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48章 阳论,与民交好

第48章 阳论,与民交好

目录

苏九还未走近帐篷的时候,就已经听到了孩子们欢快的笑声,不自觉弯起了嘴角。

“杜小姐,你来了。”帐篷里走出一名老妇人,见了苏九,笑着打招呼。

“老太太,身体怎么样?腿还疼吗?”

“喝了药感觉好多了。我这把老骨头,跟着年轻人一路来到这儿没死,已经是菩萨保佑了。”

“瞧您说的什么话。您的身子骨还硬朗,还要抱重孙呢。”苏九劝慰她几句,又问起别的:“我昨天没来,那些孩子没胡闹吧?”

老太太笑着向她告状:“你昨天没来,那群臭小子差点闹翻了天呢。你可得好好治治他们。”

“老太太,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。”苏九又说了一遍,知道老太太在开玩笑,却也顺着她的意思说,眉眼弯弯:“小丫头们可不会那么调皮的。”

“那群丫头闹得可比小子们厉害。”老妇人颇为头疼似的摸摸额头。

苏九正要张口,突然就被别人扑了个满怀,顺势将怀里的人抱起来:“呦,彤彤,一天不见,你又胖了。”

“才没有。苏苏姐姐坏坏。”小丫头撅起嘴巴,双眼水灵灵的,可爱的不得了。苏九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,挠她的胳肢窝,小丫头在怀里“咯咯”的笑,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,所有的不快都可以消解。

两人闹腾的功夫,小孩子都簇拥到这边来了。“苏苏姐姐,抱…抱…”最小的东东伸着双手,巴巴的望着苏九。

彤彤立刻扒拉着眼皮对他做鬼脸:“东东羞羞,男孩子还要抱抱。苏苏姐姐才不会抱你呢。”

“苏苏姐姐抱……”小家伙挤了挤眼睛,眼泪立刻就下来了,委屈的不得了。

苏九颇为无奈的看着打雷就下雨的东东,刚蹲下身怀里的彤彤就伸出小短手抱紧了自己的脖子,苏九只好也把东东揽到怀里,“东东,你是男子汉对不对?男子汉是不会哭鼻子的呦。”

“可…可女孩子…就…就可以…哭鼻子…”说个字打个嗝,一句话好不容易断断续续的说完,。苏九点了点东东红红的鼻子,内心一片柔软。

“苏苏,你在这儿啊。”付安一脸高兴的出现在这儿,不过看到苏九身边围着的大大小小的小孩之后,不禁汗颜了一把:“苏苏,你真是很受欢迎啊。”

“苏苏姐姐,他是谁?”

“这个哥哥长得好好看。”

“苏苏姐姐,他是你的相公吗?”

“苏苏姐姐……”

小家伙们一句接着一句,苏九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可以接口的机会。无奈扶额看向付安,发现他也是一脸窘迫,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哎呀哎呀!还是太纯情了呀!苏九轻笑,觉得这个蠢蛋似乎也没有那么无趣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再吵,我以后可不来看你们了。”干脆坐在地上,将小家伙们圈在身边。“以后也不会有好吃的点心了哦。”

“苏苏姐姐坏。”

“我们才不怕呢。”几个大一点的孩子扬着下巴,小大人似的说道:“我们要去找杜伯父,告诉她你欺负我们。这样伯父就会给我们很多好吃的了。”

付安看着眼前和谐的一幕,由衷的感到开心。背脊突然一寒,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,背后只有偶尔路过的灾民,那股莫名的寒意也消失不见了。回过头的时候,对上武奶奶的目光,心下一惊。

“好呀,你们几个……”苏九一个一个伸手去捏他们的脸,“枉我平日里对你们那么好,就这么被你们杜伯父用一些点心收买了。”

“所以苏苏姐姐你要对我们很好啊。”苦着脸各自揉着自己被捏的地方。“苏苏姐姐你力气好大,好疼。”

“好了,不准这么娇气。你们武奶奶可在一边看好久了,你们不是要乖乖的吗?”把彤彤放到一边,苏九站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尘。

“你啊,你就是太宠他们了。”武奶奶神色无奈,“我们背井离乡来到这儿,他们也要成长才是。”

“毕竟只是孩子而已,天灾人祸之后的痛苦,他们还不必去体会。您说是不是?”武奶奶沉默片刻,笑着点了点头。苏九低头看着眼前这群孩子,“大人们该回来了,这时候要做什么啊?”

