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49章 诡计,爆发疫病

第49章 诡计,爆发疫病

目录

风,呼啸而过。

呜呜的风声,从帐篷上吹过鞭挞着人们的心灵。幕布被吹得不停飞舞,朦胧的月光透进小小的帐篷里,黑暗里,一双眸子亮晶晶的,挣脱了身上母亲的手臂,母亲真的是累了,呢喃了几声翻个身,又沉沉的睡过去。

孩子的眼里有着小小的庆幸,绕开父母的身体,走了出去。薄纱似的月光照在他打着补丁的衣服上,他笑了笑,脸上的笑容干净而纯洁。

而在帐篷外的空地之上,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四五个孩子。几个孩子凑在一起,叽叽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,脸上却都带着灿烂的笑容。最后像是达成了一致,由一个年长的孩子领着,跑向了黑暗深处。朦胧的月光下,几个黑影鬼鬼祟祟的追着去了。

天,慢慢的亮了。如鱼肚白似的天空,慢慢的透露出几许金光。卯时三刻,金色的日光刺穿厚厚的乌云,终于遍洒大地。经历过暴风雨的洗礼,如今重见天日,倒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苏九仰脸看着终于明净了的天,嘴角挂着松了口气的微笑。如今天晴了,那些灾民就会少了一些危险。她也可以放心了。

而皇宫内院里,琉璃瓦在阳光下,发出黄金一样的光芒,整个皇宫都是金光闪闪的。

金銮殿内,文离站在百官之间,简略叙述着自己救灾的经过。其中就包括了协助他救灾有功的杜子苏。他抬头,看了一眼坐在上面面色平静的男人,又迅速的低下头,“皇上,杜子苏一介平民,善心有加,臣认为,应当给予嘉奖,以正此风。”

龙椅之上的人并没有说话,短暂的沉默之后,又有大臣站了出来。“皇上,林丞相之孙女林清姿救灾之举,在民间广为传颂。臣认为,林小姐应当被嘉奖,以彰显陛下的圣明。”

“臣以为嘉奖杜子苏不妥。她明则救济灾民,实则刻意压低工钱,收买大量劳动力为其所用。”

“刘大人此言差矣。杜子苏的确如你所说那样做了,但是臣认为是好事。一方面予以差事安抚了那些灾民的心,另一方面施粥赠药保证他们的伙食健康。相较于单一的施粥只填饱灾民的肚子,臣认为杜子苏这种救济方式更为妥当。”

“臣附议李大人的见解。日后等这些灾民返回故里,也不会身无分文,四体不勤。”

此话一出,文武百官顿时激动起来,你一言我一言的,讨论着谁应受皇命嘉奖。文离低着头,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。他只是静静地听,并没有再次开口请求圣上嘉奖。

杜苏九告诉他,这样的话说一遍就可以了。成与不成,都不是他的责任。他要的,杜苏九已经给他了;杜苏九要的,一切全看天意。

沉默了许久,北宸轩终于开口了。带着威严的双眼扫了一眼群臣,大殿安静下来。目光看了一眼始终沉默着的林丞相,淡淡一笑。“既然两人都有功,就宣她们上殿受赏。李德全,就由你去接那二人进宫吧。”

“奴才领旨。”细细长长的声音,让人听了有些不舒服。李德全领了命,带着皇上的口谕出宫去了。对于杜苏九这样的平民百姓同样要进宫,林丞相虽然有些不高兴,但圣谕已下,他也无可奈何。

李德全出了宫,首先就去了丞相府,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自然不用在门口等候。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的。让下人前去通传,自己则慢慢的走在后面,等他穿过环境优美的庭院,就见前厅里站着一位美艳妇人。李德全知道,那就是林二夫人。脸上挂起笑容。“李德全见过丞相夫人,近来身体可好?”

“托公公的洪福,妾身身体无虞。”脸上的笑容灿烂,带着讨好。李德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可不能得罪。“公公坐,喝杯茶歇歇。”

“不了,咱家还有事呢。”看了一眼,“夫人,大小姐在府中吗?”

