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41章 假装,公主有请——上

第41章 假装,公主有请——上

目录

今年的雨水似乎特别多,早春至这七月份,洋洋洒洒的已经下了十几场雨,或大或小。但于这燥热的天气而言,干燥的土地得到雨水的滋润,萎焉的叶片受到雨水的清洗,热得发烫的街道受到雨水的冲击,一股清凉的气息弥漫,暑气消减,不可谓不舒服。

苏九一大早在床上悠悠转醒,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风的呼啸声,风击打窗纱的声音,树叶的婆娑声,想到自己来这三年多的经历,恍若梦中一般。

这三年来真的与曾经的她很不一样。但是她喜欢这样的转变。想大声笑就大声笑,谁欺负她就欺负回去。重要的是,还有一个疼爱她的父亲。

起身披了件外衣,走到窗前将窗子打开了一点,一股冷风带着湿气扑面而来,苏九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。看着外面的风风雨雨,天空中惊雷乍响,紫蓝色的闪电弧让人看了心中发慌。她却莫名的想起了上次那个男人。

那无疑是个完美犹如谪仙的人。可是,就如罂粟花,越美丽的东西越有毒,却偏偏让人不能自拔。这几天,她反反复复的想起那个男人,想起那人的银发蓝瞳。她自己清楚,这种情况无关情爱。

是中了剧毒吗?不由得猜测起来。古籍记载,中了剧毒的确有可能会改变身体情况。中剧毒而不死,一定花费了大量的珍稀药物来压制毒素。美人与那人是挚交。难道,美人挣那么多银子就是为了给他的好朋友治病。

看到那种奇难杂症,她很是手痒好吧。

或许,她可以做点什么。

苏九跃跃欲试,不过想起那男人身边的另一个叫靳如风的,又有些泄气和犹豫。

靳如风那么针对她,怀疑她。虽然可能是因为那个银发男人。但是如果她再做什么违背常理的事,能否安好真的是一个难题。

思绪百转千回,苏九不再多想。看那个男人似乎挺好相处的,时间长了她的机会不就来了吗?这样想着,心情一瞬间轻松很多。

眼中映显窗外的雨幕,或许是受雨天的影响,苏九觉得自己有些多愁善感。今年雨水特别多,这么大的雨,不知道秀儿还好吗?这儿没有人可以照顾她,只好让杜三把她送回娘家。有李婶在,也放心些。

又紧了紧衣服,苏九扭身坐在窗边,透过微开的窗子看着外面。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间。想着以前的事,想着这三年多年的经历,不知不觉就弯起了眉眼。

这样也不错呢。或许,和杜峰住到乡下去也未尝不可。前世,爷爷奶奶因为年纪大了,放下了手中的工作,放弃了他们的事业,住到乡下去。她记得,奶奶种了一片菜地,地里长满了各种时令蔬菜,她去看他们的时候,奶奶就从菜地里摘些新鲜的菜,或炒,或煮,或蒸,味道新鲜纯美。

那样悠闲的生活,她曾经羡慕过。现如今,除了一点点让人头疼的小事,她也算实现了吧。

又忽然想起美食大赛的事,脑袋不由得一个头两个大。凤纾那个家伙是不会插手了,完全把锅丢给了她。不过当初她既然说了那样的话,就一定要完成的漂亮一点。过程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。她该想想用什么菜品去参加比赛了。这样一想,美人似乎没和她说过关于美食赛的具体事宜,找时间还要去找那家伙商量商量。

唉…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整个身子蜷缩在椅子上。好多事,好烦啊。

有时候她也会想,既然都是要穿,为什么她就不能厉害一点,像女尊小说里的那样。虽然普通百姓没有什么不好。但有时候就是忍不住去想,如果她是什么宰相千金,公主殿下什么的,手中有一点点生杀予夺的权利,不必为生计发愁,不必担心明天店里是不是会有人来捣乱。或许相应的,她要担心更多的人害她。

