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38章 凌安,欣然过节

第38章 凌安,欣然过节

目录

端午节那日,凌安果然来了。顺带着带了几坛好酒,可是让苏九高兴坏了。

“爹,她是凌安。”苏九拎着酒,向杜峰介绍。“凌安很会酿酒,她酿的酒可是极品。”话未说完,苏九已经蠢蠢欲动,将一壶酒开封了。

“你这丫头,客人来了还这么没规没矩。”杜峰斥了一句,和颜悦色的看着凌安:“凌姑娘第一次来,也没什么好招待的。留在这吃个便饭吧。”

“伯父您客气了,唤我凌安就好。”凌安笑意温婉,顺带为苏九说几句好话:“苏苏性子洒脱自在,我很喜欢。伯父就不要说她了。”

“既然你替她说话,我也就不说了。”杜峰笑着将人迎进来,洪风很适时的送上一壶清茶。

凌安看了眼这个酒楼,目光在柜台处闲聊的几名伙计身上停留了片刻。今日过节,街上正是热闹的时候,店里怎的这般冷清。与温大哥所言并不符合啊。

杜峰瞧见她打量的目光,笑道:“这个店前段时间生意一直很好,只是这几日冷清些罢了。”听出他口中的无奈,凌安抿抿唇目光放在喝酒的苏九身上。

苏九收到她的目光,挑了挑眉。“爹,前几日不是刚买了些茶点吗?不去拿出来让凌安尝一尝。顺便你去看看午饭做的怎么样了?我陪凌安说一会话。”

“你这丫头…真是……”杜峰无奈摇了摇头,还是站起了身。“凌安,那你坐,我去去就来。”

“好。”凌安点头,心里明白这是在支走伯父。只是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“苏苏,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来。”握住凌安的手拉着她站到了门口,“神情自然一点。”边喝酒边说道,顺便指了几个位置给她,脸上笑意不减。“看到了吗?”随着苏九手指的大致位置,凌安装作打量人群一般随意看过去,即使是随意一眼,也可以看出那些围在春明楼外鬼鬼祟祟的人。

“怎么会这样!伯父不知道吗?”凌安脸上带着笑意,语气里满是担心。

苏九拍拍她的肩,转身走进店里。“他要是知道又要担心了。”凌安跟在她后面,没有说话。苏九坐下偏头去看她,指尖在她下巴上拨了一下。“凌姑娘,别担心。只是我还没查出源头,不好轻举妄动罢了。”

凌安皱眉:“你心里有怀疑的人选了?”

“差不多吧。”说完又轻笑起来。“反正要过节了,正好给伙计们放个假,让他们休息休息。”

“到底是谁这么阴险,安排人赶走春明楼的客人。没有客人,这个店不是迟早要关门。”凌安想着还是觉得气愤。又气苏九平静的反应。“你应该生气。”她陈诉。

苏九对她的反应忍俊不禁。“凌安,我很生气。”

“我倒是未看出你有一丝生气的痕迹。”

“生气就一定要表现在脸上吗?”苏九反问她,凌安张了张嘴,无从反驳。苏九耸了一下肩膀,又道:“再说那人只是想给我点教训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我说不过你。”凌安举手表示自己不再管了。“伯父去很久了。”

“他一定又在准备好东西,免得怠慢了你。”一坛酒喝完,苏九招了招手,柜台边的几人互看一眼,慢慢走到这边。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李宁,他是林生。还有三个去了乡下,其实是丈夫陪妻子回娘家,还有一个硬要跟着去准备讨媳妇的。”

话中指的是谁,李宁和林生各自明白,凌安被苏九说话的方式逗得笑得很灿烂。苏九又向三人介绍凌安:“这是凌安凌姑娘。”

双方互相问了好,凌安忍不住掩唇笑:“苏苏,你对伙计真好。”

