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39章 相见,若不相识——上

第39章 相见,若不相识——上

目录

几天以后,七七回来了。一路奔波劳顿,带回来的消息却是个噩耗。苏九沉默了许久,最终只能无奈叹口气,暂时放下了这事。她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子,能做的已经做了,其他的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了。

敛下纷杂的思绪,苏九考虑起眼前需要解决的事。“最近店外面有人挑事,你去找出来解决了吧。”

“你确定…是解决?”七七莫名有些迟疑。苏九奇怪的看他一眼,不明白他这是又怎么了。以前遇事只会喊打喊杀的,恨不得杀光所有人。现在主动让他去这人反而又迟疑不决了。

“我不想惹事,但是也不能任人欺负。”谁敢让她爹不好过,她一定让那人更不好过。“等等。”苏九突然开口,七七停了步子转身看她。“此事定与林清姿脱不了干系,你记得给她送份大礼。”

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夜色依然漆黑一片。

青尔先开门走进房间,将房里的烛火尽数点亮,黑暗被遣散,房间一点点变得明亮起来。林清姿从外面进来,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疲惫。

“小姐累了吧,先休息一会儿,奴婢这就让她们准备热水。”青尔细心的给林清姿捏了一会儿肩才放手走出门外,吩咐守在门口的小丫头去准备热水。转身回房时,目光停留在林清姿的脸上。“小姐身体还未痊愈,应该多多休息。今日郡主的邀请拒绝了也罢。”

“郡主你还不了解我?她可不会理会我是否生病需要休息。”谈到那位郡主,林清姿脸上划过一丝厌恶与不屑,稍纵即逝。“对了,哥哥有传信回来吗?”

“近日未曾有。”青尔仔细给林清姿捏肩,瞧着小姐不开心的模样。又笑道:“小姐放心就是。大少爷可能这段时间很忙,缓一段时间之后自然会给小姐写信的。”

“若不是慕容家咄咄相逼,我大哥也不会离家出走。”

“小姐,这话可说不得。”青尔看了一眼门口,“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笑着拍了拍青尔的手。

“小姐,热水准备好了。”门口的丫头进来通禀,青尔收了手,指挥侍女将热水抬进来。林清姿起身坐到梳妆台前,一件件将首饰拿下来,只是不多时,屏风后面就传来侍女的尖叫声。拿着发钗的手一颤,慢慢放下了,缓了口气才起身走到屏风后。

“小姐,这看不得……”青尔想拦只也晚了。看着浴桶里漂浮着的血淋淋的人头。林清姿只觉得一阵恶心,还是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。冷静道:“今晚的事若是泄露出去,仔细你们的小命。记住了吗?”

“奴婢…奴婢记住了。”几个侍女慌忙点头。

“小姐,这里交给奴婢处理,你先出去吧。”青尔担心小姐的身子,林清姿点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精致的眉眼一片阴暗。

她才刚刚用了一点小手段,就有人反击回来。不用想都知道那人是谁。

你以为我会怕吗?我们走着瞧吧!

七七怎么做的,苏九并没有去问。只是店里的生意恢复了正常,看到杜峰又重新精神起来,已经足够。

进入七月,天气就有些热了。蝉鸣声无力的回响着,树叶恹恹地垂在枝头,似乎也为这燥热的天气烦躁着。街道上依然能看到人影,只是三三两两如游魂似的晃荡着,不多时面上已经布满细细的汗,急忙钻进路边的茶肆或酒楼,以此来躲避着这燥热的天气。

房间里,苏九躺在竹席上,依旧恹恹地不想动弹。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多,她还是适应不了这样的热度。木质的楼梯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,随即秀儿的身影出现在转角。手中端着一个托盘。“小姐,喝点绿豆汤解解暑。”

“秀儿,你不热吗?”看秀儿面色平静,一点都不热的样子。

“也只有小姐你这么怕热。”秀儿神色无奈。苏九无言以对。

有时候她还挺希望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古人,这样她可能就不会怕热了。想想下午还有事情,还是叹着气,不舍的从凉席上爬起来,走到桌子前,将茶碗端起来一饮而尽,而后长舒了一口气。“给爹送去了吗?”

