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142章 巫山之行,青眼狐狸

第142章 巫山之行,青眼狐狸

目录

这是一片山,当地人称“巫山”,更准确的来说,这是一片又被当地人传为“鬼山”的山。

山峰绵延不绝,高耸入云,山势层峦叠嶂,迷雾丛生,远远看上去,树木郁郁青青,绿得发亮,发黑,山中云雾缭绕,远远看上去,就如一副泼墨山水画。不时还能从山中传出阵阵野兽的嘶吼声,让人听了不禁遍体生寒。野兽毕竟是野兽,人多势众也不至于打不过什么的。可即便如此,当地人还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山。

因为据说这是“鬼山”,也就是鬼居住的地方。

据说山中珍稀猛兽药草据说遍地都是,但因为长年杳无人迹,山中灌木丛生,连条像样的小路都没有。但是总有一些见钱眼开、足够贪心与胆大的人前来寻宝。但诡异的就是,进山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。据说曾经有人看到过进山的人逃到山口,不过还是死了。死相据说极其狰狞可怖,浑身上下如同血染的一般,身上多处骨折,皮肉翻卷白骨清晰可见,倒像是被活生生撕扯下来的。

自此以后,关于巫山中有鬼怪的传闻更多了,再没有人敢踏进去。甚至年幼的孩子靠近巫山,都会被吓得哇哇直哭。这片山,已经成为当地默认的禁地。

风,轻轻拂过,带过一阵凄厉的野兽嘶吼声,像,也不像,更多的像传说中的鬼叫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声音。凄厉得深入人心,让人从心底里感到窒息,感到战栗。引得林子里刹那间鬼气森森幽冷阴暗,头顶上的艳阳光芒万射,依旧挡不了那入骨的寒气。

远远的,一顶四面被红纱遮挡的小轿,如同从虚无中忽然出现一般,由远及近,慢慢靠近巫山。轿上露出一截绯红色的衣裙,再看上去,轿子里的人左手撑着额头,看起来慵懒至极。她的面容被一张赤色无脸面具所遮挡,青丝飞扬起舞,裸露的锁骨处隐隐约约可见一朵绽放到荼蘼的花,花瓣鲜艳妖冶,花心处则是一张黑色的狰狞的鬼脸,使这朵花看起来莫名让人胆寒。

似乎感受到来人的入侵,山上吹来的风更大了些,如同真正的鬼吼,一股阴寒之气从内向外由体内散发出来。“吱吱……”一颗圆润的毛茸茸的脑袋从女子怀里抬起,火红色的毛发几乎与女子的衣裳融为一体,赤色眼瞳如同琉璃一般,透着一股狡黠的灵动之气。让人惊奇的是,它额间竟然有一缕白色的毛发,愈发使它看起来与众不同。而随着那鬼厉之声,小狐狸瞳孔里竟然出现人一样好奇的神情,引颈嚎叫。引轿的四人面无表情,抬轿的四人也面无表情。

“不,不要……”惊恐的尖叫声刺破寂静的环境,突兀得格格不入。小轿前面跪着一名身着布衣的男子,男子粗犷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恐惧,豆大的冷汗不停滑下,双眼充满畏惧的看着不远处的山。一阵鬼笑声随着风吹来,吓得男子身体抖个不停,颤抖着向后爬,一直爬到轿子前行的方向被人一脚踢倒,翻倒在地。

魁梧的身材,充满恐惧的脸庞,狼狈地使人发笑。

“呵呵……”低低地空灵地,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。轿子稳稳落地,八人垂首面向轿子。纱幔被风吹起,一只赤色白底的绣鞋踩在地上,随后从轿子里走出一个人。怀里的小狐狸则攀爬到她的肩上坐下,琉璃般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巫山,赤色愈加深沉透亮,仿佛对这巫山有着浓厚的兴趣。拍拍小狐狸算作安抚,女子步态生莲,无形之中透着一股沁入人心的魅惑。

她缓慢走到男子身前,素白修长的手搭在他的肩上。“回去吧,好好睡一觉,等到明天太阳升起,再不会想起今日之事,这是一场噩梦罢了。”空灵的,带着丝丝蛊惑。她站起身,层层衣袂在阳光下愈加鲜活。男子也跟着站起身,随行的侍从在他手中放了一包鼓鼓的钱袋。男子拿着,脸上的表情却是呆呆滞滞的,如同被人操纵着的提线木偶。

“主子,这里就是巫山。”

“奴儿他们就是在这受得伤?”

