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古代言情 > 一品皇妃,医妃倾天下 > 第149章 漫天要价,名为天阴

第149章 漫天要价,名为天阴

目录

大概半盏茶后,付安过来了,此时气氛剑拔弩张,大有大干一场的气势。不过他的目光很快便被男人双腿上鼓动的青紫色纹路吸引住了。

“苏苏,这就是,,,”

“虫子吃饱了,自然是要活动活动的。”苏九说得轻松,但是其余几人神色各异。这种可怖的情景是“活动活动”就能形容完全的吗?

付安点点头,收回目光。“已经准备好了,可以进行下一步了。”

在他身后,六七个人穿着厚厚的寒衣抬着一个高约两尺多,宽约两丈的木制的木桶一般的东西,将东西放在付安说的位置,迅速退下了。木桶里是一块一尺多厚与木桶几乎大小的寒冰,十步开外的几人都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冷冽,可想而知这些冰块的寒气是多么重。只是他们还另外闻到了浓浓的药草苦涩的味道。

“这里面是汤药。”柳长卿看了一眼苏九,走近观看,冰块果然半浸在药水之中。“在下实在不解,这是何意?”

“让虫子活动活动啊。”苏九还是那句话,并不打算多说的模样,换来靳如风一声冷哼。

这人,若她不好好整治整治,让他俯首帖耳,她便不是杜苏九。苏九心里如是想到。

起身走到北宸修身旁。若是平常,寻常人放在这千年寒冰之上,皮肉都会被冻住。可北宸修身上的蛊虫这般活跃,寒气四溢,情况特殊,却是能忍受这寒冷了。

北宸修被封了五识,听不到,感受不到,甚至还动不了。若是此时有大批杀手过来,恐怕只有等死的份。

凤白的目光从苏九身上移开,看向一旁的靳如风去凤纾,两人神色凝重,目光都是戒备,想来在注意四周的情况。

那边北宸修已经被转移到冰块之上,他的发丝眉梢很快被覆盖了一层冰霜,妖冶的瞳色与发色在冰霜之下,在阳光的照耀之下,绝美的容颜愈发透着冰冷的魅色。

这男人是祸人的鬼魅。

苏九忍不住这样想。假若这世上真的有神存在,北宸修无疑被塑造的非常完美,毫无瑕疵。

可惜再完美,也蒙上了瑕疵。目光投向男人的身体。青紫色的脉络遍布全身,更遑论他的双腿因为常年毒素积聚而有些萎缩。

肉眼可见,那些青紫色的脉络活跃异常,隐隐要有破出之势头,苏九知道,时候到了。

“七七,动手。”不再多想,起身退后。七七闻言向前,在众人的眼中他似乎拿起了什么,可是手中却是虚无。

“是天蚕丝。”柳长卿脱口而出,目光含了点惊讶之色。“这天蚕丝极为难得,几乎沦为了传说,没想到今日能一睹其容。”

“天蚕丝?那是什么?”凤纾与靳如风有些疑惑,天蚕丝几乎不曾出现在人们的口中和书籍中,柳长卿博览群书,也不过从一本杂记上看到只言片语罢了,也难怪他们两人不知。

柳长卿忍不住看了眼苏九,心中感叹这位定王妃果然不简单,知道天蚕丝也就罢了,竟然还能找到。看王爷身上的寒针数目以及七七的动作手法,只怕天蚕丝用了不少。

“天蚕丝,顾名思义,是一种生长在寒冰之中的天蚕吐的丝,亦是极寒之物。千年寒冰易取,但是天蚕丝难得。哪怕是绝顶高手,在极致的寒冷之中很快就会因为散去体温被冻死,运气好的,可能会得到几只,运气不好的,一只也找不到甚至丧命寒冰之下。”

“是啊,而且抽丝必须在寒冰之中进行且天蚕还是活的,一旦环境不够寒冷,天蚕很快就会化成水,化为虚无。”苏九在旁接过他的话,笑容满面。

“这么难得。”凤纾看了眼那些寒针,这需多少天蚕丝啊。“想不到你对阿修这般好,这么难得的宝物你都毫不吝啬。”

苏九翻了个白眼,冷笑道:“你是疯了吗?这些寒针本就是千金难求的天材地宝,这天蚕丝更是有价无市,你真当我白送的吗?”几个男人脸色都有些怪异起来。

凤纾小心翼翼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。

苏九笑得很良善:“我也不是坑骗你们,但是定国王府家大业大,璃王府更是收入颇丰,想来出点银钱还是不成问题的。你放心,价格一定很公道,前后小白会把详细的数目裂给你的。毕竟为了这些东西,她也折了不少人手。这点补偿你们是不介意的吧。”

