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42章 假装,公主有请——下

第42章 假装,公主有请——下

目录

苏九心里想着事,就没有开口说话。走在前面的华光,以为杜苏九不了解,又详细介绍起来。

“林丞相在朝为官多年,膝下有两子一女,大老爷林光凛是镇守边关的将军;二老爷林光锦是一位商人;三女林光兰已经外嫁凤阳郡路家。林二爷膝下有一子一女,便是这林小姐。林小姐经商有道,十三岁便接手了林二爷的生意。短短三年内,将林家的生意扩大了一倍,遍布大陆四国。故被称为“北青第一商女”。”

“是吗?”苏九听的漫不经心,这些她是知晓的,先前百晓生已经调查过了。“那她嫁人了吗?”

华光忍不住轻笑出声。“少掌柜当真不知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她还漏掉了什么吗?

华光轻笑道:“邺城的百姓都知道,北青第一美女林清姿十八未嫁,等的就是当今圣上的九皇叔,定王。”

这个她倒是真的不知。不过,可以利用的啊。林清姿想嫁那个九皇叔,那就让她嫁不得。眼中有冷意一闪而过。“那个九皇叔很厉害?”这又是那号人物?

“当然。”提起那个九皇叔,华光眼里满是崇敬,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挺直了。“定王爷当年是北青赫赫有名的“战神”,战无不克,攻无不胜。简直就是神话一般的存在。只可惜……”脸上迅速划过一抹黯淡。

杜苏九没有仔细听,所以她不知道,华光嘴里说的最后几句话:“只可惜,王爷受了重伤,发色和瞳色都变了。一直深居简出,很少出府了。”

若是苏九听见,她不久以后,一定不会去招惹那个男人。一定不会。

可惜的是,她现在只顾着思考如何让林清姿嫁不得那个定王爷。若她听见,一定会联想到神仙居曾见过的那个男人。可惜世上没有如果。

跟着华光继续向前走,又拐过一个墙角,临湖而建的庭院,在雨中恍若一副画卷。豆大的雨点砸落在湖面上,溅起一个一个或深或浅的漩涡。雨雾升起,朦胧了视线。苏九还是看见了湖心小亭中隐约可见的两道身影。这边屋檐下站着青尔,见她过来。脸色几不可察的一变。杜子苏!

苏九笑着对她点头,怎么说这也是个忠心的丫头。撑着伞走向亭子,苏九的目光首先看向了那抹紫色的身影,才转向另一边暖黄色的身影。

正是那日的北阳。只不过换回了女装,少女的天真烂漫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来之前华光已经教过她如何行礼,所以此刻苏九弯腰规规矩矩的行礼。“民女杜子苏,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
“奴婢见过公主,见过林小姐。”

“杜子苏,你何时变得这么有礼了?”北宸希有些不满的声音。

“杜小姐,禾安一向不喜欢这些规矩,你也不要太多礼了。”如百灵鸟一般清脆悦耳,带着一些温软。若是男子听了,也生不出任何不喜的心思。

看来林清姿和这公主关系不是一般的亲密啊。苏九慢慢起身,脸上的笑容称得上灿烂。“林小姐说笑了,尊卑有序,民女不敢逾矩。”

身后的华光脸色微怔,不明白杜子苏为什么针对林小姐。虽然话语很平常,但她就是感觉到了。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前面的女子。

林清姿转过身,即便苏九不是第一次见她,也不得不承认,面对这样的一张脸,谁都会喜欢的。

巴掌大的小脸,柳叶眉下一双水眸会说话似的,透着一点妩媚,透着一点慵懒,樱唇不点而朱,微微抿着,带着温柔的笑意。看着别人的时候,让人以为你就是她的全世界似的。最完美的画中仙。

“杜小姐,神交已久,奈何今日才得以相见。”林清姿口吻可惜,心里却是冷笑连连。

她已经确定这个杜子苏不简单。花重金聘请的杀手竟然无功而返。要么是这位杜小姐身怀绝技,要么就是她身边有高人相助。但无论哪一种,都只能证明这个杜子苏不是个好招惹的。

“久仰林小姐大名。”嘴角勾起一抹邪笑。“同做酒楼生意,日后可要多多照拂。”

