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40章 相见,若不相识——下

第40章 相见,若不相识——下

目录

苏九顾自坐下,与北宸修的距离近了些。所以北宸修很清楚的闻见女子身上飘过来的酒香,不禁暗笑。

这女人还是那么爱喝酒。许久不见,身上的酒香愈发浓郁了。想来这么长时间必是没断过酒。本以为可能再不会相见,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。

“杜姑娘喜欢喝酒?”他主动开口,倒是让一旁的凤纾与靳如风非常惊讶。

苏九也有些惊讶。毕竟她不认识这人。不过还是回答道:“不经常喝。”看到男人眼里的笑意,苏九摸摸鼻子。难道让她说她嗜酒成性吗?她才不要。“对了,你是外地来的吗?我倒是从未见过你。”

凤纾中途打断她的话,“杜子苏,他是我挚友。难得来一次,你亲自下厨做几个菜让他尝尝如何?”苏九狐疑的看他一眼,还是起身出门去了。

“她…竟然……”靳如风没想过自己会有说不出话的一天。或者说他不知道该如何说。

凤纾抿了口茶道:“她是一家酒楼老板的女儿,对厨艺很是精深。不过三年前重病导致失忆。”

“你确定她不是故意的?”靳如风皱眉。虽然这几年城中鲜有传闻,但关于爷的传闻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。即便是外乡人,见到爷的样貌也会有所怀疑。这个杜子苏反应却这么平静。

凤纾皱眉,不悦的看着靳如风。“如风,我不准你怀疑她。”

“你不会看上她了吧?”靳如风挑眉。

凤纾笑容妖娆,身子一软倒在贵妃榻上,指尖抚过眉眼,带着点冷意。“虽然我也看她不顺眼,但是我不允许有人怀疑她。”

“因为什么?”靳如风不愿意这么轻易放过可疑的人,继续追问道。

“好了。”北宸修出口阻止。“如风,不要多疑。”

“王爷,这并没有什么不好。”

“再说下去,他就该发火了。”看着一脸不悦的凤纾,靳如风只好闭了嘴。“你们有什么交易?”北宸修转动轮椅滑到桌子旁边,动手倒了杯茶。眼里划过一抹惊奇,若有所思的看向贵妃榻上的男人。

“阿七,你不是向来喜欢毛尖吗?怎么改成了这种花茶。”靳如风这才留意到,房间里包括那人身上一如既往的浓烈香味不见了,神色也愈发好奇。

“杜子苏说浓香伤身,喝这种花茶也可以养身。”凤纾并没有什么不自在,直接对两人说了出来。“因为我和她打赌输了。至于交易……”眼里的笑意多了几分。“她要我全部产业的三成利润。”

“狮子大开口啊!”靳如风挑眉,“你答应了?”凤纾点头,靳如风又一次惊讶。一向难说话的璃王殿下,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。

“相信我,杜子苏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。”虽然那女人有时候很气人,但凤纾对她更多的是欣赏,“她的专注力只放在她想做的事上。这也是她吃亏的地方。在邺城,天子脚下,谁不是刻意探听消息。唯有她不会。”

“所以她才会把罂粟令送给你。”凤纾点头。北宸修轻笑,这像是她会做出来的事情。

“所以你让她做菜,是需要我们帮你刁难她吗?”靳如风笑着说。

“刁难?”凤纾眉毛一挑。“恐怕你们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。只是免费让你们吃顿饭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,你是借着我们,想吃她做的菜。”北宸修笑意不减:“阿七。你是没吃过吧?”

脸色有些不自然,凤纾轻咳一声,移开了目光。“尝倒是尝过,不过是她的徒弟做的。没有钱她是不会亲自动手的。就连我也不例外。”

“连你的面子都不给!”靳如风很不给面子的笑出来。“我真是太喜欢她了。”相较于为难杜子苏,靳如风更喜欢看到杜子苏为难凤纾。

凤纾白了他一眼,叹道:“虽然她很可气,但是和她合作只有好处。她可以说是一个经商天才。”想起自己名下和杜子苏合作的哪些产业,这段时间以来进账的银子数目不在少数。不过可恨的是,他要分给她三成的利润。小酒楼老板的女儿,要那么多钱到底干嘛。