但是很酷啊,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。那才是女主角该干的事吧。

苏九不由得浮想联翩,不过和眼下相比,似乎当个普通老百姓更好一些。耳边听见朦胧雨声里传来的杜峰的声音,嘴角弯了起来,更何况,有杜峰这样疼爱女儿,疼到骨子里的爹,她就更珍惜现在的生活了。

目光向下看去,正看到杜峰从前厅撑着伞向她这边走来。透过雨幕,她也看不清杜峰的表情,但直觉告诉她,似乎有不好的事情,至少对杜峰来说。

开了门走出去,杜峰正好收伞向上走,看见她就停住不动了。脸上表情潮湿,苏九将其理解为担心。

“爹,怎么了?”看着杜峰脸上显而易见的忧色,心里皱起了眉,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。“爹…”

杜峰站在楼梯末尾,身后风雨交加,打湿了他的衣服,他就像全然没有感觉似的。苏九看了着急,走下楼打算拉他上来。就听到他说:“子苏,你告诉爹,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事啊?”语气沉重。

“什么!!”苏九一脸的莫名其妙。她还没有开始惹事情好吧!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有人来找她兴师问罪了,可她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呢。“爹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杜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才叹着气说:“宫里来人说是公主来请你过府一聚,人现在就在前厅等着呢。”一口气说完,人似乎又苍老几分。

苏九这会儿明白了。她爹估计这是要等她承认惹事之后,帮她收拾东西跑路呢。不想再让杜峰担心,苏九笑着拉住他的手:“爹,你放心,我没得罪公主,不会有事的。再说你怎么不想着,或许是公主听说我做的菜好吃,找我去做菜的呢。”

为了安慰杜峰,苏九可什么都敢说。虽然她对那个公主完全不了解,但对于杜峰而言就不同了,只能说就是这么凑巧,偏偏让苏九歪打正着说了个准。

长公主喜好美食,在邺城里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为了美食特地将厨子招进宫里的事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若是她真的是听说女儿做的菜好吃,将她召进宫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这样一想,杜峰的神情安定了不少,甚至还嘱咐起苏九来:“你到了那儿以后,要好好的做菜,让公主满意,千万别惹恼了她。”

杜苏九不知道杜峰内心里到底想了些什么,但是看他态度转变的这么快,也不再担心了,自己也放下了心,于是笑着点了点头应下了:“知道了,爹。我换身衣服,马上就去。”

“好,那爹先回去了。”心情放松,杜峰撑开伞又走回前厅。

“杜老板,少掌柜何时出来?奴婢已经等候多时了。”杜苏九换好衣服走到前厅的时候,正巧听见这一清俏的声音,竟有些熟悉之感。穿过小门,抬头看过去时,心里难免一惊。竟然是那天的那个婢女,华光。

看到杜苏九出来,华光笑了笑走近几步。“少掌柜,些许日子不见,依旧风采依旧呢。”

“北阳是公主!”她虽然知道北阳是女扮男装,但怎么也没想到,她的真实身份竟然是公主。这样一来,北阳也是个假名了。那现在来找她,是要为她那日的出言不逊来找她算账的吗?

“是,殿下是当今圣上的胞妹,禾安公主。”即便苏九是普通百姓。华光的态度也是谦恭有礼。

原来就是那个冲冠一怒为美食的北宸希啊!苏九心里轻笑,面上也好看了些。“公主找民女所为何事?”

