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50章 果断,以命作保

第50章 果断,以命作保

目录

考虑到朝廷可能会朝廷派兵把守城门,在这之前,还是要派人去稳住城里的那些男人们。把春明楼的几位师傅都叫了过来,轻声对林生耳语几句,拍拍他的肩。“快去吧。”林生面色郑重的点了头,领着人回城去了。

苏九知道自己必须留下来,不仅是要帮着几位大夫,更因为她必须要安抚人心,让他们不要害怕。他们信任她,愿意相信她的话。这些人失去了家园,不能再失去亲人了。而且这场病还不确定是瘟疫,首先生了病的要治,没生病的一定要分出去,以防被传染。

“小姐……”杜三着急忙慌的跑过来,“那些小孩子的父母不愿意走,我实在没办法了。”

“你回城去,秀儿需要你照顾。洪风会留下来。”

“小姐…”杜三张口想拒绝,苏九一个冷眼瞪过去。

“如果你真把我当成小姐,就按我说的话去做。”看着杜三不情愿的神情,苏九心中一暖:“杜三,你知道我爹肯定会担心我,他需要有人陪伴。”

“真的会没事吗?”杜三不放心的问了一句。

苏九点头:“会没事的。我没骗过你,对不对?”推了他一把:“快,不然你就回不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杜三咬咬牙,扭身走了。

苏九转身,面色凝重地嘱咐了几位大夫几句话,接着就赶去了帐篷区里。外面围了不少人,不用走近都可以听见孩子痛苦的**声,以及母亲的哭声。苏九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这几家她都认识,男人平时干活出力的最多,脑袋也聪明许多,是工人们的头;女人的一双手巧得很,带着一群女人帮忙缝制被褥,衣服什么的,是女人群里的主心骨。平时也会帮忙做饭,烧水。

走近了,男人看见她,喊了声“杜小姐”,就又低头看着孩子,黝黑的脸上了无生气。他今日特地告假想陪陪孩子,没想到就遇到了这种事。女人就只抱着孩子哭,低低的,哀哀的,听了只让人觉得悲从心来。

“王婶…”苏九叫她一声,可女人就像是没听见似的,呆呆的抱着孩子。苏九看着女人怀里脸色烧得通红的孩子,皱起秀眉,脸色难看,还是耐着性子说:“王婶,你若还想让小峰活下去,就赶紧松手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女人这才重新活过来似的,看见旁边站着的杜苏九,“噗通”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,眼泪啪啪的往下掉,止也止不住。“杜小姐,求求您,救救小峰吧。他要是活不了,我还怎么活啊。杜小姐,我求求您了。”“咚咚”地一个劲儿的磕头。

苏九急忙拉起她:“王叔王婶,你们现在好好的,还没有被传染,必须赶紧离开这里。小峰就交给我,我保证,一定让他健健康康的出现在你们面前。”

“不,我不要离开小峰。”王婶脸色一变,转身紧紧抱着孩子,似乎下一秒怀里的,孩子就会离开自己似的。看着让人心酸。

王叔也叹了口气,脸上的表情很坚定。“杜小姐,我婆娘在这,孩子也在这,我也不走。”

见他们这么坚定,苏九也没再坚持,点头道:“王叔王婶,我知道这很过分,但是生病的不止小峰,其他人需要你们的帮忙,所以……”

“杜小姐,这不用你说,俺们也知道。有什么吩咐,您尽管吩咐就是。”

“多谢。”真挚的道谢,苏九转身走向外面,“大家听我说。”人群渐渐安静下来,苏九踩上长凳高声说道:“现在即便想回城里也会被赶出来,所以留下来的人都要互相帮助,按照我说的做。相信我,这不是瘟疫,它是能被治愈的。”

眼见每个人似乎都安心了不少,苏九镇定的分配工作。

帐篷区里里外外的重新消毒一遍,生病的人睡过的被褥,用过的东西全都要烧毁。生了病的人要集中放在一起。没生病的人,愿意留下来照顾的就留下来,不愿意的则要住到别的地方去。更多没生病的妇人,少女,则按着苏九的吩咐,缝制类似现代口罩,手套,白大褂之类的东西。为了减少传染的可能性,这些东西必不可少。大大小小的事凑在一起,让苏九忙的团团转。