“在的,妾身这就让丫头叫过来。”唤了身边的丫头过来吩咐道:“去把大小姐请过来。”等那婢女走了,又转头看着李德全,笑道:“李公公,不知让小女过来,是为了什么事?”走近了,手中一个鼓鼓的钱袋也伸了过去,推在李德全怀里。

李德全笑容更灿烂了,将钱袋收在怀里。“自然是天大的好事。夫人必会高兴的。”

等林清姿一身锦衣华服来到前厅,李德全先是说了一句“小姐大喜。”林清姿才与林金氏跪拜下去。“圣上口谕,林清姿救灾有功,着令即刻进宫受赏。”

“臣女领旨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恭敬地拜了拜,母女两人起身。李德全笑呵呵的又说了声“恭喜”。“林小姐,还请即刻动身吧。”

“李公公不陪同吗?”金柳儿笑了笑。

“圣上口谕。咱家还要去杜家宣旨。”

“杜家的杜子苏!!”林清姿轻呼一声。

“正是。同样救灾有功的,还有杜家小姐。”微微欠了身。“那咱家就先走了。”

“李公公慢走。”送走了李德全。林清姿立刻沉下了脸,一脸的恨意。“娘,杜子苏那女人,想要和女儿平起平坐呢。”

“娘怎么教你的?你怎么就是记不住。你是千金小姐,将来要做国母的人,和一个低贱的丫头计较什么。好了,收拾一下,赶紧进宫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娘。”水眸里的情绪不明。娘总是这样,为什么她一定要做皇后?她想嫁的,只有那个男人而已。从来都只有那个男人而已。

李德全到春明楼宣旨的时候,自然没有那么多的好脸色。但还是带了些小心,毕竟是皇上要宣召的人,以后说不定会怎么样呢。宣完旨,李德全道了声“恭喜”。

杜苏九不懂,杜峰却是暗中塞了一包银子交给李德全。李德全满意的看了眼杜峰,心想这人还是蛮懂规矩的。看着杜苏九的目光,就更和颜悦色了一点。苏九皱了皱眉,看着李德全的目光,带了些厌恶。

杜峰了解她,忙牵着她向边上走了几步:“不过是一点银子,你又何必置气。”

“爹,他不过是来宣旨,我们不必如此。”

“你懂什么?”杜峰轻斥一句,又温声说道:“他若是在皇上面前说你一句不好,你可能就小命不保了。好了,进宫之后少言少语,平安回来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苏九点头应下。在春明楼一众人等的目送下,坐上轿子和李德全一同进宫,坐上轿子可能也就走了两条街的距离,,轿子突然就停了下来。

“大胆刁民,宫轿岂是你可以拦的。”轿外响起侍卫的呵斥声。苏九掀起轿帘,就看见一脸惊慌,满头大汗的洪风。心里顿时感觉就不好了。洪风一直守在城外,莫不是城外出了什么事?

“出了什么事?”苏九下了轿,洪风推开侍卫急忙走到了她跟前,看了眼身旁的人,小声说:“小姐,出大事了。有几个孩子生了病,老大夫说好像得了瘟疫。”

苏九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,强迫性的让自己冷静下来。“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,马上去神仙居找一个叫凤纾的男人,告诉他,不惜一切代价,我要保住城外那些人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洪风犹豫。

“快去。”轻喝一声,洪风眼里闪过一丝惧色,点了点头急忙跑走了。前面轿子里的李德全也下来了,对于杜苏九的多事感到不悦。

苏九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径直走到李德全面前说道:“李公公,灾民得了疫病,民女不能进宫了。还请公公多多美言几句,宽恕民女的抗旨之罪。”说完,也不等李德全回答,就急急忙忙的跑走了。

李德全皱起眉,他虽然不满意杜苏九的举动。可是,想到如果那些灾民真的感染了瘟疫,那绝对是一场灾难。此事还要尽早的禀明圣上,尽早的想好对策才是。他急急忙忙的回宫,林清姿已经到了大殿上,正侯在一旁,见到李德全一个人进来,心里闪过一丝窃喜。

文离吃了一惊,心下很是不解。杜子苏,离你想要的可就差一步,你到底在想什么?抗旨不遵,你还要不要命了?