“杜小姐客气了。”林清姿温柔低头浅笑。

两个人都是话不由衷,暗地里较着劲。一边以为被两人忽视的北宸希,瞪着眼站到两人面前。“你们两个,不要这么无视本公主啊。”

“又耍小孩子脾气了。”林清姿一脸无奈的看着她,“我与杜小姐一见如故,多聊几句都不行吗?”微微带了些抱怨。北宸希明显是吃这一套的。

“林姐姐,一个人很无聊啊。”嘟着嘴不满道。

“好了好了,那我不说了,陪你说话可好?”林清姿拉着北宸希的双手,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。

看着眼前一副姐妹情深的情景,苏九不由得佩服起林清姿来。一个皇亲国戚,都能被她玩弄于股掌吃的死死的。看来以后,她真的有得玩了。

两人上演着姐妹情深的情景剧,杜苏九被晾在一旁,也没有觉得丝毫的不自在。华光站在她身旁,看了眼公主,又看向杜子苏,心里叹息一声。

林清姿眼角余光看到杜苏九完全不介意的神情,心里冷哼一声,脸上却带着温柔的笑意。“杜小姐,站了那么久,坐一会吧。”又佯装恼怒的看向北宸希:“杜小姐是你邀请来的,不理会人家又是怎么个意思?”

北宸希这才反应过来,杜苏九一直站着呢,“还是林姐姐你细心。”一脸抱歉的看着她。“看我,竟然都没注意到。”走过去拉着杜苏九的手。“坐下喝杯茶。”

“公主殿下,民女有话直说了。如果公主殿下找民女没有事,民女想先告退。”不着痕迹地挣开了自己的手。她可没兴趣在这看情景剧。

北宸希首先不是计较杜苏九的无礼,而是看向了她的手,皱眉道:“你的手,好粗糙。一点儿都不舒服。”这话任谁听了,都不会高兴的。

华光的脸色一变,下意识的看向了杜苏九。即使她知道公主真的是无心之语,心里却是抱怨道,公主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哪家女子经得起你这么说。“杜小姐…”想说点什么,却又找不到话说。

意外的,苏九却很平静。只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,真的惹怒她的人,再也不会得到她的原谅。让她生气的人,只会得到她的冷淡。“民女需要在店里,日子久了,自然手糙。”

“林姐姐也经商,她的手就比你的手舒服。”北宸希下意识的说道。说完以后,看着华光紧张的目光,与杜苏九冷掉的脸色,这次是真的反应过来了,心里一阵后悔。“杜子苏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民女家境寻常,比不得林小姐身娇肉贵,更比不得公主金枝玉叶,千金之躯。民女的手太粗糙让公主不舒服了,实在是天大的罪过。”退后几步出了亭子,身上薄薄的布料立即被打湿了。竟然膝盖一弯,跪在了雨水里。“请公主恕罪。”

“杜小姐,你这是做什么?快起来。”华光着急的走上前,她明白,杜子苏这一跪,算是彻底划清了界限。以后任凭公主做些什么,也只会招来眼前这女子的冷眼相观,不会让她的心撼动半分。华光明白,林清姿也明白,眼中的笑容更为明媚起来。

她们明白,可禾安不明白。她只知道,杜子苏生气了,因为自己方才说过的那些话。“杜子苏你快起来,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。”说着就要走进雨里,却被身后的林清姿拉住了,转头看她。“林姐姐……”

“你是公主,若是生了病,杜小姐会自责的。”林清姿柔声劝慰她,心里却是得意非凡。

“可是,杜子苏她……”北宸希担心的看着仍在淋雨的苏九。林清姿对着华光使了个眼色,旁边的华光叹了一口气,走进雨幕里。

“杜小姐,起来吧。得了伤寒就不好了。”

