情爱了。

这样大胆肆意的女子无疑是引人注目的。可能正因为如此,想要吸引她的目光也要更为独特才可以。

凌安敛下思绪,问她:“端午节将至,温大哥说你家曾经买过一种名叫“粽子”的吃食。不知我可有这个口福?”

“凌安说笑了。这酒庄我进不得,但是端午节那日,凌安若是去我家,我必定双手奉上。”

“那可说定了。那日我一定到访。”

林丞相府后花园内,

林清姿披着大氅六月天微伏,她的脸色依旧苍白没有血色,因为未施粉黛,憔悴的样子更加惹人疼惜。

青尔奉上两杯香茶:“仪小姐,您能来看我们家小姐,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坐在林清姿对面的黄杉少女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,其后才说道:“前段时间陪楚姐姐一同在外面游玩,前日才回。楚姐姐今日陪老王爷进宫向太后请安,故而只有我自己前来。清姿不会怪罪的,哦?”

“仪儿说的哪里话。几日舟车劳顿,还要烦请你和群主为我担心,是清姿的不是。”脸上带着歉意说道。

黄杉少女露出满意的神色。“你受了惊,生病卧床多日,我与楚姐姐来看你是应该的。”继而转口道:“京中流言甚多,我也听了不少。你生病是否与那春明楼杜家有关?”

林清姿先是一惊,而后急忙摇头道:“不,不是。和他们没有关系。”有些心虚的低下头:“是我自己不小心,害得自己生了病。”

黄杉少女微微眯眼,看林清姿小心的模样,心里认定林清姿的生病与那杜家有关。又叹口气道:“清姿你就是太心软,才总会让人欺负你。”语气转狠:“你放心,我必定要为你讨个公道回来。”

“仪儿,不要。”林清姿急忙劝阻,眼睛红红的,似乎要哭出来:“他们…他们也是无心之失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只是一点小教训,不妨事。”黄杉少女不在意的轻笑。林清姿低下头,嘴角若有若无的一丝弧度。两人各怀心思,相对而坐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