“这些孩子,不能和大人住在一起,要搬到另一边的帐篷。”指挥着大人们搬动孩子。苏九看着这些不满十岁的孩子,尤其是看到彤彤和东东时,心里涌出一丝杀意。

对付她可以,想怎么样随便。但是利用这些孩子,就要做好承受她怒火的准备。

不期然的,几个孩子的手里掉下了几样小东西,苏九一一捡到手里。只是一些泥人,还有用草编成的小东西,泥人可能还没定型,轻易便摔坏了。但也看得出,孩子捏制泥人时的那份用心。

正在抬孩子的几个男人,看见苏九手里的东西,同时有些沉默,然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。“没想到这几个孩子真的去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苏九猛然一惊。

“这几个孩子老想着送些东西给你。我们告诉他们,半里外有一个小池塘,那里的泥可以捏泥人,草可以编东西。没想到他们真的去了。”

“这几个孩子也是在那发现的。”

几个男人絮絮叨叨的,苏九看着手里的东西出神。男人们看她这样,只好继续干自己的活。直到洪风回来,她仍是看着这些东西出神。

“小姐,我去过神仙居了,但菡香姑娘说,凤纾公子不在。等他回来会代为转告。”等洪风说完,发现小姐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他说话。又唤了几声,终于看见自家小姐眼里出现了一些光彩。“小姐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眼里满是洪风看不懂的色彩。苏九小心的将那些东西收在荷包里,贴身放在怀里。“我们走。”脸色肃穆的大步离开。

凤纾只怕是上早朝去了,必然会料到她的想法。关键在于那个皇帝会不会采纳就是了。

等两人来到城门口,城门已然被重兵把守,只许出,不许进,俨然就是要将这里隔离开。城门里,不仅站了文离,凤纾,还有林清姿,还有许多围观的百姓。看见了杜苏九,纷纷议论起来。

“杜子苏,情况怎么样?”文离开口问道。

苏九没看他,而是看向人群中急忙挤过来的杜峰。她想说“爹,你不用担心,我会平安回去的。”放在平时,她一定会这样做。可此时此刻,她脑子里想着的,只有那些正在痛苦中挣扎的孩子,还有那些孩子准备送给她的礼物。

而看见林清姿也在这里的时候,苏九就知道,这件事,除了她,不会再有其他人了。

苏九收敛心神,看了一眼那些士兵:“文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虽然猜到了,还是觉得寒心。

“把这些人隔离起来,不能将疫病传染进城里。”

“然后呢,任其自生自灭?”冷笑。

文离有些无奈,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。“皇上已经颁下谕令,广纳贤士,救治灾民。”顿了顿,又接着说道,“本官现在被委任全权处理任何事务。杜子苏,你要是愿意,本官可以放你进来。”

“都是废话。”苏九厉喝一声。“文离,我要求见皇上。”

“杜子苏,你以为你是谁,一个平民,也想见皇上。简直是痴心妄想。”开口的却是文离身边的林清姿,文离没有说话,但看他脸色也知道,见皇上的确是不可能的。

苏九转头狠狠地瞪向林清姿,目光如同淬了毒的利刃。“林清姿,我告诉你,若是有一个人死,我就让你林家死一个人;若是有一个孩子死,我会让你林家全家陪葬。”眼睛死死的看着林清姿,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。林清姿心里一惧,脸色苍白的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,额头上冒出密密的冷汗。

文离则惊讶的看着杜子苏,在他印象中,杜子苏可不会这样带着杀意说话。

“杜子苏你……”他正要说什么,城门那边的女人已经跪了下去,不禁为她的举动瞪大了眼。

“文离,既然你全权处理此事。那我求你,无论如何,一定不要让皇上下旨屠杀灾民。我甘愿以命做担保,这些灾民得的不是瘟疫。只要时间足够,绝对是可以治愈的。”深深地看了一眼文离,俯身拜了下去。“我情愿留在这里,照顾这些灾民。”

