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55章 救灾,天公保佑(五)

第55章 救灾,天公保佑(五)

目录

推开朱红色镂空纹龙饰大门,沉重的木门划出刺耳的一声长鸣。这是文离第一次来到这书房重地。朝中文武百官皆知,除了皇亲国戚,正二品以上的官员,还有皇上倚重的官员,其他人非诏不得入。一般的官员,根本连御书房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。而他今天,竟然走进了这个人人都想进的地方。

只见殿内云顶檀木作梁,玉璧为灯,六根朱红色的雕龙大柱矗立在大理石地面上。金龙盘旋其上,口衔夜明珠,龙爪强劲有力,让人望而生畏。每根柱子上的龙形态不一,铜铃似的龙眼却都朝向门的位置,栩栩如生,如同活物。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,可以想见,若是在夜里,其光芒熠熠生光,定似明月一般。

收回目光,文离垂首走过明镜似的地面,转过鎏金纹九龙屏风,然后一撩官袍,双膝跪地,俯身行了一个大礼。“微臣文离叩见皇上。”

“起来吧。”北宸轩面色平静,谁能想到他不过半刻之前,还与妃子沉浸在情欲之中。“禾安公主怎么了?”

文离起身,眼角余光瞧见上方男子的脸色,对刚才哪位妃子的行为感到好笑。她想必正在为自己,打扰了她与皇上的好事儿生气。又怎么会想到,这个男人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。不是自己,也一定会有别人“偶然”来到,进而打断好事的。

“今日微臣本是要去询问灾情的。只是没想到见到了公主殿下。”

“你说她在北城门外!”北宸轩惊得拍桌而起。

虽说帝王无情,但北宸轩对于这个一母同胞的妹妹,真的是疼爱到了极点。

深宫多是是非黑暗,他从小见过无数腥风血雨,见识过人性的贪婪,自私,狠毒。而在他黑暗的生活中,妹妹是唯一的光明之一。所以禾安自小就被他们保护的很好,心性单纯至极。

只是那丫头,平日里贪玩也就罢了,城门之外都是得疫病的人,那是她能去的地方吗?眉峰拧成一个“川”字。“禾安公主情况如何?”

“皇上放心,公主不过是形容憔悴了一些,但微臣看得出,公主凤体安康,并未感染天花。”

北宸轩松了口气,眉头还是皱着。“她说了什么?”那丫头,等她回来,非要让她长点记性才行。

“公主殿下让微臣进宫觐见皇上,让皇上派太医前去诊治。”抬头看了一眼男人,又低下头去。“依公主之言,那些灾民的天花可能都已经痊愈。”

“当真?”意外于这个突然的消息。

“公主之言,应不会有假。”

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,北宸轩直接越过龙椅向殿外走去,神情很是愉悦。“朕要亲自去看看,杜子苏,是否真的医治好了那些人。李德全……”

“奴才在。”恭敬地弯下腰,

“摆驾,朕要出宫。”

“奴才遵旨。”看着皇上愉悦的神色,心里不由得奇怪。公主出事了,皇上似乎很是高兴啊。

御辇很快就备好了,由八个身强力壮的侍卫抬着,前后跟了十几个宫女太监,挑着宫灯,浩浩荡荡一路而去。去灾区有些夸张,不过比起皇上正常的随从人数,这点人的确不算多,已经算从简了。

文离则跟在御辇后,一路跟着出宫。李德全则奉了旨意,前去太医院命太医院院令以及几位院首随侍出宫。

明黄御辇一路而去,平民百姓乌泱泱地跪了一路,御辇离开后,有百姓瞧见御辇离开的方向,瞬时议论起来,不一会儿就有一大群人跟着御辇去了城门。

御辇在南城门外落地,北宸轩站出来,抬步就要向城外走,却被李德全拦住了。“皇上,龙体为重。若是尚有人未痊愈,皇上您前去太过危险。”

“禾安那丫头都说没事了,你就别那么多心了。”拂开他的手,大踏步朝着远处帐篷区走去。李德全摇了摇头,赶紧追了上去。文离,太医院院令及几位院首,也都快步跟了上去。还没有走近,首先就闻见了一股香味,然后就是孩童们的嬉笑声。

