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143章 解决麻烦,凤白归来

第143章 解决麻烦,凤白归来

目录

那日的事闹得动静太大,一传十十传百,邺城中还是迅速流传了一把关于定王妃的流言。有人凑热闹,也有人相当冷静。毕竟自从杜家小姐与定王被圣上赐婚以后,流言传了一次又一次,每每都传得非常火热,最后都是不了了之。

如今再次传出有关定王妃的流言,多数百姓已经不再相信这些流言,反倒出现在有人讨论的时候,会开口替杜子苏辩驳几句的情况。

“阿九,你心情很好。”北宸修躺在贵妃椅上晒太阳,他的脸色依旧苍白,苏九每在他身上落下一针,都能感受到周边肌肉不自觉的紧缩,不用想也知道非常疼,等苏九将所有的针扎完,他的脸色已经像是一张白纸了。

“行了,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靳如风拿着一封信笺走进来,俯身行礼。“王爷,王妃。”

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“是皇上送来的密信。”迟疑了一下,还是将信交到了苏九手上。“庄家老爷子今日进城了,明面上的。”偷偷来京这么久,今日才光明正大出现在百姓面前,还以为人不知鬼不觉呢。

苏九看完信,转头看着北宸修。“他说宫中布局已经完成,庄太妃明面上掌握了大局,私底下妩媚已经将暗桩布置完成。”

“现在最麻烦的就是,庄家的那个免死状还没有找到。”

“不足为惧。”苏九毁掉信件。“我也是刚刚想到,规矩毕竟都是人定的,先皇御赐的免死状又如何,演出戏便可。”

“阿九此话何意?”

“先皇是天子,当今陛下亦是天子。只要庄家敢拿出免死状,皇上便可亲手毁了它。试问文武百官、天下百姓谁敢制裁当今圣上呢。即便有人说陛下的不是,只要陛下割发或者以龙袍代为受过,便可堵悠悠众口。”

靳如风的眼睛亮起来,北宸修也是满含笑意。“想不到困扰我们多年的问题,竟被阿九轻易解决。”

“王爷虽不拘于礼数,但显然还没到一定火候。”对于苏九的评价,北宸修的反应是挑了挑眉,嘴角的笑意却是没减。

“如此,最大的麻烦便不存在了,属下立刻写信告知皇上。”

“看来皇上今年的寿诞注定是过不好了。”苏九轻笑,抬头看向靳如风。“去拿笔墨过来,我有事需要告诉妩媚。”

“是。”靳如风领命,转身走了。

“小姐,喝杯茶吧。”红裳适时递过来一杯茶水,顺手收拾用完的针盒。“小姐,付公子和段小姐过来了。”苏九回头,正看见付安扶着段清若从湖的那边走过来,看段清若的脸色,似乎身体好了许多。

“王妃,笔墨纸砚。”靳如风出现,将笔墨纸砚放到一旁的桌子上。抬头看见付安和段清若,冷笑连连。“付安最近可清闲了。”

苏九抬头看他一眼,不明白一向针对她的靳如风,今日怎么对付安冷嘲热讽起来。诚然,自她为北宸修治病以后,付安是清闲了很多,这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,何至于惹得靳如风满腹牢骚。

“如风近日一直在外忙碌,付安对他百般冷嘲热讽。”北宸修忍着笑意道。苏九于是了然,打击性报复嘛。想不到靳如风还有这么小气的时候。

苏九提笔在信纸上写上方才的计划,另外附上对妩媚的嘱咐。付安与段清若走过来的时候,看见她在写信,没有说话,找了位子坐下。苏九片刻写完,晾干墨迹之后折好放进信封,之后交给靳如风。

“王妃,你近来好像很忙。”段清若担忧苏九的身体。除了照顾王爷,听师兄说在外面还有很多生意上的事情要忙。“你要注意身体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苏九轻笑,拿过她的手把脉,片刻便放开了。“恢复得不错,好生将养,至少以后的生活不成问题,包括嫁人生子。”招招手,红裳自觉将针盒放在两人中间。

段清若忍不住红了脸。“王妃惯会取笑我。

“所谓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苏九语气认真,起身坐在了段清若身边,从针盒里取出银针,嘴里同时说道:“以前便说过了,你这病是天生的,胎里不足留下的祸根,想根治根本不可能。你最好有心理准备。”

