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47章 阴谋,意外告白

第47章 阴谋,意外告白

目录

灾民陆陆续续的大量的涌来邺城。南城门外已经接连不断的,搭建了许许多多的帐篷。妇女,老人,孩子凑在一起,充满了生活气息,俨然就是一个小型的村庄。

苏九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,不止为应付那些灾民。那些灾民,除了身强体壮的男人,老人和孩子都或多或少的生着病。城里的大夫能找来的都来了。她不能让这些灾民,在有了暂时的家之后,还要面临疾病的困扰。而且这种情况,最容易滋生传染性流感,这放在古代,要是被认为是瘟疫,这些人通通都活不了。

她还要提防有人给她使绊子。不确定林清姿会不会做。除了她,自己还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。但是有些仇恨都是莫名其妙的,而且让人猝不及防。

现在在邺城最让人津津乐道的,就是林杜两家的小姐全力救助灾民的这件事。林家小姐林清姿在邺城里,自然早已是家喻户晓的。她的聪慧,她的美貌,她显赫的家世,还有最让人称颂的善心。

林清姿做这件事,几乎都被当成了理所当然。邺城里的百姓,都知道林家小姐心善。所以一直都默默无闻,最近才有些声名鹊起的杜子苏。反而成了邺城百姓最感兴趣的议论对象。

当林清姿听到这些的时候,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,美眸里近乎冰冷。杜子苏,你就这么想要出风头吗?

“夫人……”门外的丫鬟突然出声,随即一个美艳妇人,迈着莲步走了进来。林清姿见到她,脸上的冷意转变为委屈,那张脸也更楚楚动人了。

“娘……”委屈的唤了一声。

这美艳妇人,正是林清姿的娘,丞相林绪的二儿媳妇——金柳儿。林金氏并不是林二老爷的原配妻子,而是原配死后,由妾扶正的。深宅里的是是非非,谁也说不清楚。但林二老爷还有两房妾室,这么多年也各养了一个女儿。正室这个位子她做得稳稳当当,且甚得公公林绪的欢心。单就这手段,就无人能及。

她已经三十多岁,看起来却如二十出头的姑娘,想必也是林二老爷宠爱她的原因。

端详着女儿倾城的容貌,金柳儿是越看越满意。当今圣上登基年仍未立后,后宫里只有三妃一嫔,还有几位不得宠的贵人。如果女儿进了宫,凭她的才识,容貌,声望,必定能登上皇后的宝座。到那时候,她作为皇后娘娘的生母,不仅会声名大躁,而且谁还敢说她是继室。

她款款走近,女儿眼中的戾气,她看得分明,不由得皱起了眉。“娘和你说过,万事藏于心,不可显露于色。任何事,一旦被人看清心中所想,只会有大祸。”

“娘…”林清姿委屈的窝在母亲怀里,“实在是杜子苏那个贱丫头太可恨。”一想起杜子苏,就恨得牙痒痒。她忍了多少年,辛苦了多少年,才有了如今这样的名声。凭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丫头比了去。

金柳儿不赞同的皱着眉。“你是相府大小姐,身份尊贵无比,和一个丫头计较什么。”

“娘……”林清姿仍旧不甘心,委屈道:“你不知道最近那个杜子苏的风头有多盛,都已经完全压过我了。依女儿看,再过不久,邺城那还有林清姿,只会有杜子苏。”

“有这样的事…”金柳儿皱起了眉,她的女儿是万里挑一的,有人想比过她的女儿,纯属妄想。况且,她的女儿将来是要做皇后的,可不能被一个贱丫头压下去。

想到这里,拍了拍林清姿的手,美艳的脸上一派从容。“你放心,娘会帮你的。”心里暗自计较,那个叫杜子苏的,一再从女儿口中听到。无论那丫头如何,都该处理掉。眸中闪现两道寒光。