远远的,北宸希就瞧见了一抹明黄的身影。她知那是皇兄来了,要去见驾。可才走了两步回头,桌上自己那一份的饭菜和点心已经为数不多,就快要被几个孩子抢吃完了,脸上一急,也不管就要到了的北宸轩,饿虎扑食一般的扑了过去。华光拦都拦不住。

口里很快就塞满了,看见苏九走过来,呜呜的说不出话来,手还指着城门的方向。华光倒了杯茶放到她手里。“公主,你吃慢点,又没人会和你抢。”

看着北宸希的目光很无奈。这以后可如何是好?本来公主就对杜小姐异常执着。这下倒好,凭着杜小姐的手艺。公主估计根本就不想回宫了。

喝了一大口茶,总算把口里的食物咽了下去。恨恨的看着一圈小孩子。“我若是再慢点,就被这几个家伙吃完了。”孩子气地说着话。

苏九一指点在她的眉心,疼的北宸希急忙退后躲开,还伸着手把桌上的吃食圈在臂弯里。苏九瞪她:“瞧你这点出息,你多大了,他们还小,又是刚刚痊愈的病人,你也好意思和他们抢。”

“就是就是,禾安姐姐羞羞…明明是大人了,还和小孩子抢东西。”见苏九又教训北宸希,几个孩子也跟着起哄。他们不知道禾安是公主,就算他们知道,也不见得会懂公主代表了什么。或许正因为这份不懂,孩子气的北宸希,很快就和他们打成了一片。

“好啊你们,看我不教训你们……”两只手举到身前,握了握,抓住一个孩子就挠他的痒痒窝。几个孩子也不甘示弱,很快就联合起来把她扑倒,一起挠她的胳肢窝。引得北宸希不停大笑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“姐姐…姐姐,救命啊……你们…你们不要让我起来,否则看谁厉害……”他们玩得开心,苏九在一旁无奈的看着,终于看不下去了。

“好了你们,不要玩了。赶紧让她起来。”几个孩子听话的停住了手,蹲在一旁咯咯笑得不停。北宸希躺在地上又笑了一会儿,随即咳了几声,平复着自己混乱的呼吸,揉了揉自己泛疼的腹部。

“禾安,你在做什么?”玩得尽兴,连皇兄马上要到的事都给忘了。所以在北宸希听见皇兄带着怒气的声音后,吓得直接坐了起来,转头正对上男人不悦的目光。下意识般的站起身就躲在了苏九的身后,然后露出一个乱糟糟的脑袋。

北宸轩的脸黑了。他是洪水猛兽吗?见到他就像老鼠见了猫儿,不仅躲起来,还躲在一个女子的背后。一段时间不见,她更有能耐了是吧?“禾安,见到皇兄,你不高兴吗?”皮笑肉不笑地说。

北宸希就是躲在苏九身后不愿意出来。“杜姐姐,皇兄好可怕的,你要保护我啊。”

几个孩子在两拨人之间来回看了好几眼,纷纷张开手臂挡在苏九与北宸希身前。“不准你欺负希儿姐姐。”

“希儿姐姐,我们会保护你的。”孩子们大声说道,一脸的坚定。听得北宸希心里大为感动。好小子们,不枉姐姐平时和你们玩得那么要好。

北宸希感动的同时,不忘寻求苏九的保护。“杜姐姐,皇兄生气了,你要护着我。”

哪知苏九根本不理她,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。“出来。”北宸希不情不愿的站出来,委屈的撇嘴。苏九这才下跪行礼,“民女杜子苏叩见皇上。”周围的人看见她跪下了,在她和男人之间来回看了几眼,也跪下了。

“奴婢叩见皇上。”华光也跪了下去。

北宸希也要跟着跪,被苏九看了一眼,收回了膝盖,老老实实的弯腰行礼。“见过皇兄。”

将妹妹的举止瞧在眼里,北宸希幽深的目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女子。

皇妹一向嚣张无礼,见到他也从来没有怕过,宫中妃嫔更是也奈何不得。除了会怕皇叔。这个杜子苏,皇妹竟然如此怕她?眼里带了些兴趣。

“你就是杜子苏?”