凤纾总觉得自己上了条贼船。这分明是赤裸裸的欺骗,如果他现在敢说个不字,摇个头。他相信苏九下一刻就敢把阿修晾在这里不管不问。这是在拿阿修的命威胁他。

这女人就是吃准了他不会置阿修的性命于不顾。可恶的女人。

看,建造谛听的费用收回来了。苏九无声对凤白做口型。后者忍着笑偏过了头。

这小小的插曲很快就翻篇而过。

寒冰池里,北宸修的身体表面已经覆盖了薄薄一层白霜,寒针上本来形同虚无的天蚕丝正在逐渐被白霜覆盖。对于苏九和柳长卿而言,那如同白霜,对于内功深厚的凤纾他们来说,那白霜是在蠕动着的。

看不见的天蚕丝逐渐减少,七七的脸色也慢慢苍白。这是耗费过多内力的结果。

“七七,再坚持下。”苏九向前几步,蹲到北宸修腿边,目光紧盯着寒针没入皮肉的部分。

“不用想着替代七七,七七的内力至阴,你们的内力至阳,再说冒然换人,若是出了岔子,只会害了你们王爷。”凤白在旁出声提醒,两人果然是欲言又止。

“苏苏,如何了?”付安一脸紧张。他怕这个法子无效害了王爷,也怕王爷出事后,苏苏会受到伤害。“七七那边,,,”那边“白霜”距离七七的手已不足一尺,蛊虫一旦钻入人体,后果不堪设想。不能因为王爷,再害了另外一个健全的人。

“再等等。”苏九不为所动,几人都忍不住屏息,他们不知道苏九再等什么,此时也无心询问,只能咬牙等候。

腿上的寒针没入皮肉,一个接一个的慢慢的渗出一丝血色,然后凝结成珠,苏九心念一动,“七七”两字一出,七七手腕一弯,手一抖,所有的寒针冲体而出,随着天蚕丝悉数从冰块与水池边缘的缝隙中落了下去。

早已等候一旁的青眼狐狸扶住耗费内力过多几近晕厥的七七,在一旁为他输送内力。苏九端过一碗汤药喂下去,面色便不再那么苍白。见他无碍,苏九也松了口气。

付安不知何时提了一只木桶,另一只手拿着水瓢从桶里舀出浓稠的液体淋在那些血孔之上,因为寒气很快便凝结成块了。这才被七七转移到先前的软榻上。

双腿被凭空吊起,浑身上下被青黑的液体包裹。只余下一张脸。“这,,,”看着软榻上状态“惨不忍睹”的北宸修,靳如风又忍不住了,火气往外冒。“你莫不是故意的。”

柳长卿用扇子敲了他几下,说道:“如风,她是定王妃。”哪家的王妃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丈夫。他心里默默抱怨着。

“别担心,我与你家王爷的交易还未结束,我不会让他死的。”苏九站在木池边,目光沉沉如墨。未消片刻,竟传来“咔咔”的碎裂之声,众人眼见着木池里的千年寒冰成了碎块。

“这千年寒冰是假的吧。”凤纾忍不住说道。

“是天阴虫。”付安脸色不好看,语气沉沉。“柳公子博览群书,应是知道的吧。”

柳长卿点点头,道:“书中记载,天阴虫见于海上,附于寒冰而生。喜光,忌燥,沾土即死。内陆之水不及海水,因此存活不得。但一旦进入人体,便如跗骨之蛆。曾有海国因天阴虫覆灭的记载。”

“仅存于海上。”凤纾目光渐渐变冷。

“东黎。”靳如风缓缓吐出两个字。

“此事是否与东黎有关,我们还需要时间验证,尚且我还有一个小伙计与东黎有关系,我可不想让我的伙计不开心。”苏九半是威胁道,不再去看木池里翻涌的“东西”,转身坐下了,又招呼了凤白坐下。

“这天阴虫你们也知道处理办法了,不去处理了,难道准备养着当菜吃吗?”

靳如风被噎得没有办法,准备反驳的话愣是说不出口,只得转身走了。付安走到北宸修身边,仔细检查了男人的身体,这才放下心。

“苏苏,你的方法有效。”他盯了眼男人心口的寒针,问道:“这些寒针是否可以取下了?”