仔细看着凤纾脸上类似于又爱又恨的神色,北宸修感叹一句:“看来她很不简单啊。”连阿七也叹为观止的经商天赋,那些烟花以及天灯。不过,他暂时不想将这个发现告于阿七,就让他继续追查下去好了。

北宸修神情浅淡,凤纾还在心疼那三成的利润,完全没意识到他的好友打算让他做白活。几人在房间里说着话,杜苏九在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。

看在那个面具男的份上,她就不计较这次白白下厨了。不过那两个人也不知是何身份,与凤纾关系不错的话,也可能是哪位达官贵人。凤纾那家伙想必会把自己和他的交易悉数告知那两个人。为了不让那两人轻视她,要让他们明白,她是有这样的资本的。

两炷香之后,在明寺和于京的协助下,苏九完成了四菜一汤,包括那个已经成为神仙居招牌菜之一的“三不粘”。除此之外,还有东坡肘子,狮子头,西湖醋鱼,以及罗宋汤。她不信这些菜,搞定不了那两个人。

将所有的菜摆上托盘,苏九擦了擦汗,带着五个伙计上楼了,这次很礼貌的敲了敲门之后,才打开门走进去,“好了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凤纾看着伙计将一个个菜摆上,眼里兴奋起来,起身坐到了桌子旁。“你亲手做的吧。”

“不然呢。”苏九白他一眼,几个伙计退下将门带上。将菜名一一报出来,苏九看向那两个男人。“两位,请品尝。”眼睛停在男人莹蓝的头发上,眸子飘过什么,又很快掩在了眼底深处。

“杜子苏,你看他做什么?”顺着苏九的目光看到北宸修,凤纾促狭一笑。

“因为他很养眼。”苏九实话实说,靳如风本来有些紧张,也被他这句话憋笑憋的差点内伤。他们家爷,的确非常养眼。

凤纾拿筷子的手一顿,看了眼神色平静的某人,很快就回复了正常。“是吗?那你想知道他是谁吗”

“我为什么要知道?”苏九反问,皱眉看向了旁边两人。“两位很有名?”意思就是有名她就要知道。

“你不想知道就算了。”凤纾在一旁岔开了话题,有点欲盖弥彰。苏九看他一眼,并没有说什么。三个男人相继拿起了筷子开始吃菜。苏九在一旁看的很专心,可三个人都是面无表情,她也猜不透他们的想法。

“怎么样?”忍不住开口问。

三个人沉默着,还是凤纾先打破了沉默,带着浓浓的惊奇。“你在菜里面加了什么吗?”

“味道很独特。”北宸修也开口,嘴角带了些笑意。身旁的靳如风也点了点头。

虽然这女人让人觉得很可疑,但不可否认的是,她的厨艺,真的是如阿七说的那样,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。反而让人惊讶于她的手艺。“很不错。”

“明寺做的菜并没有这种味道。”凤纾百思不得其解。

苏九微笑着伸了伸手,“你想知道?”语音一转笑容更大了。“可我偏不告诉你。”

“我觉得像一种香料。”北宸修放下手里的筷子,仔细的轻嗅菜的香气。一种很特别的香味,那是他不曾闻过的味道。“可是秘方?”

“反正你们知道了也没有用处。”明显是不想说出来,转而问起另一件事:“美食赛你有何想说的?”

“不是有你在吗?”凤纾表情无所谓,一副有你万事安的态度。。

“你若想反悔,我乐意奉陪。”双眼微眯,有些不悦。

凤纾不紧不慢的吃着菜,让杜苏九直想将这些菜扫落在地上,可是又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花时间做的,只好看着凤纾,纠结的要命。看着杜苏九隐忍的目光,凤纾微微一笑,“你生气了。”眉眼飞扬。

苏九一窒,有点想动手将面前这人拍死。北宸修目光平静扫了一眼凤纾,便没有什么了。靳如风则是兴趣多多的看着两人,当然主要是看杜子苏。凤纾太奇怪了,虽然他说和这女人有点小过节,但他这样故意,竟只是单纯的让人家生气。他何时变得这么善良了!!看向杜苏九的目光充满了探究。