“子苏……”杜峰的声音传了过来,带着浓浓的担心。“你赶快过来。爹求你了…”

杜苏九就像没听见,任凭杜峰在那边说得声泪俱下,她仍旧俯身在地不为所动。文离看了她许久,舒了一口气,眼里涌出一抹敬意。“杜子苏,你诚心至此,我也以我的官位作保,必不会让皇上下旨屠杀灾民。”

“文离,你大胆。”林清姿怒喝一声,一双美眸怒视着文离。这个文离,屡屡坏她的好事,真是该死。

苏九松了口气站了起来。“如此,多谢了。”又看向一旁没说话的凤纾,语气轻松道:“以后这里所需要的东西,要璃王你多多费心了。”

凤纾莫名觉得心里一堵,他不喜杜子苏唤他美人。可是此刻她这样说,他还是不舒服。只是杜子苏这般嘱咐他,是怕有人在物资上动手脚吧。目光投向林清姿。

苏九这才看向杜峰,脸上带着歉意:“爹,你了解我。我没有办法丢下那些人。”又仔细的看了林生几眼,叮嘱道:“林生,你们要好生照顾我爹。”也不管身后杜峰会如何,带着洪风走了回去。

“女儿,爹等着你回来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听着身后杜峰的喊声,洪风忍不住要回头,却被苏九拦住了。

“不要回头。”阻止秀儿的动作,两人就这样回到了帐篷区。

林生他们一直盯着杜峰,怕他太过伤心。“老爷,小姐她很坚强,她需要的是你的支持。”

“杜老爷,杜小姐能力非常,本官相信她。本官认为,作为父亲,你应该相信她,给予她支持。”文离劝了几句,因为还有事要处理,带着属下先走了。

林清姿恨恨地扫了眼帐篷区,想到方才竟然被杜子苏吓到,心里满是怨恨。杜子苏,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?你等着瞧吧,我不会就这样罢休的。

虽然朝廷派人处理了此事,可恐慌还是在邺城迅速蔓延。几乎人人都担心瘟疫会传到城里,对北城门口更是避而不及。以前热闹的街道变得冷冷清清。不知百姓自身,城里还有流言肆虐,都传那些灾民得的是瘟疫,皇上迟早会把那些灾民处理掉。

更有百姓对春明楼也都怀有恶意。因为留在城外的杜子苏是春明楼老板的女儿。平时的冷言冷语就算了,可是没过十天,洪风出门买菜都会遭到辱骂。

“那些人良心都被狗吃了。平时小姐待他们多好,一遇到事就落井下石,猪狗不如的东西。”李宁提着菜篮从后门走进来,嘴里嘟囔个不停,发泄着自己的不满。

院子里的林生看了看他,拍拍他的肩摇摇头,目光随之看向另一边。李宁又要开口,目光一转看到拱门处的老板,自觉闭了嘴去了厨房。

午饭时,所有人坐在一桌,杜峰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,勉强一笑。起身从柜台里拿出一包包已经装满的钱袋。李庆几人同时皱起了眉,互相看了看,又同时看向杜峰。“老爷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些天辛苦你们了。”杜峰开口,满脸的苦涩。“这里有一些银子,你们拿了就走吧。”

“老爷您呢?”

“我要在这里等子苏回来。”提起杜子苏,神态好像又苍老了许多。

“老爷,小姐待我们不薄。我们是不会走的。”

“我们本来就是小姐买回来的,小姐非但把卖身契还给了我们,而且每个月还给我们工钱。我们不走。”李宁开口,林生也点头,神色坚定。

“我知道你们忠心,但是……你们不走的话,以后会更难过。我不想让你们…因为我们父女……”

“老爷。”李庆也开了口。“你就别说了,我们是不会走的。在这待了这么多年,这就像我们的家,你让我们走,我们不就成无家可归的人了吗?”

“你们…你们……”红着眼看着这些人。“如果那丫头知道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“老爷,我们陪着你,等小姐回来。”

“好!!”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