“未到时候。”苏九摇头,看了看天色,这才发现已然过了晌午,日头正烈,坐着还真是有点不舒服。起身拍拍衣裙,又拉起凤白。“饿了,走,我们去吃饭吧。想来明寺已送了饭菜过来。”

两人转身就走,七七与青眼狐狸不发一言自动跟上。凤纾与付安对视几眼,眼里都有万般无奈。“你不必担心,苏苏是个有分寸的人。”凤纾转头看着软榻上的北宸修,呵呵一笑。她还真的是“有分寸”的人。

等靳如风带人来的时候,北宸修的身上已经盖了一件锦被,看着面色无虞。一桶接一桶的泥土倾倒在木池里,很快就散发出一股焦臭味。

“找东西把这个抬出去,切记,一定要在土地上焚烧掩埋。”他冷静吩咐,一群人抬着那个木池走了,另有几个人拿了纱帐过来,将四周围住,这才退下。见人都走光了,付安急忙将北宸修身上的锦被拿开,让他重新暴露在阳光之下。

经过早上这一番折腾,靳如风对苏九可谓是满腹怨气,可是,打不得,说不得,看不得,真真是气人。“王妃呢?”语气还算平静,名称也换成了尊称。

“吃饭去了。”付安赶在靳如风瞪眼之前急忙说道:“王爷身上敷着药膏,晒太阳是必须的。即便她在这里,也做不了什么。”靳如风只得狠狠瞪了一眼付安,抱着剑站在软塌旁边。

“如风,何来这么大的怨气?”倦怠的声音传来。

靳如风一怔,低下头时,正与一双眼睛对上。立即单膝跪在了软榻旁边,语气急切地问道:“王爷,你觉得身体如何?可有不适?”

北宸修微微摇头,他的药力还未完全散去,说话还有些勉强,更别说动手动脚了。因为平躺着,他看不见自己此时的模样,只是周身浓厚的草药的苦涩味告诉他,他此时的模样一定十分狼狈。

“什么时辰了?”

“已经未时了。王爷,你想吃点东西吗?”

“他这个模样,只怕是吃不下去。”见到北宸修清醒,凤纾神态放松下来。笑着坐到软榻的边上,惹来靳如风一顿冷眼,他就当看不见。“你好好养着,等你好些,有事与你商议。”

北宸修勉强点了点头。凤纾又笑道:“你不知道,苏九可是将你折腾得够惨,我都有些不忍心看了。”

“看来的确很惨。”

“真的很惨。”凤纾还嫌不够似的连连点头,耳边微微风声略过,接着后领一紧,整个人就飞了出去。手中扇子支撑了一下,身形翻了几圈之后,堪堪站住了。转头看时,杜苏九已经坐在了他刚刚的位置上,身边毫不意外的站着凤白。

看了眼手中扇骨处已经出现细微裂缝的紫玉扇子,凤纾眼里划过可惜。唉,这把扇子用的还挺称心的,看来又要换一把了。“小白,我这把扇子可也价值不菲,不知能否抵上一点药费?”

“别做梦了。”苏九扬了扬手里的药碗,笑得无良。“你那一把扇子,也就值这一碗药的钱。”

“你这是坐地起价啊。”凤纾倒吸一口冷气。他也活了许多年,敢这么厚着脸皮坐地叫价的人,苏九是他见过的第一个。

苏九装模作样叹了口气,似乎在嘲笑凤纾的见识短浅。“付安,给他报一下这碗药是由哪几味药材熬制而成的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凤纾很及时的打断付安,他可不想待付安报完后,苏九再次坐地起价。“算你狠。”

“咱也算是有点交情,放心,我不会坑你们的。”苏九笑容良善,惹得付安与柳长卿愣是没忍住笑出了声。这两人一向是招惹不得、睚眦必报的主,没想到一天之内能看到两人受挫,还是败在同一人手下。

实在是有趣。

不过王爷现在捏在她手里,这样就等于握住了定国王府的命门。这个王妃倒真会物尽其用。柳长卿又想道。

一碗药给北宸修喂了下去,苏九摸摸他的额头,看他眉眼愈发清明,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。北宸修既然是她的病人,她就不能看着这人死在她手里。

“来吧,王爷,该活动活动了。”几人已经对她的“活动”有了点心理阴影,果不其然,话音刚落,也不知苏九从哪里拿的,手里握着一把小锤子,笑容灿烂。

真是信了她的鬼话。

目录
返回顶部