“是,他们追击那个男人来到这里,跟着进去了,奴儿重伤而回,易云却不知所踪,未发现那男人出山的踪迹”

女子看着远处被迷雾遮掩的山,神色寡淡。“那男人善毒,可以说百毒不侵。即便这山中满是瘴气,于他而言也是形同虚设。依奴儿所说,易云也是身受重伤,想来也是凶多吉少。”

“为了杀青眼狐狸,我们折损了好多人,决不能放过。”

女子点头认同他的话。“火儿,去,找到易云。”指间在那绺白毛上点了两下。火儿舔舔自己的前爪,从女子肩上跳下,眨眼的功夫火红色的身影就消失在草丛里。

等了半柱香的功夫,火红色的小兽从树林里飞窜出来,顺着女子的衣裙爬上女子的肩,欢快的鸣叫几声,嘴角的毛发沾着一丝丝血迹。“贪吃的家伙。”女子嗔怒一声,拿过一张帕子擦去那血迹。“吃饱了?吃饱了就带我们去吧。”指间轻点火儿的眉间。一道红影窜出,女子身随意动紧随而去,八人也随之跟上,九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丛林深处。

林木郁郁,青草葱葱,花团锦簇,金色的阳光透过枝丫,给所有的景物蒙上一层淡淡的金色,一缕微风轻柔拂过,带起大片的色彩摇曳,芳香四溢。有不知名的鸟儿婉转啼鸣,呼吸之间愈发觉得空气清新。

这里,简直就是仙境!!!

越向丛林深处,花香味愈加浓郁。浓郁的花香并不会使人觉得刺鼻,反而更加舒服,使人想闻得更多,也就越发的向花香深处而去。

只要稍微想想,也知这花香有迷幻人心的作用。可九人只是分别吞下一颗药丸,便如入无人之地,追着小狐狸的身影而去。

一路上花草茂密,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彩色虫子,或者色彩鲜艳的毒蛇。这些毒物似乎也颇喜欢那花香,花香越浓郁,毒虫鸟兽也就更多,相应的,尸体也就越多。不过枯骨细小不易察觉,不仔细看还真不一定能注意到。

同时九人也对一种大红色的巨花产生了戒备。那些花大如脸盆,迷幻人心的香味便是它发出的,色彩鲜艳美丽,普通至极,看着实在没有什么危险。不过发现的那些尸骨都是在那种花的附近,其中不乏有人的尸骨。身上的衣服鲜艳如初,想必是不久前被诱惑至此丧命的人。

不知行了多久,九人停下了步伐,他们当然不是被路上美丽的风景所吸引,在他们前方不远处,赫然是一个山洞。洞口很小,直径大小不过一米左右,大量的绿色藤蔓生长在岩壁上并且向着山洞内部延伸,藤蔓上,一路上那些生长稀疏的大红色的花,在这里多如牛毛,香味也更加浓郁,尸骨也就更多。除了白骨,洞口还有人为踩踏的痕迹,虽然都被处理过了,但还是可以依稀发现痕迹,小狐狸蹲在女子肩头,爪子指着四山洞叫了几声,想来不会出差错了。

被追杀的男人以及不知所踪的易云都在此处。

“做得很好。”女子从腰带间拿出一颗药丸喂进小狐狸嘴中,拍拍它的头以示奖励。“去,小心点,易云也在里面。”身后的八人,有四人无声前进,不过还没到洞口,一个青色人影如闪电般冲出,六人极速散开,迅速地将青色人影围堵在一处,其余两人则是冲进了山洞,栋楼的藤蔓晃荡两下重归平静。青色的衣衫血迹斑斑,青白的脸庞如同狐狸一般,双眸细长透着一股阴冷。

“青眼狐狸,你果然在这。”