“多谢华光姑娘,多谢公主。”避开华光伸过来的手,站起身,站得离华光也远了些。

“杜子苏,你不要生我的气,好不好?”北宸希走上前道歉,满脸歉疚。

“民女不敢。”北宸希上前一步,杜苏九就退一步。眼看着又要走到雨里去,北宸希迫不得已停下,委屈的看着一脸冷漠的杜苏九,被看得人,如同没看见一般。

“禾安,杜小姐淋了雨,不妨让她回去,换身干净的衣服吧。染了风寒就不好了。”林清姿道,一脸的关心之色,北宸希立即点了点头。

“杜子苏,你赶紧先回去,不要生病了。华光,送杜子苏回去。”

华光伸手要去扶,却被杜苏九避开了。“华光姑娘身为公主的贴身婢女,民女不敢劳烦。路不远,民女自己可以走回去。”又弯腰一拜。“民女告退。”抬起头目光扫了一眼北宸希身后的林清姿,转身走了。

看着杜苏九淋着雨走回去,华光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公主啊,这时候难道不是该留杜小姐在府里换身衣服,喝碗姜汤暖身子吗?

“林姐姐,你也先回去吧。”出了这么一件事,北宸希也没心思玩闹了,一脸的倦色。

“你真的没有事吗?”林清姿皱起秀眉,心里很不愿意承认,北宸希为那个女人伤神。那个女人,不能留。无论出于什么目的,她都必须死。

“当然啦。”灿烂一笑,只是却没什么精神。握着林清姿柔软白嫩的手,心里有点恍惚,马上就松开了,勉强笑了笑。“路上小心,华光,送林姐姐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你好好休息,改日我再来找你。”林清姿认真嘱咐着,转身走了。将林清姿送到到门口,看着她上了马车,华光才转身回去。走到湖边,看到北宸希还坐在那里,撑着伞走了过去。“公主…”

“林姐姐回去了?”并没有回头,而是看着不断溅起涟漪的湖面出神。

“已经走了。”

“杜子苏呢?”

“她…也走了。”这么大的雨走回去,一定会生病的吧。心急不免担忧起来。

北宸希难过起来,脑袋里不停的回想着方才杜苏九说过的话,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。“华光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我是不是被她讨厌了?”

“公主……”华光心里明白却不能对禾安细说。“公主以后,不要去找杜小姐了。”

“因为她讨厌我?”睁着泪眼朦胧的双眼。

“杜小姐她啊…”华光看向雨幕,目光慢慢的飘远,慢慢的似乎也带了些雾气。“她是一个奇特的人,奴婢感觉得到。你若是对她好一分,她会用十倍还你。若你惹怒了她,她就再也不会接纳你了。”

“是吗?”难过的低下了头。那么她就是永远不会被杜子苏接纳的人吧。她连华光都退避三分,对她就更没有好脸色了。想着杜子苏的那些话,心里慢慢有了决定。“华光,我想到一个办法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华光看着禾安异常灿烂的脸庞,心里不由得忧心起来。公主又想做什么?

而另一边,杜苏九离开了别苑,淋着雨走了一段路,到雨具店买了一把油伞。身上的衣服本来就薄,又被淋透了,一点寒气都挡不住。撑着伞走在雨里,风吹过来不由得打了个冷颤。回去以后,又要让杜峰担心了,苦笑一声。

身后有马蹄的哒哒声,苏九偏过头看过去,马车的窗帘被掀起,露出一张绝色容颜。那张脸上得意的笑容看着真碍眼。“杜子苏。”满意的看着她此时狼狈的样子。

“你以为你赢了?”苏九轻笑,语气张扬。“等着看吧,不久以后,我一定会笑着看你输得一败涂地。”区区一个公主又算得了什么,不过是个傻丫头,在她面前卖弄那所谓的姐妹情深,当真好笑。生意场上,她一定会让林清姿哭个畅快。

林清姿脸色一变,气愤的冷哼一声,高高在上的姿态。“不过是个低贱的丫头,也敢如此口出狂言。本小姐等着看,看谁会输得一败涂地。”车帘被放下,马车哒哒的又远去了。

苏九又站了一会,看着身上湿透的衣服,叹了口气。算了,先去凤纾那吧,至少先换身干净的衣服,否则一身湿衣服回去,杜峰一定会担心的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