“送了。我们都喝过了,这才给你送过来。”乖乖的禀告一番。

“那就好。”目光放在秀儿的肚子上。“你如今有了身子,要仔细着点,店里的活自有人去做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摸了摸肚子,属于母亲的慈爱的光辉从她眼中焕发出来。苏九摇摇头不再多说,转身去换衣服。

夏天的衣服都是她自己设计的,然后请人裁制。实际上,她和凤纾合伙开了一家成衣店,当然那家店名义上的老板是凤纾,开店的费用由凤纾出。这是她和凤纾商量好的,凤纾出银子,她专设计。作为回报,成衣店四成的利益分给她。

多亏了北青还算开化的风气,当然还要感谢北青开国皇后凤琉璃。虽然自古以来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但若思想保守封建,以她现代人的目光设计出来的衣服肯定没有人穿。万幸啊万幸,她还能有银子赚。

穿上刚拿回来的衣服,苏九觉得好多了。雪白的小臂裸露出来,鞋子也换成了绑带凉鞋,看着很清晰另类。北青以礼为尊,以文为主。女子虽有很多的繁文缛节,但是却也允许女子的穿着偏男性化。

北青男子对女子并无轻视之意,甚至对个性爽朗豪放的女子多些好感。这都要归功于北青的开国皇后——凤琉璃。那可是北青传颂的巾帼英雄,跟随开国皇帝征战四方,文韬武略皆不输于男子,更有倾城倾国之姿,说她是仙人一点都不为过。凤琉璃与开国皇帝恩爱非常,白首偕老,同葬于帝陵,被世人传为佳话。凤琉璃的母家凤氏一族则世代可享荣华富贵。

苏九丝毫不怀疑开国皇后凤琉璃的智慧与美貌。但说她与开国皇帝恩爱非常,她就怀疑了。以她的思想来说,那么要强能干的一位传奇般的女子,是不可能忍受自己的爱人左拥右抱。若她真的和那开国皇帝过了一生,恐怕也是心死,不在意罢了。凤氏一族永享尊荣,可能就是那皇帝对凤琉璃的补偿。

不过,当皇帝的永远会怀疑臣子的忠心。更别说凤家自开国以来就享受的尊荣。恐怕也令当今圣上如芒刺在背吧。似乎凤氏一族在朝为官者只有寥寥几人,还都是文官,当不得大事。凤氏一族人丁凋零,如今嫡系子弟似乎只有凤纾了。

摇了摇头甩开脑子里的这些东西。真是的,想着想着思绪怎么都飞到天边去了。凤纾那家伙还用不着她担心。瞧他那模样,是需要别人担心的人吗?

“好了,我走了。”拍了拍秀儿的肩,转身走了。

神仙居里,凤纾躺在贵妃榻上,衣服依旧松松垮垮的系在身上,胸口大片的皮肤裸露出来,隐约可见殷红两点,妖媚的五官带着浅淡的笑意。柔若无骨的手指端着一杯茶,淡淡的清香萦绕于鼻尖。房间里的浓香已不在,而是换成了舒心淡雅的香味。

他端起茶杯正要喝口茶,敲门声响过三遍,只得放下茶杯起身去开门。门外一站一坐两个男人,容貌皆不俗,惊为天人。身子倚在门框上,眉梢轻轻挑起。“你可终于出门了,不然我还当你出家了呢。”

“怎么?可是你邀我来的。”北宸修轻笑,似是没看见眼前的春色,自顾自的进到房里。“不欢迎我?”

“我却是没想过你会应邀前来。”凤纾关了门,转身又倚倒在贵妃榻上。 “只怪某人太清心寡欲。”

“好了,不要嘴不饶人。”瞥了眼对面那人露出的春色,“希望我此次出来,不是只欣赏你的身体。”

“爷,是欣赏美貌。”身后靳如风纠正道,凤纾的眉毛顿时拧在了一起。

北宸修点头同意:“你说的对。”凤纾的眉毛更拧了。

“行了行了,我怕了你们还不行吗?不要一见面就来调侃我。”凤纾举手投降,话虽如此,总归是觉得不自在,坐起身拢起了衣服。

“竟然害羞了。”北宸修觉得奇怪,靳如风也是如此。凤纾一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,以往被他和如风调侃之时,完全欣然接受然后我行我素。如今这又是怎么了?对上两人诧异的目光,凤纾面不改色心里却复杂的很。