“谢谢娘。”林清姿开心的抱紧金柳儿的手臂。

金柳儿也弯起嘴角,不忘叮嘱道:“你要记住,你是相府的大小姐,身份尊贵。万万不可做有失身份之事。”

“女儿记得了。”

而另一边,苏九清点完物品,七七一起出门出发去南城门口,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一张笑得异常璀璨的脸,眉梢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。

那人穿着一身衣袍雪白,面如冠玉,长身而立犹如一副画卷。袖口、衣领处绣着精致的暗纹,看起来就像是显贵人家的少爷。那双眼睛温润,带着犹如孩童的懵懂眼神,让人拒绝不了。

看到苏九,那人笑得灿烂:“杜小姐,许久不见,在下特地来拜访你。”

苏九无奈了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她是真的怕了这人。每次来都是和她说一些有关医术之事。她就算喜欢也耐不住他这般说啊。

“你说在下可以来找你的。”付安皱起好看的眉,对于苏九前后不一致的话感到费解。

我那只是客套话,麻烦你不要当真好吗?苏九在心里咆哮,面上却一派淡然。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

付安挠挠头,有些害羞。“你不是在救济灾民吗?请了很多大夫。我想,我也可以帮忙。”

苏九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,最终点头:“那好吧。”转身就走,七七皱着眉看了跟在后面的付安一眼,“小姐,这个人武功了得。”

“你已经说过了。”苏九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,又说道:“他没有恶意,你不必担心。”

“属下只是觉得他来路不明。而且…居心不轨。”言语停顿了一下,苏九仔细想了一下,还真的觉得这人在她面前似乎就没正常过。只是那些…似乎不能称之为居心不轨吧。苏九回头去看,付安将两人的话听了个分明,此时见苏九回头看自己,不自然的扭过头避开了。

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付安也不知道脑袋里想了些什么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羞涩,竟然还红了。眼见着那两人越走越远,忙给自己打了打气,抬步追上去。一路上叽叽喳喳的,问个不停。

苏九就不明白了,一个男人怎么那么多话。凤纾那家伙平时话就已经够多,够让她烦心的了。没想到还有一个话比他更多的。不过把他当孩子来看的话,再一看,心里似乎舒服多了。

付安不知道杜苏九心里的转变,但看到她看自己时友好的目光,心里瞬间绽放了一朵又一朵的花,看向杜苏九的目光热切起来。慢慢的,和杜苏九说话,也不再那么羞涩了,反而带了些从容。

苏九心里奇怪,搞不懂付安的变化。

她上辈子可没谈过恋爱,连个喜欢的人都没有。说她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,那是完全有道理的。你让她揣测一个人,面对心上人时的心理,那是不可能的。她没谈过恋爱,自然也不懂得如何拒绝。更何况,这人她又不了解,谁知道这人的好坏。

所以,向来喜欢直接了当的做法的杜苏九,看着付安越来越灿烂的脸,直接说了一句。“付安,你最好不要喜欢我,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。”说她自作多情也罢,什么都好,但有些话要提前说明白。

付安的脸色直接一变,怔怔的看着杜苏九。许久,又笑了起来。“你没有喜欢的人,所以我还有机会。杜子苏,你不可能阻止一个人喜欢你。”

“我们不过只见过数次。”

“你要相信一见钟情。”自从第一次遇见杜子苏,他就知道,他无法抗拒眼前这个女孩。苏九皱眉,对于这种让自己深感无力的事,感到由衷的不喜欢。不再理会付安,带着七七走了。

七七瞧了眼身后远远跟着的付安,眸色竟有些复杂。“小姐,老爷似乎很喜欢他。”

苏九凉凉的看着他,笑得十分之灿烂。“七七,你是被我爹成功洗脑,准备对我倒戈相向了?”