北宸轩不悦的皱起眉,“德全,杜子苏人呢?”

“回皇上,灾民似乎得了疫病,杜小姐忙着救治灾民,让奴才代为请罪。”

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不止北宸轩吃惊,众人俱是一惊。“具体情况如何?”

“杜小姐已经先去了,具体的情况奴才不知。”

文武百官顿时议论起来。瘟疫,那向来都是药石无医的,自古以来,就没有治愈过的例子,人人唯恐避而不急。且瘟疫具有传染性,若是城外那群灾民得了瘟疫,就只能隔离起来,任其自生自灭了。

“皇上,为了避免灾情蔓延,微臣认为,若确定得的是瘟疫,还是将那些人隔离起来。”林丞相站了出来,一脸凝重。“如果有必要,为了不祸及城中百姓,那些百姓,不能留。”脸上的悲痛很明显,似乎对于这个决定,他也十分的心痛。

文离也站了出来,但他显然是不赞同林丞相的做法。“皇上,微臣认为,即使真的是瘟疫,但并非真的无药可救。北青能人倍出,将灾民隔离起来的同时,应广纳贤士,如此,才不会让黎民百姓寒心。”

凤纾本不想开口,想到杜子苏已经去了灾民那里,那些灾民若真的包不住,估计她也难逃一死。想到这里,还是开口道:“皇上,臣觉得文大人说得有理。天灾不可能只发生一次,难道每一次灾难之后,皇上都要杀了灾民吗?北青要繁荣昌盛,断不可失了民心。”

文武百官各有看法,角落里的林清姿看着这一切,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渺小。不,不要。她不要这样默默无闻的过完一生。祖父在朝中声名赫赫,位高权重。那她这个做孙女的,亦要如此。她正要开口,却被林丞相一个眼神制止了,她才恍然醒觉,心里一寒。

好险,祖宗例律,女子是不得干政的。差一点,她就犯了重罪。心里庆幸了一下,安安静静的站在角落里。

百官议论纷纷,主意换了一个又一个,废话说了一大筐,却没有一个人敢请命前往。

这可是瘟疫啊!!!稍有不慎,倒霉的就是他们自己。谁敢拿着自己的命去玩。

北宸轩皱着眉,不悦的看着下面的文武百官。一群废物,遇到事,竟然没有人敢站出来。目光放在文离身上:“文离。朕命你即刻前去救灾,一切大小事务由你定夺。此事若有差错,你也不必回来见朕了。”

“微臣领旨。”

林丞相皱了皱眉,皇上最近这么信任这个新生后辈。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。

而另一边,苏九赶到了帐篷区。远远的就看见一大群人围成了一堆。圈外面的人见到她来了,都自动让出一条路来,好让苏九进去。

走近帐篷里,老大夫正在为几个孩子诊治,脸色凝重。苏九看着地上的几个孩子,面色通红,发着虚汗,嘴里难受的发出哼哼声。心情很不好。

好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,老大夫终于站起了身,脸色很不好。“杜丫头,这…的确是疫病。”人群顿时炸开了锅,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。

苏九皱起了眉,好不容易让这群人安静下来。“你们不要吵。现在帮忙,把没生病的和生了病的分开来,没生病的让大夫重新诊治。”

老大夫拉了拉杜苏九的袖子,然后小声说道:“丫头,老夫觉得这不是自然产生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有人在搞鬼。”眼神一冷。

“正是。前两日老夫还为这些孩子诊治过,非常健康。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害上这么严重的病。”老头儿也是满脸怒意。谁这么心狠?这样对付这些孩子。

“如果真的是有人搞鬼,我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眼里再没有平时的冷静,而是带了浓浓的戾气。

这一次。杜苏九是真的生气了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