“王妃不必担心我,我明白的。爹爹与师兄一直在为我医治,这才保我性命无虞。我不用每天喝药,已经很开心了。”这么多年,爹爹与师兄一直为她的病忧心,她也不想让爹爹与师兄的苦心白费。

苏九也明白她的苦处。若能正常生活,谁愿意每日与汤药为伍。“我可以尽量调理你的身子与正常人无异。以后若有机会,我,付安,可与令尊一起商讨,集三人之力,根治的法子定会想出来的。”

“真的?”饶是心中不抱希望,可是听到这样的消息,心里还是忍不住雀跃,脸上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“只能说可能,你这么高兴,我怕你以后会更失望。”苏九不想让她以后失望,忍不住提醒。若是段清若生在她那个时代,可能连病都不会有。

虽然苏九这么说,但是段清若心里还是高兴。有希望的活着,比充满绝望的麻木的活着更好不是吗?“我明白的,王妃的恩情,我感激不尽,无以为报。”

“能帮到你,我也很高兴。”心里不由得想到了蔓郡主。她也是体弱多病,与段清若何其相似,两人脾气秉性也是非常相似,若是两人见面,想必会很聊得来。想到这,对段清若笑道:“改日带你出去玩,你虽然身子弱,但多走走也有助于恢复身体。给你介绍一个好朋友,也不会这么无聊了。”

“可是,师兄应该不会同意。”段清若神色由于,她一向听付安的话,几乎不曾反驳过。师兄嘱咐她在府中养身,她不想让师兄担心。

“没事的,若儿。苏苏懂医,她陪着你,我就不会担心了。”

“真的!”到底还是小姑娘,听到能出去随意玩,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。

苏九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拍拍她的手:“你无需这么听他的话,他若是冲你发火,我便替你教训他。”她说的有趣,段清若听了心情大好,不停点头。

“王妃啊,你不日就要大婚,男女成婚之前,不是不可以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猛然惊觉自己似乎又说错话,不由得住了嘴,有些不安的看看她,又看看她身后一派安然的男人。“王妃,我……”

“你没说错话,不必道歉。我现在要为阿阮施针,那些繁文缛节我自然顾不得了。”苏九笑着安抚她,不过终于想起了一直想问却没来得及问的问题,转头看向北宸修。“阿阮,你定下的婚期到底在何时?”

师兄来到这儿的目的也是为王爷治腿,这些,她都明白。只不过,阿阮……怯怯的偷看一眼王爷,回头看向自己的师兄。只不过付安也不敢回她,拍拍她的肩,示意她不要太好奇。

纵使听了许多次,靳如风还是忍不住黑了脸,咬牙道:“王妃,您能否换个称呼?”以前唤王爷为九爷,如今唤王爷为阿阮,堂堂七尺男儿,王爷何等身份,竟然用如此温柔的称呼。越来越过分。

“有问题就去找璃王殿下,是他让我换个称呼的。”苏九洗干净手,用帕子擦了手才坐到北宸修身边去,戳戳男人的脸颊。“喏,表个态吧。”

北宸修眨眨眼,非常配合的对靳如风说道:“如风,这个称呼挺好。”王爷都发话了,靳如风只能果断闭嘴。

“说吧,婚期定在何时?”

“你不是一向不在意的吗?”

“虽说是做戏,我也不能真的等到花轿都到门口的那天,才知道是成亲的日子。那我多没面子。快说吧。”

“定在八月初八,已经上报礼部了。”

“那就是两个月之后了。”苏九点点头,心中有数了。看来等小白回来,便可以筹备婚礼的事情了。

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锦绣的声音由远及近,完全是喊出来的,惹得所有人都转头看她。这么跳脱的性格,和她姐姐红裳完全不同的性格。

“你啊你,何时才能稳重一点。”红裳一如既往的训斥,又问道:“你这么匆忙,是有什么急事吗?”