七七低头认错:“属下不敢,也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行了,他如何与我们无关。”苏九不想继续说这个话题。付安是很优秀,但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她也没办法。而且最近杜峰给她说亲的势头越来越猛,她已经非常头疼了。要是真的和付安看对了眼,估计得逼着她一定要做个表率。

如果真的到了那时,恐怕已经没有她拒绝的余地了。想想就怵得慌,所以还是要从根本上杜绝一切可能性。

主仆两人加快步伐,身后的付安不紧不慢的跟着。三人竟然就这样到了南城门。

出了城,就看见五支排的长长的队伍。而在每支队伍的前头则都坐着一位大夫。或年长,或年少,神情认真的给每一个人诊治。为了预防有传染性的疾病,每隔五天这些灾民都要进行一次检查,以此确保没有生病。得了风寒之类的病,也都尽早的喝药。

“杜小姐,按你的吩咐,每个棚子也都…消毒了。”老大夫还不适应使用这个新词。但那天听杜苏九解释了一番,对它的意思倒是清楚了。“这是你给的方子,为了安全,还是交还给你。”

苏九点头,将方子拿在手里。“有生热病的人吗?”

“暂时没有。不过依照现在这种情况一直保持着,绝对不会有热病发生的。”老大夫肯定道。

“那就好。辛苦你们了。”苏九又看了眼队伍,心里终归是松了一口气。

“杜小姐一片善心,这也是造福百姓。我们又怎么会觉得辛苦呢。”老大夫看着苏九是越看越满意。对于这样直爽的丫头,心里很是欢喜。

“您可不要夸我,我会得意的。”心情轻松了,口头上就开起了玩笑。两人说笑间,手中的方子被人拿走,苏九吃了一惊,转头就看见了付安。七七身形一闪,将方子从付安手里夺了回来,交还给苏九。

“付安,你太过分了。”苏九眉眼稍冷。连带着旁边的老大夫眼中神色都变了。

虽然只是一瞬的时间,可付安还是看到了方子的一点内容。他没有问苏九,而且转头看着老者:“老先生,这张方子写得很好,是出自您之手吗?”

“老夫可不敢居功,是从古籍中抄录而来的。”老大夫笑呵呵的摸着胡子,只是言语之间不提苏九。“这位公子也识得药理?老夫倒是从未见过你。”

“晚辈近日才来到邺城。”付安拱手一拜,语气恭敬:“前辈博学多识,晚辈佩服。“

“行了。老夫还有事要忙,先走一步。”老大夫摸着自己的胡子走人了。临走前还以帮忙为由拉走了七七。七七本不想走,只是看到苏九的神色,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,还是跟着老大夫走了。

对上苏九略显疏离的目光,付安苦笑:“杜子苏,你不必提防我,我对你并无恶意。”目光真诚而又热烈。

苏九觉得自己的脸色现在一定很难看。“付安,你觉得我该相信你吗?”抢方子,不就是想从上面的内容看出点什么。那之后呢?

“我从不懂情爱。但是看见你,我第一感觉就是,我要你,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。”笑容温温的,语气也是温温的,看着杜子苏的目光,带着绵长的情意。

面对付安突如其来的告白,苏九只觉得很窝心。如果她现在是小说女主的话,这种情节无疑就是所有女主都会碰到的,桃花要泛滥的开始。

可是,她不需要桃花。

正要开口再次拒绝,付安已经预见了似的,抬手覆在她的唇上。付安苦笑:“我知道你又要拒绝我。但是杜子苏,喜欢你是我的事,即便你一次次拒绝也阻挡不了。”

“何必自讨苦吃。”苏九冷声。

“我甘之如饴。”笑容灿烂。

“我不喜欢死缠烂打。”

付安眉眼含笑,仿佛没听到:“以后唤你苏苏,你觉得如何。”没等苏九回答,他已经自行唤了一声“苏苏”。

苏九无奈至极。对于付安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态度不置可否。有些人不吃到苦头是不会放弃的。她现在也没有没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管这人会不会痛不痛苦。

其实我还有机会的,是吧?看着苏九精致的脸庞,付安笑得无畏。没关系,苏苏,我会一直等着你的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