“想不到一介粗鄙之人,能让血罂粟门主亲自出手,余某真是三生有幸。桀桀…”连说话的声音也细长刺耳,阴冷的使人心寒。

“我们在你手里折损了不少人,不亲自出手也不行了。”

“我只是自保而已。”

“无碍,你以死谢罪便可。”话落,肩上的小狐狸略过一道残影扑向了青眼狐狸。青眼狐狸想躲,但是火儿体型瘦小又极为灵活,他根本抓不住躲不开。火儿只是在青眼狐狸身上绕了一圈,在他脖子上挠了一下才又回到女子肩上,爪子上带着点皮血。青眼狐狸摸了一把脖子,血迹斑斑,不用想也知道是被火儿抓的。

“我早已经百毒不侵,即便是火狐的毒,也奈何不了我。”冷笑几声,对脖子上的伤口不为所动。

女子只是静静看着他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这耽误的一会功夫,进洞的两人已经架了一个人出来,只是面色苍白些,其他的并没发现伤口,似乎是内伤。青眼狐狸眸子一冷,抬脚就要冲过去,只是身形有些不稳接着就重重摔在了地上,双眸充满不可置信。“不可能,我是百毒不侵之身,火狐的毒怎么可能会对我起作用。”

“谁说是火狐的毒。”摸摸火儿的爪子,指间点点白色粉末。“这是麻药,它只会使人身体麻痹,不是毒,你如何提防。”

“我自认为毒术上天下第一,想不到真应了人外有人这句话。”他想挪动一下身体,可是四肢百翰趋于无力,就连意识都有些迷蒙。草丛中皆是蛇虫鼠蚁,一会儿的功夫,青眼狐狸身上就已经爬了五六种颜色艳丽的毒虫,只不过肉眼可见的毒虫纷纷从他身上滚落。他的血,竟比毒虫的毒性还大。

“门主,七护法只是重伤昏迷,并无大碍。”

并无大碍。那就是得到过救治喽,奴儿可是现在还昏迷着呢,险些丢了性命,这易云却是并无大碍。女子的目光落在地上的青眼狐狸身上,不知怎么的突然便想起了罗生和玉痕,刹那间变得深邃无比。

走上前几步,蹲下身看着男人的双眼。“青眼狐狸,你该不会是对他有意吧。易云奉命捉拿你,奴儿几乎丢了命,易云却是好好的。”似乎被说中了心事,青眼狐狸并没有反驳,只是将头扭到一边,女子眼中,竟像是含羞了。“江湖上都说你杀人无数,狠辣无情,想不到还是个情种。”

“江湖上也如此说你,在我看来,你也不是那样嘛。”青眼狐狸反唇相讥,虽然身体动不了,意识也有些迷糊,却是不愿在口头上示弱。

女子大笑拍手,似乎心情很是愉悦。“好好好,这一趟没有白来。”

其余人很是不解。“门主………”

“这单生意,血罂粟放弃,青眼狐狸不杀了。”

“门主,生意已经接了,若是反悔,难免别人败坏血罂粟的名声。”

“一个杀手组织,在乎什么狗屁名声。”女子口中爆出一句脏话,着实与她的装扮很是不符。低头看着青眼狐狸,神色玩味。“青眼狐狸,我问你一句,你可愿加入血罂粟门下?”

“你会这么好心?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女子断然拒绝,笑得很是无良。火儿跳到青眼狐狸身上,抓他身上的毒虫喂到嘴里,女子不时伸手逗弄几下。“我手底下的人在你手里也折损不少啊,放过一个易云就足够了吗?”

青眼狐狸皱了皱眉,目光扫过被人抬着的易云,“你可真卑鄙。”

“那就看你如何回答了,你若点头呢,那就两全其美喽。”

“我似乎只能点头。”

“那就成了。”女子点头,随即起身,火儿顺着她的衣裙趴在她的肩上。“你身上的药劲很快过去,易云我带走了。你要是想找我,就去邺城吧。我有个朋友,想必会十分愿意见你。”

“门主,是否回山?”

“我们走。”转身离开。

“是。”一行人如鬼魅般消失在树林深处。黑夜里,巫山愈发寂静,烟雾缭绕,偶尔透过一声鸟儿婉转之音,使黑暗中的巫山更加深不可测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