“这个奴婢不便细说,少掌柜到了便知。门外有马车侯着,请少掌柜走一趟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苏九点头,而后看向身后的杜峰,林生他们。“爹,我走了。林生,你们照顾好我爹。”

“小姐放心就是。”几个伙计都很高兴。能被禾安公主邀请,无疑是很大的荣光。

苏九点点头,抬步向外走,华光从容跟在一旁,等她走到门口便立即撑起一把伞,将她护到马车旁,杜苏九踩着杌凳上了马车,她也收起伞坐了进去。“走吧。”

马车颤动了一下,就平稳前进了。车里铺了厚厚的毛毯,不至于让人感到不舒服。还有一张小桌子,放了一些新鲜水果还有茶水。华光沏了杯茶放到杜苏九面前,“少掌柜喝杯茶吧,”

“有劳。”接在手里只放在鼻下嗅了嗅,并没有喝。以前看电视小说,觉得那些坐马车的一定非常舒服,可是现在她坐在马车里,却觉得有些不舒服。铺了再厚的毛毯,马车行驶时的晃动也不可能完全消除,有种晕车晕船的感觉。而且,对面坐着一个人却相对无言,实在是无聊透了。

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,以及车顶雨砸落时的声音,有些出神。连对面的华光喊了她好几声都没有听见。直到华光伸手碰了碰她,她才回过神。

“抱歉,我走神了。”歉意的笑笑。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少掌柜若是累了,可以休息一会。”

“无碍。”摇了摇头,心里琢磨着,按照那天公主的表现,应该不难相处吧,有一些娇气,还没达到刁蛮的程度。她稍稍注意一下,应该就没事了。

“公主很好相处。”华光无来由的说了一句。苏九反应过来,笑着点了点头。华光也报之一笑。“那天的事情,还望少掌柜不要介意才是。”

苏九避而不答:“华光姑娘言重了。我感激公主的相助。”毕竟见义勇为绝非易事。

华光见她如此,心知她还是介意,忍不住多说几句:“那天少掌柜的确生气了,奴婢看得出来。但公主她其实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因为美食赛至关重要,少掌柜却拒绝了,所以公主她………”

“我明白,但对于我,没有那么重要。”话音刚落,马车就停了下来。华光笑笑,先下了马车,撑着伞等苏九下来,护着她走到屋檐下。

看着眼前的庭院,杜苏九能感觉到这位禾安公主到底是有多受宠。虽然她对于宫里的规矩完全不明白。但是她知道,公主一般未出嫁之前,是不能住在宫外的。这位禾安公主,却在宫外有个单独的庭院,而且……,目光看向大门边的一排侍卫,还是由大内侍卫看守。

“少掌柜这边请。”华光走在前面,带着杜苏九走进门。进了大门,穿过一条曲折蜿蜒的回廊,所过之处,假山流水,美景目不暇接,湖上小亭,无一不精致小巧,处处透着贵气。一路过来,碰到的仆人婢女也全都是教导有方,见到华光,全都恭恭敬敬的弯腰行礼。“见过华光姑娘。”

杜苏九不由得感叹,皇亲贵冑果然不一样,连住的地方都是这么的精致,低调中透着奢华,这才是真正的贵族气派。华光一边在前面带路,一边为杜苏九介绍着。“这是公主在宫外的别院,平日里公主会出宫小住几日,有时候也会邀请一些贵女到这里吟诗赏花,或者做一些别的小游戏。”

苏九敏感的觉察到不寻常:“今天公主有邀请别人?”

“是,公主邀请了林小姐。”华光从容回答。

“林小姐?”皱眉。不会是那个林小姐吧?

看到杜苏九这种表情,华光有些惊讶,误以为苏九不知道。随即又想到这样很是失礼,收回了目光。“林小姐是当朝丞相的孙女,林家嫡小姐。”

林清姿吗!苏九轻笑:“身份的确尊贵。”她也该想到的,林清姿那样的人物,与公主结交也是寻常?所以今天这是要借这位公主的势,和她过上一手吗?苏九轻声问:“她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她倒是想要听听其他人对她有什么看法。

“林小姐闺名清姿,是北青第一美女,第一才女,也是第一商女。”寥寥几句,说尽了那位林小姐的好。华光虽然这样说,苏九却感觉到她语气中的一丝不喜。

看来这位公主身边首席侍女并不怎么喜欢那位林小姐吗?苏九笑意加深:“是吗?那我倒想会一会她。”华光狐疑的转头看了一下。

是她听错了吗?她怎么听出了一丝兴奋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