付安正不解她要做什么,就见那一群孩子从大到小规规矩矩的站好队,并且按照身高分成了前后三排。

“我们走。第一队搬桌子,第二队拿碗,第三队摆好筷子。东东和彤彤记得给我们加油助威啊。都明白了吗?”第一队年龄大概十二三岁的男孩子中气十足的喊完这一段话。

“明白。”其他人异口同声的回应他。

于是付安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群孩子,整齐的走向做饭的棚子那边,各自做着自己分内的工作。眼里的吃惊转变为欣慰:“苏苏,你把他们教的很好。”

“你的夸奖我收下了。”苏九此时心情正好,对待付安的态度也好了很多。“你不是要帮忙吗?跟我来。”转头对着武奶奶笑道:“我先去忙了,回见。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武奶奶笑容慈祥,看着两人离去,目光在那群孩子的方向停留了许久,才转身回到棚子里。

跟着苏九一路走,路上不断碰到打招呼的人。苏九都笑着回应了,就是没说要他干什么。付安终于忍不住了,主动开口问: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?”

“他们防范心很重,你若是想在这帮忙,先要让他们认识你,对你放下戒心。”

看着一路上碰到的人对眼前女子熟络亲昵的态度,付安突然福如心至,明白了什么。

这些人在家乡受了灾,无奈背井离乡,受尽苦难来到这儿。但是苏苏给予了他们新生,给予他们差事,帮他们看病,帮助他们度过苦难。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在改变,知道自己不是在接受施舍。没有人喜欢被施舍,虽是慈悲,却又像一种无形的轻视嘲讽。

这是他们喜欢苏苏的原因。因为喜欢,所以珍视:因为珍视,所以他们要保护苏苏。

付安无奈扯起嘴角,想必自己在这些人眼里,就像一个还未实施暴行的坏人。别说想在这里帮忙,还没被他们赶出去就已经是好的了。那些带着寒意的目光估计就是这么回事了。苏苏也是因为了解到这点,才带着他认识这些人吗?

跟着苏苏转了一圈,付安发现效果还真的不错。那些人看他的目光明显友善了很多。“苏苏,谢谢你。”

“这只是必要过程罢了。”两人停在做饭的棚子边,那群小孩子已经摆好了吃饭的桌子。

说是桌子,其实就是一块块木板拼成的。凳子也是手作的长条板凳。“桌子”上隔着点距离摆满了碗筷。妇女们在七八个大锅前忙碌着。

“苏苏,那是什么?”付安手指着另一个棚子下的,看上去明显精致很多的两口锅。

苏九开口解释:“那是私人用的。虽然都是灾民,但各自有家庭,有时候需要私下开一个小灶。男人们有活计,女人们也有手艺。花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让家人开心,他们也会开心。”

“似乎不常用啊。”付安嘟囔了一句,日照当空,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。城门口男人们的身影成群成群的出现,不用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,只要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就已经明白。于是付安又笑道:“或许是两个多月的相处,这些人俨然是一个大家庭了。”

所以落在他身上的目光,才会带着同样的寒意吗?心里很是无奈。

苏九意外看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那群人陆陆续续过来了,一个接一个的放下东西,洗了手才走向这边。各家的孩子早已经扑了过去。走到苏九面前,都笑容灿烂的打招呼:“杜丫头。”

苏九点头回应:“先吃饭吧。照例下午不用做工了,让大夫为你们诊治。”