他方才一瞬间忽然想起来,一直以来和那女人见面,他似乎也是这样来着。那女人却是面不改色,视若无物。现在想来,他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女人了。

“既然你来了,正好有东西给你瞧瞧。”起身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了那枚苏九送给他的罂粟令。

“罂粟令。”靳如风开口,接在手里仔细看了看,脸色微微凝重。“爷,这是真的。”北宸修目光平静的看向凤纾,无声的透着询问之意。

血罂粟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组织,在三年前改了名并且迅速名声大噪,甚至可与江湖上第一杀手组织暗堂媲美。罂粟令更是只有耳闻却无人见过。纵使是他,对血罂粟掌握的情报也是少之又少。他也着实不明白,凤纾手上怎么突然会有罂粟令。

凤纾玩味一笑,玉制的茶盏在指尖旋转。“我说我帮了一个小忙,别人送给我的,你们信吗?”

“小忙?”靳如风疑问,目光怀疑。罂粟令岂是随便就可以得到的。血罂粟的主子行踪不定,无人见过其真容,更别提罂粟令了。不过手中的罂粟令又不像是假的,而且凤纾不会拿这事开玩笑。

“是啊。很微不足道的一点忙。”想到那人那日担心的表情,其实他也复杂的很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是有多傻才会觉得他会被被暗算而送出这枚令牌。

“谁给你的?”北宸修倒没那么多的怀疑,直接问了出来,冰蓝的眼里微闪着光。

凤纾正要开口,门却在这时直接从外面被推开了,准确的说,是被踹开的。很大声的“砰”的一下摔在了一起,两扇门似乎都摇摇欲坠起来。靳如风反手收了罂粟令,转头看向门口,目光警惕。

凤纾见怪不怪的斜倚在榻上,向门口抬了抬下巴,勾唇一笑:“就是她。杜子苏。”

苏九则楞在了门口。她没想到凤纾今天会有另外的客人,菡香没在柜台那里,所以她就直接上来了,像往常那样直接推开了门。怔愣之后很快反应过来,急忙收手。“我没想到会有别人在这,我先走,你们继续聊。”

“没事,进来吧。”凤纾笑道,苏九迟疑了一下,慢慢走进来。其实她挺尴尬的,凤纾也就罢了,在两个陌生人面前举止粗鲁,想想心里还是有点那啥。

气氛莫名有些诡异,几人没有注意到北宸修微含惊讶的目光。这个声音…随即轻轻笑起来。

这算是缘分吗?

苏九看过来的时候,北宸修已经恢复如初。所以她没有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异常。男人带着面具,不过露出的嘴唇形状却非常好看。最重要的是,这个男人的发色和眸色竟然是莹蓝色。

眼里飘过一抹惊艳,她还没见过把蓝色衬得如此好看的人。相比于凤纾的媚,他身上则多了一些淡雅出尘的气质。虽然看多了凤纾,可是再看到一个这样完美的男人,苏九还是觉得惊艳。这男人给人的感觉很舒服。不过却又像一把未出鞘的宝剑,锋芒皆掩。

又多看了一眼男人,对上那莹蓝色的眼睛,笑道:“我是杜子苏,美人应该和你们说过。”

“杜子苏,你闭嘴。”凤纾喊了一声,不过看那两人忍笑的表情,就知道他们肯定听见了。“杜子苏。”

“美人,别害羞嘛。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的。”苏九挑眉轻笑,神情轻佻,有点像调戏良家妇男的流氓。北宸修倒是没什么表情,靳如风则是非常诧异的看向凤纾,眼里无声的说着什么。

凤纾被他看的不舒服,又没法说什么,只好看着对面那人。“好了,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?”

苏九多看了凤纾好几眼,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看了好一会儿,她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同。“美人,今天怎么舍得穿上衣服了?”旁边两人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凤纾恼怒的瞪了她一眼,“杜子苏,你还能给我留点颜面吗?”目光瞥向旁边两人,意思很清楚。

“真是对不起,美人。”话虽如此,脸上却完全没有歉意。

凤纾完败。内心泪流满面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