锦绣还未开口,便听有另一人的声音传过来。“当然有了,就是我喽。”凤白的身影出现在锦绣身后,袅袅娜娜妩媚至极。

苏九起身迎上去,张开双手给了凤白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。“欢迎回来。”

一瞬间,凤白身上艳丽妩媚的气质消失不见,整个人都温和了许多。“怎么?担心我啊?”凤白回抱了一下,两人分开,一起走回到众人身边。

“你们可真亲密。”苏九只觉得一阵风刮过,身边的人已经没了踪影,再转头就看见凤白已经被某人搂住坐在了椅子上。“小白,有没有想我啊?”说完,低头在凤白脖颈落下细细密密的轻吻。

段清若看的脸红,付安甚是气恼的瞪了一眼凤纾。“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,有伤风化。”扶着段清若离开此处。

对于凤纾,凤白一向是狠得下心的。右手抓过发间的银钗,钗尖未曾打磨,尖锐异常,毫不留情的刺向凤纾的脖颈。小九教过她,颈间有大动脉,更易致人死亡。她快,凤纾也不弱,握住凤白的手腕,钗尖已经刺入皮肤,渗出血迹。

“小白,你还是这么狠心。”将银钗从凤白手中抽出来,擦干净血迹又戴回她的发间。“不过,你还是心软了。”凤白给他的回答是沉默。

“你越来越像疯子。”这该说疯子还是变态呢。苏九坐在北宸修身边,握着他的手指把玩,北宸修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。“怎么以前没发觉你是……受虐狂。”苏九想说抖m,临出口想起来说了他们也听不明白,这才换了个词。“你知道受虐狂什么意思吧,受虐成狂。”

“那小白该怎么说呢?”

“施虐成狂。”顶着凤白冰冷的目光,苏九笑得很开心。“你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“小九,口渴。”北宸修语气微弱,苏九听见了,放开他的手倒了杯茶放在他的唇边喂给他喝。这已经是常态,施针过后北宸修往往用不出力气,若是口渴,也是靳如风或者苏九喂给他喝。

“阿阮说婚期定在八月,小白你这次回来,正好可以帮我置办嫁妆。”

凤白与凤纾武力值相当,凤白挣扎无果,也懒得再做纠缠。“你的嫁妆为何让我置办,我刚刚回来,还想休息呢。”

“你休息不就是陪我,没区别。”对于苏九如此厚脸皮,凤白赏了她一个白眼,苏九还是笑嘻嘻的。“你不说话就当默认了。”

凤纾抱着凤白,拿她的绶带玩,被凤白打也不松手。见苏九就这么把凤白拐走了,愤愤道:“苏九,你干嘛霸占小白。你难道不该把全部的注意力的放在给阿修治病上吗?”

苏九转头看向北宸修,后者休息了良久,力气恢复少许,抬起手放在苏九颈后。“阿九一直记着,我看见她命沈念出宫。”男人的声音温和,听着很舒服,只不过后颈被人捏着的那种感觉苏九很不喜欢,不动声色的将颈后的手握在手里。北宸修微微抬头,两人目光正好相接,苏九抿唇一笑。

这男人怕不是会读心术吧,那个柳长卿已经够烦的了,还要天天面对这个“读心机”,日子真是不好过啊。

“我日日为他施针,为的就是接下来的重头戏。”苏九扭头看向凤纾,语气幽幽。“你这么关心,倒不如仔细想想,庄家的收网行动是否有所纰漏。我丑话可说在前头,治疗一旦开始不可终止,否则遭蛊虫反噬,瞬间毙命。”

腰间的痛意愈发明显,凤白低头看了一眼,没有阻止。“皇上过寿,南疆公主也会前来,南疆子民人人养蛊,他们公主的蛊术更是登峰造极,等她前来助阵,不是更好吗?”她没看到,身后的凤纾嘴角扬起的笑容。

小白这是在关心他吗?是放在心里了吧。

“因为发生了一点事,不确定哪位南疆公主是否可以信任。”苏九目光微沉,很快就不见了。“不过你这次回来的时间刚好,我正打算解决林清姿。”

一提起林清姿,凤白就心中有气。“我早说了,直接杀了一了百了。”

“如今已经无所谓了。”当初若不是她犹豫,也不会受那么多苦,更不会连累爹和春明楼的众人。事态已经发展至如斯地步,不能回头,她便决不能让林清姿痛快死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