“丫头,我们都觉得身体很好,不用大夫。”一人说话,群体响应。

“不行。”苏九严词拒绝。“现在换季天气渐冷,正是疾病多发时期。小家伙们可都是有乖乖诊治的。你们也不想被一群小孩子比下去吧。”一群大男人面面相觑,被说的哑口无言,毫不反驳的余地。

“我身边这个人是付安,也是名大夫。以后会和许大夫一起照顾你们。不准欺负他。”介绍讲完,拍手道:“好了,小家伙们饿了,你们先吃饭吧。”苏九说话,一群男人说不过,只能按照她说的话去做。

付安想问苏苏那个许大夫是谁,只是没待他开口,苏九已经顾自转了身向城门口走去。城楼下停着一顶轿子,轿子外站着一位红衣美人。七七也站在那里。

苏苏认识她?付安心里疑惑。

苏九已经走到红衣美人的面前,目光投向七七:“七七,她没有责难你吧?”红衣美人当即就不高兴了。看着七七的目光就像下一刻要宰了他似的。

“好了,不气。”故意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。

红衣美人脸色一黑,阴森森的说道:“你喜欢吃人肉包子吗?估计七七的肉会很美味。”

“额……”苏九呆了一下,伸手去摸红衣女子的头发:“小白,你身上戾气又重了许多。”指间的长发软而滑,触感极佳。“带你去喝酒怎么样?”

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,红衣女子身上的戾气瞬间消散了。面容仔细看上去竟然还有一丝委屈:“我都来一个多月了,可是你都不去找我。”

“我可是听七七说了,近日底下无事,即便你留在这很长时间也无碍的。”

“所以你就可以不来找我了。”美人很怨念。

苏九抹冷汗。“行啦,凤白。咱不闹了啊。”

“那个人是谁?”凤白目光投向远处的白衣男人身上,微微眯起有些不悦。“杜阿爹给你安排的相亲对象?”

“不,他是大夫,刚认识的。”苏九解释无力。

凤白摆明了不相信。“我看,杜阿爹肯定相中了他。我早说了,你就留在山上,可你偏偏要回来。你不回来不就没有这些烦心事了吗?”

“这事你早已明白,何必又旧事重提。”

“我知道,要报恩嘛。”不然她怎么可能会放人。“我已经安排好了人,只要你愿意,曾经欺负你的人就会人头落地。”

“凤白,这是邺城,天子脚下。你这样会惹麻烦的。”

“我像是会给你惹麻烦的人吗?”握住苏九的双手,一根一根把玩她的手指。“疼吗?”

苏九于是明白了。“很疼。”时至今日她也忘不了那噬心焚骨般的痛苦。“那你就做吧。”

“你放心,他只会承受千百倍的痛苦,我会让他知道,什么叫生不如死。”眸中血色一闪,苏九伸手遮住她的眼睛,放下时那双眼睛已然正常。“小九。”

“不说这些了。苏九微笑,仿若方才谈的话题微不足道。“我认识了几个有意思的人,改天介绍给你认识。”

“我知道。凌安,温衡,温如言,璃王凤纾……”苏九认识的人名一个一个信口拈来,似乎那些时候她就陪在苏九身边似的。苏九却知道,她肯定是命令七七,让他说出来的。“还有他,付安。”葱白指尖向付安一指,嘴角带着坏笑:“他向你表明心意了。”

看来让七七知道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。抬眼瞪向七七。七七表示他很无辜。即便他不说,姑娘也会知道的。更何况,她若是不说,之后怕是就不能跟在小姐身边了。权衡之下,还是说了比较好。

凤白收回手,也看了七七一眼,意有所指道:“果然在你身边待久了,连暗卫都有了人性。”

“这个就叫感染力。你不也是吗?”苏九笑得灿烂。

凤白也轻轻一笑:“是啊!因为是你。”

谁能想到,手上早已沾满鲜血的他,也可以得到救赎呢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