“我才不想对他们好,三个懒货。”苏九反驳几人无言以对,默默凝视着自家小姐,无声的控诉。苏九表示没看见,顾自喝酒。

这会子耽误的功夫,杜峰终于从后院回来了。手上端着托盘,盘子里放着三四样点心。李宁连忙上前从他手里接过,端放在桌子上。苏九拨了一下盘子里的点心,语气抱怨:“爹,怎的不见你平日待我这样好。凌安一来,你就这般舍得。”

“凌安这丫头一看就是好姑娘,可比你乖巧听话的多。”杜峰也顺口一说,苏九目光幽怨,杜峰只当没看到,将盘子推向凌安。“我又让他们加了几个菜,午饭还要等一会儿,先吃点糕点填填肚子。”

“那凌安就不客气了。”凌安顺从的点头,拿起一块桃酥还未放进嘴里,店外面就又走进来两个人。

竟然是明寺还有于京。

苏九也是被惊到了。今天过节,神仙居该客满为患忙不过来才是。这两人怎么有空过来了。

“见过杜老爷。”两人规矩向杜峰问好。这两人杜峰也见过几次,印象很好,所以笑着点头回应。

“你们偷偷溜过来的?”苏九疑问。

“不是,老板同意了的。”明寺说完,看了于京一眼。苏九于是明白了。她的这两个徒弟,明寺虽然在做菜上天赋过人,但是为人处事方面却远不如于京灵活。若不是于京提出来,只怕明寺根本想不到。

苏九于是转移目标,目光放在两人的手上:“手里拿着的是酒吗?”

“对,这酒名为天子笑。”于京主动开口,将手里的酒递一坛壶给苏九:“主子知道我们要来,特地让我们给您带过来的。”

“天子笑?”苏九虽然爱喝酒,可是对这个时代酒的种类却完全不了解。自然也不知道这个“天子笑”又是个什么酒。不过上次去凌安酒庄里时,喝的酒名叫竹叶青和美人尖她倒是知道。

“是极为珍贵的一种酒。”凌安上前一步说道,看着那几壶酒水的目光竟然分外热切。苏九很自然的理解为,凌安对比自己厉害的人的崇拜。 “这种酒只有南方的清河郡清河镇才有。天子笑的酿造需要气候恒定,那里是最好的选择,真正的四季如春。”

“这么珍贵?”凌安很肯定的点头。苏九心里第一时间却是怀疑凤纾的身份。北青开国皇后的嫡传王位,会衰落到今天门可罗雀的样子吗?若真如她所想那般,还能得到这样珍贵的酒吗?若想错了,那她送出了那枚罂粟令,岂不是变成一个大麻烦。

“师傅,你在想些什么?”于京忐忑开口。师傅喜爱喝酒,怎么见了这么珍贵的酒反而觉得有些不高兴。

“没什么。”苏九回神,笑意回到脸上。“你们要赶回去吗?”

“嗯。”两人点头。

“回去问问菡香,你们老板何时会再现身神仙居,我想找他讨几壶酒喝。”

“是。”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嘛。两人的目的达成,神仙居事务繁多也不便久留,于是告辞离开。

苏九转头看着那四壶酒,拎了一壶放在凌安面前。“凌安,这酒你带回去一壶。”

凌安本想拒绝,不过她是真的喜欢“天子笑”,再者她也对苏九有所了解了,知道拒绝不了,索性点头应下了。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将剩下几壶天子笑收起来,李王两位师傅也做好了午饭。饭菜刚刚摆上桌,杨青就带着温衡兄妹过来了。

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这话可真是不错。”杨青笑呵呵的坐在了杜峰身边。顺便招呼两位师傅:“老李老王,不介意多添几副碗筷吧。”

“我们非常介意。赶紧走人。”两位师傅佯装赶人,脸上却笑意不减反增。几人相识多年,开几句玩笑话,也只让人感觉到他们深厚的友谊。

“老杨,今儿怎么舍得带你两个宝贝徒弟过来。往年你可是见都不让见一眼的。”杜峰也起了话头,杨青颇为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手,就是不说话。杜峰也不是真的要苛责他什么,见他这样,转头招呼那两个小辈:“赶紧坐,多吃些,不必拘束。”

“杜伯父,我不会客气的。”温如言笑眯眯的坐在了苏九身边,温衡则坐在了凌安身边,两人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全部饭菜上齐之后,两位师傅和杨青,杜峰坐在一起,年轻的全部坐到了一起。

四个老友坐在一起唏嘘感叹,这边气氛却很和谐。温如言扒着碗里的饭,整个人几乎趴在苏九身上,“杜子苏,今天的饭菜有你的份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晚上的有吗?”