这个杜子苏太有意思了。

苏九皱着眉头看向靳如风。“请问你看够了没有?”她最是讨厌别人把她当物品一样观看。

“在下只是对杜小姐很好奇,并无其他意思。” 靳如风很没有诚意的说。

“杜子苏,你真的生气了?”凤纾仍然纠结在苏九到底有没有生气的这个问题上,妖媚的眉眼闪闪发光。从第一次见面至今,这女人冲动暴躁都表现过了,就是没有生气。反倒是他经常被气到。

“生气?”苏九轻哼了一声,神情自然。“不至于。至于美食赛,你不担心,我担心什么!”笑意满满,坐在北宸修身边,“兄台,问你件事?”手臂圈住北宸修的肩膀,一副哥俩好的态度。

身后靳如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,凤纾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。今天是天上下红雨了吗?一个个的都不正常。最大的反常就是眼前这位了。

他们等着北宸修生气或者什么的。只是出人意外的,北宸修是说话了,说的却是“请问?”语气堪比温柔。

苏九嘿嘿一笑,不怀好意的盯着对面的凤纾:“美人他怕你吗?”凤纾一瞬间感觉就不好了。

这是一个人欺负他还不够,想再拉个人一起欺负他。

莹蓝色的眸子看着脸边少女的容颜,酒香味浓郁,北宸修笑意更深。“可以说,很怕。”

两人凑的很近,所以苏九可以很清晰的在男人瞳孔中看到自己的身影。眼神深邃闪亮,如同聚集了所有繁星,苏九不由得看出神了。

放在腿上地手指动了动,马上就要伸到身上斜挎着的包里的时候,苏九忽然回过了神,伸手凑到男人眼边,还没摸到就尴尬的收回了手。“哈哈…走神了。”苏九很尴尬。看一个男人看得出神,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。

她的动作太明显,对面两人都看到了,都不由得猜测,这人方才想从那个布包里拿出什么。

靳如风离她最近,目光狐疑地打量那个小包,眉头轻皱。两掌长短的布包,没有鼓起,放把匕首都不可能。除了菜香以及她身上的酒香,也没有其他的气味,这个布包能装什么?

凤纾说她就是一个普通酒楼老板的女儿。前些年的生意还可以,足以让这位杜小姐过得比寻常人好。可是,自她病重痊愈以后,不仅精通厨艺,还变得嗜酒。想到病重,靳如风目光一闪。“听说杜小姐曾经病重?”

“是啊。”苏九收回手,扭头看他,神色淡定,不过心里不平静了。这男人怎么回事,感觉一直在处处针对她。按道理说,他们是第一次见面,一定不认识,她也没做什么让人怀疑的举动吧。除了刚才。但这男人就像和她有仇似的,非要挑出她的错处来。

瞥了眼身旁的银发男人一眼,不会这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吧。两人的目光对上,男人眼里涌出一抹笑意,苏九不自在的移开了。还是感觉尴尬。

靳如风神情如常:“听说杜小姐病愈之前,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深闺小姐。”

苏九瞥了眼凤纾,后者不自然的移开目光。“看来这位公子一定非富即贵,否则又怎么不了解,普通百姓为了生存,会发生多大的转变。”靳如风神色微冷。

“杜子苏,如风他没别的意思。”凤纾有些急。杜子苏可不会拳脚功夫,惹恼了如风,可有她好受的。苏九不说话,靳如风也不说。房间一瞬间陷入了沉默。

外面的天忽然暗下来,急速的风呼啸着刮过房间的窗口,呜呜作响;刮过被阳光晒得萎焉的枝叶,使叶片飒飒作响,山雨欲来的劲头。

看着外面急速变化着的天,苏九心里划过一抹担忧。再不回去,杜峰恐怕要担心了。起身整理衣服,“要下雨了,我先走了。”扭头看着北宸修,“下次还能见面的话,记得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等到北宸修轻轻点头,苏九微微一笑,快步走出房间。

“杜子苏……”凤纾唤她,那人却像是没听见似的,匆匆忙忙的就走了。“她应该是怕她爹担心她。”冲着两人解释一番。

北宸修就像没听见似的,看着眼前的菜若有所思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