“是。”语气不卑不亢。

“那些灾民的天花,真的痊愈了?”目光扫了一眼周围跪着的人。的确像是痊愈的样子。

“皇上不是看见了吗?”扫了一眼身前的孩子。

北宸轩挥挥手,“去为他们诊治。”

“是。”五名太医领了命,上前一一给灾民们把脉,望闻问切之后,脸上也都难掩惊讶。互相对视了一眼,转过身对着皇上。“回皇上,这些人的病…的确痊愈了。”

“甚好。”北宸轩满意的点头,看着苏九,“你会医?”

“民女不会,只是幸得高人相助。”说的一板一眼,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似的。

“哦?你说的高人是谁?”

“前太医院院令,许扬。”

“许老!”北宸轩有些惊讶。对于许扬,他还是记得的。当年医术之精湛,在北青可谓是名噪一方。后任太医院院令,享有极高的名望。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主动请辞归乡,后来更是踪迹全无。没想到会重新出现在邺城。“他现在在哪儿?”

“他就在这里。”定定地看着北宸轩。

北宸轩也看着她,眼里神色变幻,最后缓缓开口:“你们起来吧。”摆摆手。“李德全,去将许老请过来。”

“奴才遵旨。”

“快起来。”终于听到皇兄发话了,北宸希忙扶苏九起来,嘴里忍不住嘟囔起来。“皇兄真是的,干嘛让你们跪那么久,很疼的好不好。”一一将几个孩子全部拉起来。“有没有不舒服啊你们?”

“希儿姐姐,我们很好,不用担心的。”乖巧地说道。北宸希忍不住摸摸他们的头。“乖。”又跑到皇兄身旁,碍着身上脏乱并没有闹着和他撒娇。“皇兄,杜子苏她立了大功,你是不是该给她一些奖励啊。”主动开口讨赏。

“这个当然。”北宸轩点头,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的这个皇妹,故意板起脸教训她。“倒是你,身为公主,不以身作则,在地上摸爬滚打,成何体统。”

“我知道错了,皇兄不要生气嘛。”软着声音说,她声音本就甜软绵长,此时带着撒娇的语气,更是让人听了以后,再生不起一丝的气来。何况北宸轩本就没多生气,看她这样,反倒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你啊你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“是皇兄疼我嘛。”像苏九说的,北宸希很会顺杆爬。

“你只会惹朕生气。”亲手将她发上粘着的草叶一一拿掉,又拿锦帕擦她的脸。北宸希老老实实的站着,眼里的笑意愈来愈明亮多姿。

刚把北宸希收拾干净,李德全就带了一位精神抖擞的老人家过来。灰白色的布衣长袍,几乎全白的长发,还有长长的胡须。见到北宸轩,掀起袍子就跪在了地上。“草民拜见皇上,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“许老,真的是你。”望着白发苍苍的看着,北宸轩的神情一时有些复杂,上前亲自将人扶起来。“你回到了邺城,怎么也不进宫呢?”

“承蒙皇上惦念,草民感激不尽。只是人各有志,皇宫那个地方,草民实在是不想再进去了。况且草民已经老了,也该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。”

“也罢,既然你不愿意进宫,就依你的意思。”北宸轩点点头,神色正经道:文离,许扬,杜子苏上前听旨。”

“微臣(草民)接旨。”三个人一同下跪。

“文离救灾有功,着升为吏部尚书。杜子苏,许扬救治灾民有功,赏黄金万两,绫罗绸缎百匹。”目光又转向杜子苏。“杜子苏,听说你家是做酒楼生意的。朕便赐你一张张御匾。你看如何?”

“谢主隆恩。”三人叩拜谢恩。

北宸希看了眼形容憔悴的孩子们,目光在简陋的帐篷上又转了一圈,然后又说道:“既然疫病已除,武陵水患也已平定。就把这些人遣返归乡吧。文离,此事就交由你来办。”

“微臣领旨。”

“回宫。”水害已除,疫病已清。还是早些回宫将事情处理妥当较好。看了眼在孩子们中间笑得开怀的皇妹,北宸轩摇摇头离去。

就让它留在这儿吧。教训的事以后再说。

“起驾……”李德全尖细的声音,几乎要穿透人的耳膜。太医院院令及几位院首,包括文离在内都跟着离开了。

阳光倾泻而下,洒在几人身上,带着金黄色的温度。有些事结束了,可他们也清楚,有些事正要开始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