“…没有。”

“哦…你迟疑了。”温如言欢喜的叫了一声,目光闪亮闪亮:“快说快说,你打算做什么?”

“你闭嘴,安静点。”苏九瞪她。这丫头热情泛滥,可惜没有眼力见。没看见对面你哥和凌安正浓情蜜意吗?眼睛微眯,将一杯酒摆在温如言面前。“这是凌安带来的酒,名为“美人尖”,你尝尝。”

温如言不过迟疑了一眨眼的功夫。就眼睛都不眨的将那杯酒仰头喝下了。喝完了不忘咂咂嘴,“味道不错,没走火烧眉毛的感觉。”然后把空杯子摆在了苏九面前。苏九笑着又给她斟了一杯。

美人尖味道甘醇可口,不过后劲却很大。

这不,几杯下肚,小丫头就完全迷糊了。

饭后,温衡将妹妹报到了苏九的房间,看着床上睡得迷糊的妹妹,颇为头痛的摇摇头。“看来不让她喝酒是对的。”几杯就倒的酒量,真的是…

“起码她酒品很好,喝醉了只会睡觉。”苏九说两句话宽慰他。转头就看见凌安打了凉水进来,放在床边仔细替温如言擦了擦脸和手。

“啧啧,未来大嫂这么快就心疼小姑子了。”苏九开口打趣她,却被凌安一瞪眼,扔了一块帕子过来。“这是恼羞成怒要杀人灭口了。”话虽如此,还是把帕子放在了额头上。今日明显酒喝多了,脑袋泛涨发晕。

对于苏九不正经的话,凌安表示淡定。给温如言擦过几遍之后看她舒服了些,便收了东西。然后想起外面那些居心叵测的人。“对了,店外面的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做?”

“再等等看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温衡不解,凌安于是将今日的事说与他听。温衡皱了皱眉,“安儿,这事你不要管。”

“温大哥……”凌安下意识皱眉。苏九却也持反对态度。

“凌安,你身份特殊,不能管。这也是为你好。”

“我并不觉得有人会因此对我不利。”

“世事无常莫测,谁人知道呢。”苏九拿下帕子扔到木盆里。“凌安,听我的话。”凌安咬唇,温婉的面容上尽是不甘。最终还是点了头。

温衡看着她的模样,目光心疼。“我知道你想帮忙。只是安儿,你也要顾虑自己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温大哥。”

苏九打了个冷颤,受不了这两人突如其来的狗粮撒过来。心里暗暗计较,七七去了半月有余,也该回来了。但愿他带回来的消息不会太坏。如果比预计的要坏,只怕要另外做些打算了。

“苏苏,你又在走神了。”凌安不依了。“大敌当前,你竟然还走神。”苏九真是为她的说法哭笑不得。眼底划过一丝冷意。大敌,那几个人可当不起这个词。

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她怎么没发现,凌安还有这样毛躁的性子。“我在等一个人,只要他回来,一切都好办了。”

“你知道是谁要对付你了?”

“猜到了几分,即便不是她,也和她脱不了干系。”摆摆手不想要再说下去:“好了不说了。今晚上我亲自下厨,你可要留下来吃饭。”

“当然。”身为司膳宫女也就这么一点好处。可以在宫外过夜。“言儿醒过来,听到这个只怕又要闹腾了。”苏九想到那情形,头又痛了。

疯丫头太不好惹了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